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王惠珀感懷隨筆》政治的零和遊戲違背民主,終結了小英神話

優傳媒/ 2022.12.02 07:39

九合一選舉人民大團結,以次要矛盾對抗主要矛盾民進黨。(圖取自Tetracyclic system, 1992 Merck Calendar)

 

作者/王惠珀

 

《前言》

筆著相信民主自由是多極政治,應著力於實踐社會公平正義,國家才能永續。

 

追求民主的進程走對了,執政就會兼容並蓄,海納百川,以專業菁英治國。進程走錯了,國家會在不健康的民主政體下百病叢生,製造一個破皮囊的社會。

 

然而台灣人在藍綠意識形態的張力下,理念與情感難以兩全,備受煎熬。直到2022年,德不孤必有鄰,螞蟻雄兵(people’s power)展現眾志,贏了選舉。筆者也贏了理念,雖然投的票沒有中獎。  

 

選舉當晚,外子與我盯著美國大學最後一場足球賽(2022 Big Ten Football Championship Game),母校密西根大學對壘俄亥俄州立大學,密西根贏了!足球賽是建立在以「服膺規則,考驗實力」而產生的淘汰賽。大學的足球隊就跟名校的招牌一樣,總能吸引一流的人才入學,熱門到成為吸引全民參與的運動產業。

 

容納十萬觀眾的足球場是密西根大學的招牌。

 

《治國之本》

國家治理應該與球賽一樣,是個過程,以有健康體質的淘汰賽考驗政黨實力的過程。

 

以此論斷蔡英文總統的國家治理,是不及格的。她「我說了算」的風格,把民進黨訓練成忠誠的封建團隊,也把該黨逼到全盤皆輸的死胡同。她玩政治零和遊戲,強迫人民抗中保台。新冠疫情的敵人明明是病毒而不是中國,她卻用抗中保台防疫,也用抗中保台走鋼索(Pelosi訪台),讓人民活在戰爭威脅的恐懼中。

  

何以政治會演變至此?李登輝修憲的「總統制」在作祟。

 

這個制度讓總統不受監督,以「三軍領導四軍、五軍」執政,獨斷獨行。

 

這裡的「三軍」是球隊用語,指識見短淺、缺乏視野的總統不懂高手在民間,不願海納百川,只在口袋裡找四軍(法律同儕、敗選聯盟…)及五軍(假論文聯盟…)從政。台灣也從2016年的綠色執政→2018年「全民最大黨討厭民進黨」讓諸侯翻身→2020年的綠色執政還魂→2022年全民下架民進黨,二年一次的政治擺盪,把台灣人的魂魄震到無所適從。

 

在這樣的環境下,台灣要追求扶善汰惡的清明政治,難哪!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在選前讓綠色執政五星市長們的硬體建設豆腐渣以及軟體失德(論文門、朱門酒肉臭、野有人蛇亡…)的事端露餡,應了「民(進黨)反德為亂,亂則妖災生」的古諺。

 

這次選舉是「社會公平正義」與「認知作戰」的對決,人民看到民進黨執政是個災難,以「政治要實踐人性的價值」,終結了小英神話。

 

《政治要實踐人性價值》

坦白說,民進黨的單極政治以仇恨為訴求,總能勝選,自然不需要反省。

 

蔡總統說「我們已經全面執政了」,她有無限上綱的權力封官派爵,效忠的諸侯才有糖吃(五星市長…)。她也以認知作戰抗疫,要專業投降,將反科學、反人道的高端疫苗施打在人民身上,製造恨意在民心。  

 

執政黨「認知作戰」的方向感堅若磐石,對內喊不抗中就是投降主義、中共同路人。於是台北市長候選人志得意滿的喊出「抗中保台DNA」、「將台灣還給屬於台灣人的台灣」,其傲慢與無知讓中道選民怒吼「誰才是台灣人?」,賠掉了市長寶座。

  

再者,一戰定天下的選舉過程像幫派火拚,逼得選民下注賭博,含淚棄保。蔣萬安當選台北市長,實至名歸,得票率比選前民調高出10%。而深受年輕人喜愛的黃珊珊在選民的憂患意識下被棄保,雖敗猶榮。筆者很多學生及朋友在進入投票所的那一刻,還在天人交戰,為了下架民進黨,轉投蔣萬安。

 

缺少淘汰賽的選舉機制,總讓人慨歎一階段式選舉將為國舉才玩成賭博,怎能期待台灣進步?筆者選前就寫了《從劣質的選風反思選賢與能》,指出台灣該行二階段式選舉,先淘汰不適格的主要矛盾,再進入選賢與能的主場競賽。

 

這需要執政黨有包容的胸襟及協商的能耐,合作制訂淘汰賽的遊戲規則,但在民進黨執政下,這是緣木求魚。

 

民主政治沒有兼容並蓄的能耐,就會像斷了軸的協力車,國家很難永續(圖取自Tetracyclic system, 1992 Merck Calendar)。

 

《社會公平正義何處尋?》

「總統制」讓蔡英文的第一任有四年的時間,用執政資源招兵買馬,鋪陳第二任選舉。連任之後,她有四年的時間不面對民意,將獨裁玩到淋漓盡至。總統連817萬選民以外的人民都不要了,怎會理會在野黨?所以在民進黨「執政是在為下次的選舉鋪路」的惡性循環下,台灣只會更墮落。

 

坦白說,人民贏得選舉不表示從此可以安和樂利,因為社會已被邪惡政治搞衰了,軟硬體需要時間修復,受創的心靈需要更多的時間去療癒,或者無法療癒。

 

筆者一個無知老嫗都能看出病灶,何以專家束手無策?台灣亟需智者,以多極政治的胸襟開啟政黨協商及合作,綢繆2024年下架民進黨。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其在《優傳媒》所撰專欄,榮獲第20屆卓越《新聞評論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