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仁勳 00919 博愛座

Jack Dai》他像是一隻公孔雀,一名多巴胺戰士

愛傳媒/ 2023.06.15 05:15

Jack Dai》他像是一隻公孔雀,一名多巴胺戰士

Jack Dai》他像是一隻公孔雀,一名多巴胺戰士

    【愛傳媒Jack Dai專欄】友人前陣子恢復單身,開始進入如公孔雀一般的求偶狀態,變得花枝招展。財力雄厚的他、條件不賴;但性格純情的他,其實是個直男。

    也許是人到中年重新有了選擇機會,從他的認識新朋友的選擇,目測他暗懷「一圓年輕時的夢」的動機:他試圖吸引年輕貌美、身材豐滿的女性。

    打屁鬼扯、聽他最近的戰果時,我想起之前讀到神經科學家Stephanie Cacioppo一段關於「戀愛上的吸引力」的研究,第一點已為人熟知、第二點與第三點則有些新奇。

 

我們容易被什麼樣的人吸引

1. 人容易被「外表和自己相似」的潛在對象吸引。

2. 人傾向被「氣味和自己不同」的潛在對象吸引。

3. 飢餓會影響人們的交配偏好,「吃飽的女性」對異性求偶的接受度較高。

     這三點可能都來自人類繁衍需求的基因記憶: 「外表相似」源自於,能因同族信任而降低競爭風險;「氣味不同」源於免疫系統需求,讓遺傳能抵抗更多疾病;「吃飽」則遺傳自,遠古女性選擇有能力雄性生殖與保護自己的基因記憶。

     我想跟他說,你看,我們有多少的身不由己。

 

名為戀愛的毒品

     社會變化太快,人腦的演化卻沒這麼快。在遠古時戀愛是種push繁衍的激勵,如今更像一種「天然毒品」。

    當我們墜入情網,我們激動的情緒會觸發位於中腦、名為副側背蓋區的心型區域,這區域會將鼎鼎大名的「多巴腤」注入我們腦子裡的迴路,讓我們心跳加速、體溫升高、臉頰泛紅、瞳孔放大,全身感到輕飄飄,就像吃到美食、喝酒和吸毒時一樣。

    現在的人們少了繁衍的需求,但腦子的反應卻相同,所以「戀愛」成為了人世間最合情合理的合法毒品,讓我們用影視、音樂與文學不斷傳頌,就算沒有真的戀愛、僅僅是從欣賞的角度都讓人悸動與憧憬,多巴腤哺茲、哺茲的分泌著,我們也越來越容易在「對戀愛的渴望」上成癮。

    也許我該偶爾問問他:你有沒有上癮?

 

催產不生產

    人和戀愛對象有肌膚之親或肢體接觸時,會分泌人稱愛情激素的「催產素」。

    催產素能讓我們感到放鬆、有安全感、減輕傷痛感、增加信任感,這就是發生親密關係後,我們會有「與對方產生某種緊密連結」、「關係不再一樣」的感覺。

    排除其他社會條件,因為有催產素,我們會想要與異性(或同性)建立穩定的關係;也因為前文所說的「多巴腤成癮」,我們容易在戀愛的悸動到建立穩定關係間搖擺不定。

    終於,建立了穩定關係,中短期內的戀愛感,依然讓多巴胺旺盛分泌,然而經濟學上用越多、效益越減的「邊際效益遞減」則解釋了,為什麼我們從穩定關係中獲得戀愛的愉悅越來越難:催產素勝出。

    我想著友人的模樣,想著他的腦子,也想像他腦子裡的多巴腤正和催產素時而更謀、時而拔河。

   

青春

    回到友人,積極健身、改變穿著、不斷求偶,讓他的狀態變得青春有勁,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不論他怎麼選擇,邊際效益始終會遞減。

   想想也挺好,就像看著孔雀開屏,比起過去,現在的他我看了順眼。

    加油喔,我親愛的多巴胺戰士。

  

  

 

作者本名戴于千,獨立創意代理商 Rules Creative 總經理,是個生意人,也是個讀書人。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