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要將公民權下修至十八歲 但是驕傲自大的態度 適合嗎?|政治

品觀點/資深政治幕僚 王永志 2022.12.01 09:04

媒體報導,一名苗栗機車行老闆在臉書社團「爆廢公社」發文抱怨:「現在的大學生到底怎麼了?都沒看新聞嗎?」,指出日前有一名大學生拿著手機架到店裡,想請他幫忙安裝,他告知要收100元工本費,大學生卻嫌貴,轉頭和其他朋友說「找高中生安裝」後就離去。只是不到30分鐘,老闆就發現店內的Google評論多了一顆星的負評,還嗆聲「裝個手機架也要收一百,我車SYM牽到你們那換了還要收我錢,我一個手機架也才多少。有夠扯,態度有夠差」,讓老闆看了超傻眼。

別說老闆傻眼,我都覺得傻眼,民國都一百多年了,為何還沒有「使用者付費」的概念,在一些先入為主的想法中,通常貪小便宜的「族群」年紀大概都稍長,買菜的時候凹枝蔥要顆蒜的,傳統市場較多。但是透過這樣店家與買家特殊的交流過程,雖說是一些小便宜,但是買家未來的消費習慣也會開始固定,對兩造雙方都有好處。我自己就是這樣,一家餐廳吃到認識了,就會常去,店家也會開始給我些「特權」,招待小菜後來變成基本配備。我常去的機車行,每次換完機油,都會自動幫我的機車做些檢查。連常去的診所與藥局,都可以享有電話預約與成藥折扣的優待,你說這是不是小便宜,當然是,但是如果是需要工錢的服務,除非店家主動說「免費」我都是堅持付費的。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感覺新一代的年輕人不少都覺得,你對我的付出是「理所當然」,我的要求你不就範,我就不開心,你是做生意的,我就給你負評,為何?因為我不爽。對於這次的修憲案,我很訝異「居然沒過」,執政黨一直視這個年齡層的票房屬於他們的,照理說應該「無所不用其極」的讓它過才是,怎麼會沒過呢?本來,我是百思不得其解,看到今天的新聞,我就懂了,為何沒過。

我們這代從小的教育中很是強調,「請、謝謝、對不起」,幾乎就是口訣了。國小國中的時候,與師長或是平輩對話時,嘴上沒有帶上這幾句,少不了被師長唸,被平輩拒絕。甚至上了大學,我的攝影學老師(留日)都還告訴我們,在日本有個觀念,要求事情的時候,加上一句「お願いします」,那怕是對方覺得「無理」(為難),都會願意想辦法幫你處理。當然,台灣人如果要說到禮貌,我覺得跟日本人根本沒得比,但是看到這代年輕人,「請、謝謝、對不起」這幾個用詞,真的很少看到了。劈頭就是命令式的祈使句,想幫都幫不下去。

這次公投的目的就是要將公民權下修至十八歲,可以投票的人,大概是大學以上的年齡層,而可以投票的,都是兄姊、父母、祖父母這個階層。請問,如果年輕人在乎,有人「拜託」請自己的哥哥姊姊、爸爸媽媽、阿公阿罵去投同意票票嗎?至少周圍我沒聽說過。民主是怎麼來的?天上掉下來的?不是吧,是我們八股文中所謂的「先賢先烈」,「拋頭顱灑熱血」爭來的。你覺得這些你們心裡面認為是黨國教育中才有的「先賢先烈」用「請、謝謝、對不起」能夠推翻專制政權嗎?日本人用「お願いします」可以推翻幕府建立君主立憲制度嗎?連大你們幾歲的大學生都沒有「使用者付費」的概念,指著自己的鼻子就要專業人士幫你服務,不從,就給你負評,如此驕傲自大的態度,公投案沒過也只是剛好而已。

別說我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更別說我一葉障目,我覺得我是一葉知秋,看到這篇的朋友,仔細想一下,有沒有哪個年輕人拜託你去投下同意票?公民權是要靠自己爭取來的,如果連拜託都不拜託,還認為擁有權力個理所當然的事,公投永遠都不會過。因為當你有權力之後,你也會希望有人可以為了自己的權力來拜託你。



【往下看更多】
刀手暗夜「連儂牆」噴煙砍人 疑親中派下毒手3人濺血送醫
國民黨太陽花變「曇花」民進黨批破壞國會尊嚴「昨是今非」?|政治|品觀點新聞
砍黃安!救健保?害小明!【黃暐瀚-暐瀚觀點22】
罷韓連署破20萬份!升級「路口拜票」力催40萬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