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投書】蒙冤者暗夜悲泣 製造冤案大推手聽到了嗎?

匯流新聞網/匯流筆陣 2022.11.26 05:51

蕭遙/退休教師

官員草菅人命,多少人含冤莫白在暗夜裡悲泣?蕭開平擔任法醫時,因為他錯誤的鑑定意見,導致江國慶被槍斃、謝志宏冤獄十八年、徐自強與蘇建和三人再審纏訟多年,始告平反。國家也因為這些錯誤,付出了總共一億四千七百十四萬元冤案的刑事補償金。多年來民間團體及監察院要求法務部要向蕭開平處分究責,但至今他不但連「記過」都沒有,退休後還被法務部找回來繼續培訓年輕的法醫師,法務部蔡清祥部長還親自頒發「感謝狀」,表揚他長期投入法醫工作「術德兼備,無私奉獻,足堪典範」。

細數著一件件因蕭開平錯誤的鑑定,所造成無數的冤獄,令人不勝唏噓!1.368坪的等待,徐自強的無罪之路正義還在路上,徐自強曾說「以前的事我不敢回想,那時候的我很可怕,有很糟糕的想法,對司法完全絕望、不信任。那時候的我絕對跟你們現在看到的我不一樣,是因為大家的幫忙,才讓我對人重新有了信任。」細細地去讀徐自強的表情、語氣,這些話他說得緩慢,太多太過沉重的情緒雜揉在幾句簡單的話裡,文字便單薄得不堪負荷。也許讀再多文章,我們都無法嚐到他十分之一的苦。許前大法官曾經在紀念蔡墩銘老師文章中寫道,「…但面對司法可疑冤案,…我們也不要把臉別過去,好嗎?」是的,在受苦的人面前,我們永遠不要輕易的把臉別過去。

蘇建和案再更審仍判蘇等三人死刑,引發被告律師、人權團體議論,蘇建和三被告的律師團更將律師法袍反穿以示抗議。人權律師蘇友辰說,這代表司法一片漆黑,更大喊「司法改革改個屁,越改越黑暗。」當時聲援團體則是在庭外高喊「蘇案無罪,司法有罪」,召集人史英更直指有罪判決是法官為維護同事的面子,用三個無辜年輕人的命換來的,不少聲援者更是相擁哭泣不能接受。

江國慶死刑判決未定讞前,86年5月,許榮洲在台中大中保齡球館性侵女童被捕,自白時坦承謝姓女童案是他與同梯陳姓士兵共犯。當時許的筆錄及現場模擬,已詳細指出謝姓女童衣服樣式、犯罪現況。監委在85年底,聲請台中地院調查許榮洲,台中地院要求對許測謊,軍方一度聲稱許兵弱智不能測謊,也不理會其他疑慮,迅速在隔年就槍決江國慶。江國慶冤死14年後,檢警才找到真兇,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執行長林欣怡說:「台灣很多人,包括我們的官方都說,死刑案件一定會非常謹慎,不會有冤死情形,但江國慶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事實上,不會再發生冤死案,根本是個奢望。」悲劇仍不斷。

冤案拼圖如何解?判決憑藉被告自白為證據,但警方從郭俊偉家中搜出本案的凶器與被害人的手機,但是並沒有查驗究竟有無謝志宏的指紋。並在謝志宏的衣物及機車也未發現有被害者的血跡反應。本案並無任何科學證據顯示謝志宏犯下殺人罪行,唯有謝志宏的三份自白,但其中兩份自白在製作過程中,並無錄影、錄音,甚至有遭受恐嚇的可能,然而法院仍採用有刑求疑雲的自白而判決謝志宏死刑定讞。

另一位媒體的寵兒,各界也有許多他辧案的負面聲音,但侯寬仁檢察官還是一路升任至法醫研究所所長,因為當年「周人蔘案」起訴數百名高階警官,最後雖獲判無罪,卻已對無數個家庭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多悲慘!因而這樣的冤獄,如果只在平反之後,再多的的賠償,又代表著何種意義呢?

真理大學法律系所教授吳景欽教授,以蕭姓法醫和前檢察官侯寬仁為例,痛斥法務部的胡作非為,整個司法體系不僅沒有究責、除汰,還把這些人升官,這是違反人權,很不人道的。「堂上一點朱 百姓千滴血」執法者不可不慎!

 

照片來源:Unsplash示意圖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投書】讓顧客安心回流 台中提供商家清潔消毒補貼

【投書】是官員太笨,還是另有所圖?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