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燈會 走春 賞櫻

薛子隨筆》大陸自駕遊雜感

優傳媒/ 2023.05.16 22:17

短短二十年間,深圳從一個“鄉下地方”,發展成一個“高新科技雲集”的大都會。深圳的發展像深圳一樣,在二十年間,從零而拔地而起,成爲高新科技產業重鎮。二十五年前,香港回歸,要把香港發展成爲中國“高新科技”產業重鎮,結果,“資本主義”的櫥窗香港,與“計劃經濟”的典範深圳相競爭,深圳崛起;香港的耀眼光芒不再。一榮一枯,孰為爲之,這個問題,很值得探討。(圖/取自網路)

 

作者/薛中鼎

 

1.疫情前的自駕遊

我上次在大陸自駕遊,是 2019年11月。那次走的是景色優美的“沿黃公路”,沿途多有思古之幽情。

 

據説“沿黃公路”,是習近平回饋鄉里,撥款修葺的公路。習近平父親生長於臨近黃河的陝西渭南市富平縣。“沿黃公路”即起於華山脚下的渭南市,北至陝北榆林。公路迤邐而行,途經“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的詩經故里洽川、司馬遷故里韓城、韓城附近還有令人驚艷的“芮國博物館”。

 

沿黃公路從“鯉魚躍龍門”的龍門地區,過黃河,不遠就到關羽故里“河東解良”,此地有壯觀的關帝廟。再往南,就是“老子騎驢”的函谷關;以及隋末唐初著名的“瓦崗寨”。

瓦崗寨有著名好漢秦瓊、徐世勣、程咬金,還有名臣魏徵。我所熟悉的歷史、小説、與戲曲人物,與我旅途所到之地,一一有了連結,十分有意思。

 

從河南三門峽往西,即返潼關。潼關臨近華山,登華山之巔,竟然還有石碑,上有金庸大俠手書《華山論劍》四個大字。山頂有一山洞,供人想像,此洞即爲“令狐冲與小師妹岳靈珊合練《冲靈劍法》”之處。

 

金庸大俠筆下活靈活現的故事,為壯美的華山,平添瑰麗的人文色彩。人文色彩雖不真實,倒也有趣。

 

遊客都喜歡在“華山論劍”石碑前攝影留念。也有很多遊客,努力尋訪《冲靈劍法》“兩劍冲天而起,合而爲一,劍光變幻,倏爾靜止,師兄妹相視而笑”的武俠仙境。

 

總之,所謂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疑真似假,疑假似真”姑且不去計較,我的沿黃公路之遊,確實是趟美好的、令人回味無窮的經歷。

 

2.漢中二十里油菜花

當時,西安的朋友建議我,來年(2020年)春天三四月間,可以規劃到“陝西漢中”自駕遊。

 

漢高祖劉邦,起初兵力薄弱,被項羽分封到漢中,稱爲“漢王”。後來劉邦採取了韓信的建議“明修棧道,暗度陳倉”,進入中原地區。劉邦最後擊敗項羽,建立了漢朝。

 

我們被稱爲“漢族”,追溯源頭,就是劉邦曾蟄居“漢中”,為漢中王,後來統一天下,國號為“漢”。

 

劉邦的後世子孫,三國劉備,建立蜀漢王朝。諸葛亮志在北伐,就是以漢中為屯兵的根據地。蜀漢老將黃忠,曾在漢中市附近的定軍山,擊殺曹魏大將夏侯淵。

 

小説《三國演義》與京劇《定軍山》,對這段故事,都有精彩的描述。

 

總之,西漢的劉邦、張良、韓信故事;以及蜀漢的諸葛亮、黃忠、魏延故事,都與漢中地區,有密切關係。到漢中旅遊,對我來説,是有吸引力的。

 

“最好三四月去漢中,油菜花盛開季節,非常漂亮。”朋友跟我說。

 

油菜花是漢中的“自然農業產品”,不是“人爲觀光產品”。開花季節,一路金黃色的油菜花,綿延十數公里,十分壯觀。

 

“謝謝推薦,我很有興趣,規劃明年一遊。”我跟朋友説。

 

3.尋春需是先春早

人算不如天算,很不幸,接著的三年疫情,大陸旅遊,陷於停頓。

 

今年初。大陸逐漸解封。到4月7日,馬英九訪問大陸歸來,我開始規劃,在四月下旬,到大陸“春季自駕遊”。

 

我印象中,春天花正盛開,可以到山東肥城或是成都龍泉去欣賞桃花;也可以到河南洛陽或是山東菏澤去欣賞牡丹花;或是到陝西漢中去欣賞油菜花;一時之間,選項頗多,各有勝場。

 

我的做法,就是直接打電話給當地的大酒店(Hotel),詢問花期。我計劃在4月20日左右,上路開展自駕遊。

 

不幸,這些“賞花城市”的大酒店都告訴我,四月下旬,太晚了。不論是桃花、牡丹、還是油菜花,都過季了。

 

我錯過花期,頗感悵然。想到了唐朝詩人杜牧的一首《嘆花》詩:

 

“自是尋春去校遲,不須惆悵怨芳時。

狂風落盡深紅色,綠葉成蔭子滿枝。”

 

詩人的意思是說,尋春較遲,是自己的問題,不應抱怨花謝的太早。花期過了,風乍起,殘紅落盡,只見“綠葉成蔭子滿枝”了。

 

這首詩的隱喻含意是,杜牧重回他年輕時爲官的揚州,尋訪當年矚意的佳人提親。但佳人已爲人母,杜牧頗爲悵惘,寫下了這首詩,以《嘆花》來抒懷。

 

我提醒自己,明年賞花,務需在三月中之前出行。

 

人生苦短,《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花生樹,群鶯亂飛》的美妙季節,不可再蹉跎錯過。

 

4.這次自駕遊雜感

花期既過,我只好另作規劃。所以有了二周前的廣東江門崖山、東莞虎門與惠州西湖之行。

 

我這次自駕遊,與上次的沿黃公路之行,時隔三年半。我一路觀察到了,一些社會變化。

 

4.1. 高速公路開車感想

首先,中國大陸的高速公路系統,四通八達,路況良好,確實十分便利。

 

我開車時,用的是大陸“高德地圖導航”。“高德地圖導航”是中國“北斗衛星定位”系統的應用。與我在台灣使用的“谷歌地圖導航”相比,高德更爲進步、全面、好用。

行車途中,何時應提前更換車道,前方何時會有塞車情況,塞車路段有幾公里,耗時幾分鐘可以通過,公路時速限制多少,我開車時速已超速多少等,高德導航一路上,都爲我做了清晰説明。

 

台灣谷歌導航在陌生路段,偶爾會自我迷途,導航偏失,高德不犯錯誤。如果我不小心開錯了路,高德會立刻提醒我,要我更改路線。

 

與三年半前相比,現在的高德導航,使用的效果好得多了。而且明顯優於谷歌導航。

 

高德的功能也多。我在珠海酒店,到“一嗨租車”公司取車,用高德呼叫計程車。計程車很快就來了,高德報價,跑這一趟只要人民幣8.2元,合臺幣約36元。高德呼叫計程車沒有起跳價。高德系統自動處理付費問題,下車時,與司機揮手道別即可。

 

高德功能好,在高德指揮之下,大陸駕駛人突然穿插改換車道的少了。與三年半前相比,現在大陸高速公路開車,秩序好,輕鬆愉快得多。

 

大陸幅員廣大,人口衆多,要管理這個國家,很不容易。我深切感覺到,用進步的系統工具來管理,比靠人力管理,有效得多。利用“高德地圖導航”系統,來自動管理交通,比用“交通警察”,進步有效的多。

 

4.2.城市交通感想

我一路行來,經過好些城市的市區,對於市區交通的最大感想,是汽車的噪音少了。

 

現在城市内的“公交車”,用的都是電動車。很多小轎車,用的也是電動或是油電兩用車。還有,中國的“摩托車”,也都是電動車。所以,路上汽車的“發動機”的噪音減少很多,聽到的大抵都是,輪胎碾壓馬路的聲音。

 

大陸駕駛人亂按喇叭的,也少了。台灣半夜,摩托車卸了滅音器,很囂張的呼嘯而過的聲音,在大陸,我從來沒有聽過。

 

就“交通噪音管理”而論,大陸的治理績效,比台灣强得太多。

 

還有,我上次自駕遊,好些停車場,是人工收費管理。這次我經歷過的所有停車場,都是掃描車牌入場,出場時再以微信,掃描二維碼付費出場。

 

大陸已是手機走遍天下,到處都以掃描二維碼,解決收支問題。不論是提款卡、信用卡、還是現金,都在絕跡邊緣了。

 5.深圳的震驚

二十年前,我從香港羅湖進入深圳,仿佛是從文明國家進入落後國家。羅湖口岸的遊民很多,路邊攤販成群,兜售各種廉價的成衣與小工藝品。我當時對深圳印象甚差,後來到廣州,印象也不好。

 

這次到深圳,深感震驚。

 

深圳已經發展成爲一個新興大都會,幅員廣大,有二千平方公里,人口一千三百萬。街道寬闊整齊,路邊樹木枝繁葉茂,整個城市,十分乾淨。

 

短短二十年間,深圳從一個“鄉下地方”,發展成一個“高新科技雲集”的大都會。深圳的發展,是在政府規劃之下,逐步完成。全世界沒有一個大都市,像深圳一樣,在二十年間,從零而拔地而起,成爲高新科技產業重鎮。

 

二十五年前,香港回歸。第一任特首董建華的願景,就是要把香港發展成爲中國“高新科技”產業重鎮。

 

結果,香港失敗了。今天,香港還是以傳統的金融、航運、觀光產業爲主。同時,深圳成功了。深圳的高新科技產業,帶動深圳經濟總產值,已經超越香港。

 

上世紀著名的經濟學家“米爾頓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曾大力頌揚香港是“資本主義”的成功典範。

 

時光流逝,“資本主義”的櫥窗香港,與“計劃經濟”的典範深圳相競爭,深圳崛起;香港的耀眼光芒不再。

 

一榮一枯,孰為爲之,這個問題,很值得探討。

 

我上網查了一下,得知深圳政府的財政收入,已超越台灣。深圳經濟產值大約是台灣的百分之七十。

 

但是我感覺,深圳崛起,台灣墮落,放在一起對比,深圳的經濟產值超越台灣,是指日可待了。

 

(圖/作者攝)

 

我所住的酒店,“東華假日酒店”的對面,有“深圳書城”與“茂業時代廣場”。在書城與廣場的臨街面,各有一家星巴克咖啡店。我尤其喜歡“時代廣場”後門處的星巴克。

 

這家星巴克所面對的人行道,十分寬敞,路旁樹木成蔭,行人稀落。喝杯咖啡,閙中取靜,享受大都會生活中的悠閑,十分愜意。

 

在台灣,我還沒有發現,這樣寬大整潔氛圍,視野開朗的星巴克。

 

深圳是個新興都會,居住人口,來自全國各地。深圳民衆所得不錯,所以各地風味的餐廳,比比皆是,以滿足民眾對 “家鄉美食” 的需求。

 

從我所住酒店,隨意散步,走約五百公尺,就發現一條“美食街”。街上就有陝西羊肉泡饃與涼皮、廣式餛飩、北京銅鍋火鍋、湖南菜、客家菜、四川樂山翹脚牛肉、杭州小籠包等各方口味。

 

這些餐廳,都屬於“居民區餐廳”,性價比高,口味正宗,選擇也多。

 

我對此感到十分驚喜。我這趟自駕遊,在即將返台的最後兩天,欣然發現,深圳竟然是個“美食之都”。

 

這個驚喜發現,爲我的這次自駕遊,劃下了一個圓滿的句點。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薛中鼎,大學讀理科,有比較嚴格的邏輯訓練,後來在政大讀企管碩士,美國讀管理科學博士。

大約有北方遊牧民族的基因,所以換了些不同的工作領域,在美國、北京與台灣都生活多年。雖然“遊牧”四方, 對於中國文學與歷史,尤其是文學與歷史的關聯性,以及歷史變遷的邏輯性,一直有濃厚的興趣。喜歡嘗試著以百年後歷史學家的角度,來分析探討當下的現象與問題。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