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仁勳 00919 博愛座

西藏前途曙光曦微

獨家報導/獨家報導 2023.02.15 17:53

獨家報導【文/民主中國陣線主席 秦晉博士】

根據可靠消息,美國國會正醞釀一項法案,將承認西藏在歷史上曾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但認為西藏目前的地位為 “未定”。

如果法案通過,對好景長久的北京不啻又是當頭悶棍,屋漏更遭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對習近平來說,實在是流年不利,才搶奪了中共之船,坐穩了改換成為習家的船頭,就遇一波又一波的驚濤駭浪,堪虞不久傾覆葬身海底。

君不見翻手為雲覆手雨,幡然回首近百年身,發生在二戰後中國山鄉巨變,皆為美國的傑作。

西藏也稱吐蕃,本來就是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家,以其獨特的語言、政治統治、宗教文化在中原王朝和南亞次大陸印度兩個文明之間生存了上千年。

自從滿清1912年退位到1950年中共軍隊入藏,西藏不直接接受中華民國中央政府的管轄,中華民國也沒有放棄對西藏的主權。在這個時期,西藏享有事實上的獨立38年,幾乎沒有受到中華民國的幹涉。西藏既沒有對外宣示自己的國家地位,也沒有尋求國際承認,這個時期是西藏謀求獨立建國重新取得國家地位的最佳時機。藏人實行的自我隔離政策,過於與世隔絕而錯過了獲得其亟需的主權國家地位的歷史機遇。

1950年10月,中共揮軍進入西藏。面對著中共的軍事行動,西藏尋求國際支持徒勞無功,然而整個世界卻都保持沉默。藏人在中國的軍事壓力下與北京簽訂城下之盟「十七點協議」,成為“一國兩製”的濫觴。

西藏在中共建政後失去民族國家地位的不幸結果,是藏人首先失去了爭取自身地位獲得國際認可的機會,以後雖然不懈地努力,但是至今還沒有成功。

西藏錯失天時,丟失了已經享有了準主權國家的地位;本來西藏握有有利的地利位置,與世隔絕,在冷兵器時代西藏可以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查看一下歷史,中原王朝不涉足西藏,地域遠抵西域,甚至遠抵現在的阿富汗,也都是繞開西藏高原。但是在熱兵器時代,西藏的地利優勢就蕩然無存。

解鈴還須系鈴人,1950年西藏徹底淪陷,主因是中共占據了全部中國大陸。中共獲得了一個意外的政治機會,就是美、蘇聯手協助中共擊敗蔣介石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建政後給中國人民帶來的無盡災難,揮軍西向終結西藏的獨特地位,其惡果只能由中國人民和藏人無奈地承受,卻無力改變。由於中共的存在,極大地擴張了共產主義陣營的力量,誘發的韓戰和越戰等,給世界和平帶來的戰爭災害主要承受者卻是美國。(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子也)生中共者蘇、美,買單受苦者漢藏民眾也。

自美國在上個世紀四十年代二戰期間參戰以來,開始在世界上嶄露頭角,並且在二戰後獨執牛耳至今。中國的國運基本與美國行政當局對中國政治實際掌控者的傾向和好惡緊密相連。杜魯門不喜蔣介石,就幫助延安戰勝蔣介石。直接後果是中國民眾陷於共產專製深淵,西藏不過是城門失火而殃及的池魚。

西方學界有一個政治機會理論,是西方學者在解釋社會運動和社會變遷現象中創造的。而筆者卻對「天時地利人和」說更是情有獨鐘,也是中國人經常用來預見社會變更、王朝更疊的大致的說辭。三者的作用不相等,也是可以互動和牽引。一個偶發事件可以引起天時大變,地利變化,進而促使人和之變,從而引發社會變更。不論國家天下大事,或者個人的一生命運的成敗與得失,都離不開天、地、人這三項要素。

一言以蔽之,對於當代中國,政治變化和社會變遷,西方學者所言的政治機會,我們中國傳統的「天時地利人和」之首的「天時」,就是美國的重新覺醒。戰後美國昏聵,把美國「天時」送給了中共,一直到艾森豪威爾入主白宮為止。以後從尼克森開始又對中共東風送暖,美國「天時」又回到了中共懷抱,一直到川普為止。川普以後,習近平可舒一口氣,只是川普開出的新路成了單向道,以後的白宮之主只可放緩速度,但不易回頭。

2009年3月率全球民運參訪團訪問印度達蘭薩拉,參加藏人流亡50周年紀念活動 西藏流亡政府司政邊巴次仁(當時為議長)、西藏流亡政府總理桑東仁波切、本文作者。圖/秦晉博士提供
2009年3月率全球民運參訪團訪問印度達蘭薩拉,參加藏人流亡50周年紀念活動
西藏流亡政府司政邊巴次仁(當時為議長)、西藏流亡政府總理桑東仁波切、本文作者。圖/秦晉博士提供

美國不會認錯,但可能會糾錯。美國對於中共的扶持,自食苦果。美國國會正醞釀一項法案,將承認西藏在歷史上曾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此前還傳出,美國會正在醞釀的數個涉中法案,要求中方就防疫失誤對美賠償;終止對華最惠國待遇,使其回到1990年前的貿易環境;重新承認中華民國臺灣,著手建交並互派大使,協助中華民國恢復聯合國席位。而且進一步消息,美國新的眾議院議長麥凱西和同川普一起定於3月5日訪臺,拜登政府正式邀請蔡英文以中華民國總統身份5月訪美國白宮。

以上事項果真逐步逐一發生,可視為美國開始在中共問題上糾錯。那麽中國之變也就很快到來。到2025年實現全球民主化這個偉大願景,可由理想或者空想民主主義向科學民主主義大踏步邁進了(相對於空想社會主義向科學社會主義邁進而言)。提出這個願景的是前美國駐匈牙利大使馬克·帕默Mark Palmer,裏根總統格蘭登堡著名演講「戈爾巴喬夫先生,打開這扇門吧,拆掉這堵墻吧」的撰稿人,在他2005年出版的《打破真正的邪惡軸心—如何在 2025 年之前推翻世界上最後的獨裁者》一書中所表達的。

可是世界的演進卻是朝著帕默願景相反的方向行進,向黑暗深淵迅速墜落。英諺有「A fish rots from the head down爛魚先爛頭」,蓋因美國政商兩界的短視和貪婪。美國的問題積重難返,民主燈塔熄滅,何時重現光明?

西藏問題是否能夠最終根據西藏人的要求得到解決,這取決於政治機會的出現,美國從昏睡中徹底醒來,中國大變的「天時」才能出現。達賴喇嘛很有耐心,他曾激勵在場拜會他的我們,引用藏語中的諺語「一藥治百病」比喻中國只要實現民主化,所有的問題就迎刃而解。

只有當中共由於種種原因而分崩離析,西藏問題才能一勞永逸地得到解決。到那時,臺灣也可以有自己的新選項,可以飛鳥出籠海闊天高,李登輝「七塊論」可以從願望轉化為現實。民主也許可以到達中國,懷惴惴不安之心,謹慎樂觀。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