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開講台灣人的故事》信用卡,這洋玩意兒!

優傳媒/ 2022.12.02 06:00

現代人兜裡有幾張不同銀行的信用卡是家常便飯,甚至常超額透支成為卡奴。而在八O年代的美國,沒信用卡代表沒有身份,不能租車不能住旅館,我們就曾深受其苦呢!

 

作者/林明美

 

沒信用卡不能租車

頭一次發現信用卡這洋玩意兒的重要性,是八O年代,藉著老公在美求學的機會,準備帶著稚齡的大兒子在美國開心旅遊時,卻在租車公司碰了大釘子,撞個滿頭包,這才確實體認到「無卡」行不通的困境。

 

那時,在芝加哥西北大學附近,當美麗的租車連鎖店服務員問明白我們的來意,了解不過是想要租幾日車,過過在美國開車旅遊的癮時,金髮碧眼的妙齡女子和善的微笑著,很公式化的要求我們出示信用卡以便辦理登記。

 

那個年代台灣使用信用卡的風潮還不普及,旅行時身上揣的不是美金,就是旅行支票(視如現金,但遺失時可以掛失,比現金安全)咱夫妻倆渾身上下,除了護照和駕照外,搜不出第三種證件。

 

什麼?「沒信用卡不能租車,這是公司規定。」金髮美女抱歉的說明:「即使現金也不能收!」,小姐歉意的解釋著。天下哪有這種道理,現金居然比不上一張小小卡片?一對台灣來的土包子夫妻當場瞠目結舌,憾然引退,當然,駕車旅遊的美夢就此打消。

 

快快辦卡去!

受過這種認卡不認人的歧視,回台後第一件事情,自然是響應新的財經政策,即刻辦理信用卡,熱情擁抱最流行的塑膠貨幣政策,而且辦的是全美最流行的「美國XX卡」,其中自然大有報仇雪恨的個人情懷在內。

 

OK!此後出國順利得很,到了日本、英國等地到處通行無阻,有時當地現金用不足時,還可以將卡片塞進吐錢機器,先借個美金五百元應應急!一卡在手,果然順利成行。

 

沒想到,沒快樂多久,就發生差點流落異鄉的慘劇。

 

這卡片,不通用啊!

96年暑假,闔家準備去澳洲自由行,行前老公特別叮嚀,美金帶個五百元就夠了,其他用信用卡即可,以免帶太多現金引起麻煩。一家之主既然下令了,本應盲目服從,但人妻向來是現金崇拜者,雖在老公再三叮囑下,不免陽奉陰違,懷裡偷揣著兩千美金,想著或許總要應付某些急務,就當成是救命錢罷!

 

1986年,趁著暑假空檔,一家四口澳洲自由行,兒子們最喜歡去動物園親近袋鼠、無尾熊、袋熊,但卻因信用卡無法使用,差點流落雪梨街頭。

 

剛到雪梨那幾天還好,住的是購買機票免費附贈的星級旅館,吃的是華人街的美食,經費的支出還算穩定。等到計畫離開雪梨,飛赴黃金海岸,需要支付大筆鈔票購買旅行套票時,這才發現一般的商店幾乎都不刷卡,少數可以刷卡的,很抱歉!XX卡絕不在內。據店家說明是因為該卡刷卡費率較高,一般澳洲華人商店多不樂意接受,至於願意接受該卡的飯店或洋人旅行團,收費又是高得驚人,顯然不是我等小市民可以消受的。

   

這下糟了,澳洲的物價比台北貴了好幾成,一家人既不願意當洋人做冤大頭,又不願意就此打道回國。但是,光靠手頭的現金及人妻私下挾帶的救命錢,要應付往後一個多禮拜的食衣住行育樂,再怎麼省吃儉用,恐怕也撐不到回家吧!

 

因此,一家之主的老爸立刻宣佈進入緊急動員戡亂時期,既然不能開源,就只有先從節流做起。

 

開源節流尋找救濟方案

第一個措施,舉家先從隨機票附贈的豪華旅館,遷入專供年輕人居住的青年旅館(youth hostel)。當時旅店的水準不佳,一家四口擠在一間小小、爛爛、充滿霉味,浴廁公用的房間內,希望能節省幾日房費。

 

從小雖不能說養尊處優,但卻真不知人間愁苦的兒子們,從星級旅館換到男女雜處的大通鋪,小小心靈顯然很受打擊。更不幸的是,大兒子到公用浴室洗澡時,一不小心踩到鐵釘,血流如注,求完美的處女座性格當場崩潰,即使後來觀賞他們最喜愛的袋鼠、無尾熊,也無法釋懷。而此後的行程就一路跛行直到回台。

 

晚上躺在上下層的通鋪上,看到哥哥腳痛得愁眉苦臉,再看到父母相對倆無言,小兒子人小膽也小,充分發揮想像力追問:「我們現在是不是很窮?會不會變成難民,住地下道?」。

 

第二個措施,外子去找XX卡的借款機,希望能吐出五百美元,救救燃眉之急。抱歉,找遍雪梨所有吐錢機器,再向當地XX卡服務處聯絡,居然聲稱該處沒有這種服務,如果不滿意,請回國後找該公司自行申訴。

 

完了,找機器吐錢這條路死定了,接下來只有進行第三個救濟步驟。

 

人不親土親,天無絕人之路

在異鄉作客,人不親土親,老公靦著臉向之前去過的華人旅行社提出交涉,拜託看在同為台灣鄉親的份上,能否接受刷卡購買旅行套票,拯救一家四口於危難。

 

所幸在交涉時,旅行社老闆無意中發現與老公曾是高中同學(真是奇蹟啊!),看在老同學的份上,這個建議被勉為接受了,而且旅行社老闆自付刷卡費率。

 

感謝他,我們又成為觀光客,而不是澳洲難民了。

 

受過這次教訓,自此以後在澳洲期間,一家四口只要看到店家門前貼著刷卡標示,就會緊盯店家收卡種類。只要又見到一家收卡範圍不包括我們那XX卡,剛考完高中聯考的大兒子就會冷冷的嘲笑:「哈!又沒有你們那XX卡,遜!」。

 

說實在的,這樣的次數實在多得不得了。

 

結果,當然我們完美的結束了多采多姿的澳洲行。只是,想起窩居在廉價旅社時,母子三人躺在不怎麼乾淨的床單上,老公又出去奔波籌錢時,敏感的小兒子憂慮的幻想著一家人身上圍著破床單,瑟縮的躺在雪梨美麗的地下道前,又冷又餓的成為澳洲難民的情景,真是啼笑皆非。

 

諸君,您想想,回台後我們會做什麼事?您猜對啦!當然是剪掉XX卡,讓它一命嗚呼,另外再趕辦其他多家信用卡,免得舊事重演啦!

 

作者簡介

林明美,台灣桃園人,台大人類學系畢業,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傳統藝術碩士暨傑出校友,文化大學都市計劃博士,一生熱愛文學寫作,長期視博物館發展、文化資產、考古遺址保存為己任。

她是新北市十三行博物館創館館長,一手打造該館和八里左岸的相依共存關聯,並曾擔任國立故宮博物院及歷史博物館展覽組組長等職,現任靈鷲山生命和平大學籌備處主任。

林明美為桃園蘆竹區望族後代,家族多從事教育及治理鄉里事務,日治時期更有叔祖赴日求學或留學滿洲、創業等。偶然機緣下接觸學界相關研究出版,揭露家族自清代歷日治至現代以來,與當代社會的淵源,燃起她血液中一直存在的探索DNA。

本系列文章以她的家族為經,聯結歷代社經文化脈絡,兼具史實與趣味性,極具可讀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