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東皋採菊集》烏克蘭高官貪污是戰爭經濟學現象之一?

優傳媒/ 2023.01.31 19:13

烏克蘭多名高官涉貪(如圖/取自網路)是戰爭初起時就可以預料的事,沒想到的是,戰爭不到一年就貪污連連。這難道是戰爭經濟學的一環?

 

作者/劉東皋

 

二次大戰之後,雖然台灣因兩岸對峙曾有過一段比其他國家更長的戒嚴時期,但實際上,自1950年代之後出生的(廣義)台灣人,拜「冷戰之賜」,並未經歷過戰爭。即使曾發生八二三砲戰,但戰場實際上僅侷限於金、馬戰地,本島並未遭受戰火。在經濟上,自我有記憶以來,台灣似也不曾因為戒嚴而採取物資管制、食物配給、宵禁等措施。

 

然而,印象很深的是,小時候父親就訂有聯合報,偶會看到公務員因為貪污而被判死刑的新聞、僅僅有人因為多貪了便當(錢?)便被處以重刑。如今對照台灣各層級官員、民代,各種貪污事件層出不窮,一堆貪污犯刑滿出獄之後也繼續享受他的財富自由,令人頗有「今非昔比」、「今不如昔」之感。

 

台灣涉貪曾最重判死刑

 

貪婪是人性,誠所謂「賠錢的生意沒人做,砍頭的買賣有人幹」。尤其在戰時,當各種物資須加以管制、生活必需品要進行配給、所有因應戰爭所需的生產要素形同收歸國有的情況下,即使加之以嚴刑峻罰,仍然有許多人要挺而走險,大貪特貪。但不論如何,前方青年戰士每天出生入死、善良小民每天艱苦度日之下,軍事政府本就有責任嚴懲貪官污吏與囤積居奇的奸商。

 

台灣這一代的政治人物應該都沒有人真正具有戰爭經濟學的概念與執行經驗,如果兩岸真的發生戰爭,也只有依樣畫葫蘆、找出一些過往文獻或請一些美國(政府)顧問來籌謀一番。終究,美國政府到處介入他國戰爭,對於南越或阿富汗、乃至伊拉克親美政府,戰時槍彈武器和物資供應。各項軍事戒嚴與經濟管制措施、以及戰後的重建工程和廉價資產的收割,美國軍工、政商一體的政府應該經驗頗多。

 

創建中華民國的孫中山先生未能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就過世了,不過1914至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當時簡稱歐戰),孫先生倒是親身聽聞、也看到了很多現象。他在民生主義的一段話,倒是讓人覺得有趣,可以給執政的民進黨政府官員參考參考。

 

孫文親聞一次大戰現象

 

他說:「…照俄國人自己說,俄國從前所行的革命辦法,並不是馬克思主義,是一種戰時政策,這種戰時政策,並不是俄國獨行的,就是英國、德國和美國當歐戰的時候,把全國的大實業像鐵路、輪船、和一切大製造廠都收歸國有;為什麼英國、美國實行出來,就說是戰時政策,在俄國實行出來,大家就說是馬克思主義呢?…」

 

原來,按孫中山先生的理解,共產黨革命後的蘇俄政府搞的集權主義,英、美、德在戰時就都這樣搞。但我現今讀來不免猜想,革命後的蘇俄當時是無產階級專政,其資源的配置與集權產生的作用,必然與英、美資本主義國家不一樣。

 

如果試著去查一查美國企業歷史,諸多如奇異(GE)電器這樣的企業財團,在二次大戰之後,因為掌握了龐大資源與軍、工科研技術,而被美國政府養大成跨國性大企業集團。但蘇俄的「戰時政策」,可不是這樣的在發展私人企業財團的。

 

換句話說,資本主義社會,尤其是「惡質」資本主義社會(相對於德國、北歐國家較均富式的社會型民主資本主義),每在社會有重大動亂的時候,就是在滋養政、商財團。直白的說,這當中有多少人是在「發國難財」?如果前台北市長柯文哲曾經說的話是對的─「蔡英文身邊很多人在貪污」,則這兩、三年來的疫情變局中,恐已有不少人涉貪在其中?試想,一旦兩岸發生戰事,那些現在就敢貪的人,屆時還不趁機大貪特貪、大發國難財嗎?

 

戰爭總有人發國難財

 

打了快一年的俄烏戰爭,最近終於爆發烏克蘭政府高官多人涉貪的事件。這在戰事發生初期,本就是可預期的事。想不到的是,竟然還不到一年,就一堆政府高官大貪。

 

在戰爭前,澤連斯基便打著「清廉肅貪」而贏得「民主」選舉;但他上任後,根本治貪無能,卻硬要在美國政府的挑弄下申請加入北約;戰事一起,過去所要肅貪的對象或事件便似不了了之,反而是他自己的「親信們」也大貪了起來。

 

讓人更奇怪的是,戰時貪污不是應該槍斃嗎?但在媒體上只看到澤連斯基已接受誰誰誰的辭職,發表談話也只說會有人事異動;這是什麼戰時法規和戰爭經濟學?烏克蘭一堆六十歲以下的男性國民不准離境,年輕人和青壯年上戰場,每天冒著被槍砲擊斃的危險保衛「國家」,卻原來是在保衛這些貪官污吏大發國難財。

 

任何以救國為口號的集權政府,為了凝聚民心,國家處於戰爭時期,對於貪污軍事採購與建設工程款的政府官員,不是應該以軍法判處死刑嗎?否則,如何對得起每天出生入死的將士及流離失所的百姓?

 

親美政府為何多貪污吃敗仗?

 

最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不論是越南戰爭、阿富汗戰爭、乃至更早的中國兩岸國共戰爭,為何親美的政府總是吃敗仗、而美國政府也都指控自己所扶持的親美政府高官貪污腐敗?為何當年的北越政府、或阿富汗塔利班政府、或中國共產黨政府都能夠因為清廉、真心為國為民而打勝仗嗎?這難道是美式惡質資本主義下的宿命?只要美國政府介入的戰爭,親美一方的政府就必然因惡質資本主義式的民主選舉而選出貪污腐敗的政客?

 

實在很希望,台灣到底還有沒有存在著一點有良知的經濟學者及社會學者,好好去探究為何美式惡質資本主義下的親美政府每每在戰爭發生時就會貪污。而且打敗仗的的機率還特高(烏克蘭目前勝負未知)。到底是有什麼樣的外顯因素與內隱因素造成這樣的結果?其中的因果關係為何?真的是期望尚存一點良知的台灣學者出來研究研究。

 

最後,從烏克蘭政府在打了不到一年仗的俄烏戰爭中就貪污連連,再想到越南、阿富汗戰爭的結果,台灣善良百姓只能期待,台灣不要在美國政府的搧風點火下和中共政府幹一仗。因為,從結果論來看,死傷的都是無辜青年和老百姓,大貪特貪而能搭軍機出國或拿外國護照被保護的,都是政府高官和早已辦妥移民的買辦財團。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劉東皋,祖籍山東齊東縣,台灣高雄人,淡江大學統計系畢、朝陽科大企管研究所碩士、大葉大學管理研究所管理博士。曾任經濟日報、台灣日報、新新聞周刊、台灣醒報,並陸續在中部數家私立大學兼課。2014年創辦自媒體中報雜誌至今,持續關注台灣社會表面現象的背後實相,記錄當代台灣社會的思想所在。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