回到頂端
|||

普洱七子級明星茶品88青餅及港商訂製茶之辨

報新聞/編輯部 2023.10.31 02:02

文/圖:吳德亮

藏茶頗豐的友人Z君日前來電,說他手上存有十多年前購入的7542青餅,年份應在80末或90年代初,以竹箬完整包裝共10筒(每筒七片),如按目前市場的廣義解釋(1988年~1992年生產),不知是否算是88青餅?特別攜來讓我鑑賞。

話說西雙版納「勐海茶廠」產製的七子級餅茶,從70年代國營「計畫經濟」時期到全面改制民營化、從「中茶」改為「大益」商標後的今天,儘管推出的茶品甚多,產品編號也多得令人眼花撩亂,但「常規性」產品始終以嘜號7542、7532、8582三者為主。目前市面上流通的七子餅茶,也以7542的數量最多、生産壽命最長,延續至今幾乎每年都有生產,堪稱歷久不衰,但口味品質都不盡相同。不過早年出品且存放得當的茶品如今都已大肆翻紅,其中幾款「明星茶品」如70年代「大口中」的七三青餅、80年代初期以牛皮紙筒包的「小口中小綠印」、至1992年正式命名的88青餅等,價格更是扶搖直上。

市面上炙手可熱的88青餅,最常聽到的說法是:香港茶藝樂園館主陳國義為紀念1988年的開業,而為當年勐海茶廠編號7542青餅所命名;不過陳國義後來受訪表示購自1992年的80末茶品,取名純以8在粵語發音中為發財的「發」,象徵發財之意,與1988年無關。而近年市場也多將1988年至1992年所有7542勐海青餅統稱為88青餅,前提是「乾倉貯存」。儘管近年陳國義將手上留存的88青餅外包茶票紙一律附上斗大的簽名與自己的頭像,作為辨識的最高準則,卻也無損其他未簽名還在市場流通的88青餅價值吧?

不過根據報載2013年陳國義所屬廣州八八青茶葉公司售出一餅高達5萬人民幣的簽名版88青餅,卻遭踢爆為仿品的爭議(詳見2013年07月10日前後《文匯報》或《人民網》、《南方都市報》、《北京晚報》等主流媒體)至今未解,更加深了88青餅辨識的難度。早先陳君還曾在受訪時指出80末的7542才能稱88青餅,卻又在2013年6月《答覆高劍飛公開信》中明確表示「我們認定的88青餅是指1988年到1992年勐海茶廠生產的7542」。因此88青餅的確切年份、內飛(『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勐海茶廠出品』字體變化、紙質與油墨差異等)、外包茶票紙材質為何,至今仍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從Z君手上接過,小心翼翼解開早有些鬆動的鐵絲、逐層翻開不堪歲月折騰而受損的竹箬筒包,在燈光下仔細檢視包覆的茶票紙,一股綿密的老舊溫醇香氣撲鼻而來。拆開茶票紙後但見乾倉轉化的深栗紅色烏潤油亮,餅面略有茶芽,餅背則一眼就可以認出4級左右的稍細茶菁。以我銘刻詩句的新文人壺沖泡,在白色茶甌中蕩漾的茶湯,通透明亮的酒紅色格外迷人,而入口後帶著柔和幽雅的野樟香如絲綢般,纏綿舌底兩側迅速蔓延,喚醒口腔沈睡的胃蕾後,再徐緩滑入喉間,並如漣漪般層層回吐擴散乾倉陳普才有的老韻與甜潤。

作為一個茶文化作家,儘管多年來在兩岸已出版《風起雲湧普洱茶》《普洱找茶》《普洱藏茶》《戲說六大茶類》等多本繁簡體版暢銷大書探討普洱茶,我卻始終堅持不賣茶、不為人鑑定普洱茶,更不敢跟兩岸三地號稱「普洱茶上帝」、「普洱茶教父」、「普洱茶判官」、「普洱茶耶穌」等眾多偉大茶商相比。在品飲普洱陳茶愈來愈像考古,且兩岸對茶品真假與價值缺乏統一認定標準的今天,Z君帶來的7542青餅,無論是否陳國義欽定或說了算的88青餅,但絕對是一款好茶:老韻彰顯、樟香迷人,若不中亦不遠矣。

其實在普洱茶不斷飆漲天價的今天,1980~1990年代普洱七子餅茶最大的爭議不在誰簽名誰說了算,而是「勐海正廠茶」與「港商在勐海茶廠訂製之茶」的差異,常聽不少收藏家埋怨早年大量購得收藏的普洱茶,今天卻因為茶票紙或印刷字體的些微差異被判訂為「港商訂製茶」而出現單餅數萬元至十數萬元的價差,讓他欲哭無淚,其實之間的差異只有「品牌」的區別而無「品質」的差異吧?

 

以目前市面上最炙手可熱的8582圓茶為例:由於1985年起國營的「勐海茶廠」才獲准私自接單,當時由香港南天公司「訂製」並通過質量檢驗,而在筒包上貼有綠色橢圓形「中國商檢」貼紙標籤、英文「CIB」字樣,並於1986年正式進入香港,今天卻成了紅遍兩岸三地的天價茶品,不僅茶氣強、活性高,樟香與印級茶尤其接近;同樣為「港商訂製茶」,命運卻大不相同。因此手上有訂製茶的收藏家們大可不必氣餒,只要品質佳且收藏得宜,假以時日必將蓄勢而起,還請拭目以待囉。

The post 普洱七子級明星茶品88青餅及港商訂製茶之辨 appeared first on 報新聞 Mega News.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