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簡秀枝》秘魯花腔男高音Flórez 48小時快閃台灣

愛傳媒/ 2022.11.21 05:25

簡秀枝》秘魯花腔男高音Flórez 48小時快閃台灣

簡秀枝》秘魯花腔男高音Flórez 48小時快閃台灣

    【愛傳媒簡秀枝專欄】在感傷的深秋季節,秘魯花腔男高音胡安.迪亞戈.佛瑞茲(Juan Diego Flórez,1973-)在台北國家音樂廳引亢高歌,醇厚磁性嗓音,療癒解苦,尤其以吉他自彈自唱,渾身解數,掌聲呼聲不斷,最後全場起立致意!

    這是台北國家音樂廳少見的盛況,令人感動不已,也是邊境解封後,牛耳藝術團隊繼維也納愛樂旋風之後,再下一城,接著郎朗、馬友友、趙成珍,也將接續來台,一直到年底,熱鬧可期,為台灣的表演藝術界,增添無比活力。

    有著情聖音質與俊挺外貌的胡安.迪亞戈.佛瑞茲,繼2019年來台獻藝,留給國人極深刻印象,睽違3年,49歲的他,倍見成熟,魅力與熱情無法檔。

    胡安.迪亞戈.佛瑞茲這趟台灣之行,快閃不到48小時,18日清晨才抵台,稍作休息,與NSO彩排,11月19日晚間演出,之後,立即搭乘深夜班機,返回維也納,他心繫台灣熱情樂迷,在忙碌夾縫中,展現最大誠意。

    音樂會配合晚班航程,提前在7點15分開演,他一出場,掌聲加呼聲四起,因為疫情壓抑情緒的聽眾,把期盼與興奮,一口勁宣洩而出。

    正值演出生涯高峯的胡安.迪亞戈.佛瑞茲,曾被紐約時報讚譽為「瀟灑的男高音,美聲曲目之王」,以深色燕尾服配白襯衫、半圓弧背心,更顯俊俏帥氣,微捲褐髪,性感鬍渣,還有一雙會放電的大眼睛,深情款款。

    曲目安排非常用心,彷彿是胡安.迪亞戈.佛瑞茲演藝生涯的全記錄,把他的壓箱寶,通通作呈現,包括義大利美聲歌劇時期三大名家羅西尼(Gioachino Antonio Rossini,1792-1868)、董尼才悌(Domenico Gaetano Maria Donizetti,1799-1848)、貝里尼(Vincenzo Salvatore Carmelo Francesco Bellini,1801-1835)的歌劇名曲,還有他近年備受推崇的法國歌劇選曲、威爾第與普契尼兩位大宗師的經典名作。

    最不可思議的是,胡安.迪亞戈.佛瑞茲非常大器,慷慨放送6首安可曲,其中3首是以吉他自彈自唱,曲目都是悦耳動聽的薩爾瓦多·卡爾迪羅(Salvatore Cardillo ,1874-1947)的《Core n’grato》、埃爾皮迪奧·拉米雷斯 (Elpidio Ramírez,1882-1960)的《La malagueña》及托馬斯·門德斯 (Tomas Méndez,1927-1995)的《Cucurrucucú paloma》,展現他多才多藝以及極具感染力的一面。

    另外和樂團一起演出的3首安可曲,包含選自董尼才悌歌劇《聯隊之花》的《啊,朋友們,這是個慶典的日子》、德.克提斯的《歸來吧!蘇蘭多》以及選自普契尼《杜蘭朵》歌劇的《公主徹夜未眠》,再造高潮,全場起立鼓掌,歡呼聲此起彼落。

    胡安.迪亞戈.佛瑞茲在台上說了句「我愛你們」搏得聽眾心花怒放,觀眾不斷回饋給他瘋狂激情,讓他開心不已。他不時把眼睛掃向2、3、4樓的噪動觀眾,喜形於色,時而展開雙臂,作出擁抱狀,時而把雙手交叉貼住胸口,表達感激,肢體語言豐富多彩,喜樂滿足全寫在臉上,快閃台灣之行,倍讓他覺得,不虛此行。

    今年38歲的委內瑞拉籍的指揮迪亞戈.馬特伍斯(Diego Matheuz ,1984-),深受已故指揮阿巴多器重,出任波隆納莫札特管弦樂團及墨爾本交響樂團首席客座指揮,更曾與小澤征爾交替指揮日本齋藤紀念管弦樂團,經驗豐富,他帶領NSO,沈穩中展露細緻入微的特色,表現可圈可點。

    從羅西尼歌劇《灰姑娘》序曲 、董尼才悌歌劇《唐.帕斯夸雷》序曲、威爾第歌劇《馬克白》序曲、比才 (Georges Bizet,1838-1875)歌劇《卡門》第二、三幕幕間曲 、馬斯康尼 (Pietro Mascagni,1863-1945)歌劇《鄉間騎士》間奏曲 ,成功扮演開胃冷盤的功用,以輕巧柔順的樂團演出,為觀眾熱身,讓過場情緒發揮了滴水不漏的熱度。

    胡安.迪亞戈.佛瑞茲的獻唱,聚焦在情感的離散、追憶、懊惱、哀傷與恐懼,配合他高亢厚實的音色,聲音表情,都栩栩如生,發揮他有如說故事、留喟嘆的功力,有如思緒澎湃的情聖呢喃,感人肺腑,他大都眉宇緊鎖、閉眼吟唱,把人世間的悲愁無奈,發揮得淋漓盡致,尤其垂胸頓足式地傾訴,引發深邃共鳴,例如,他演唱「羅密歐與茱麗葉」歌劇中的《啊!升起吧,太陽!》把聲線拉到最高點,曲閉,他眼睛依舊緊閉,肢體凝固不動,讓餘音繞樑,同時接受台下如雷掌聲,久久不散。演唱普契尼「薇麗」歌劇中的《回到歡樂的往日》,完全情聖模樣,感人至深。

    胡安.迪亞戈.佛瑞茲親自獻唱的曲目,共有9首,包括:

    —羅西尼「布魯斯奇諾先生」歌劇的《啊!親愛的,請你幫幫我》、《灰姑娘》 歌劇的《我發誓要找到她》。

    —董尼才悌 「村女琳達」歌劇的《琳達!她已經就寢了》、「唐.塞巴斯提安,葡萄牙之王」歌劇的《獨自一人在大地上》。

    —貝里尼 「清教徒 」歌劇的《給親愛的妳》。

    —威爾第《弄臣》歌劇的《在佳麗群中》、「耶路撒冷」歌劇的《我想再聽聽你的聲音》。

    —拉羅 (Édouard Lalo,1823-1892)「伊斯國王」歌劇的《多麼徒勞,我的摯愛》。

    —古諾 (Charles Gounod,1818-1893)「羅密歐與茱麗葉」歌劇的《啊!升起吧,太陽!》。

    —普契尼 (Giacomo Puccini,)「薇麗」歌劇的《回到歡樂的往日》。

    胡安.迪亞戈.佛瑞茲在台灣匆匆的48小時快閃演出,讓NSO與台灣聽眾,都有最直接體驗國際巨將的機會,鄰場欣賞,近距離砌磋評比,也是台灣表演藝術界,疫後再起,很好的觸媒與催化助益,值得珍惜。

    謝謝牛耳藝術團隊的用心,以及力晶文化基金會出錢出力,推出「力晶世紀美聲系列」的首航,深化美育,嘉惠樂友,成就斐然。

    歷經大半個月的情傷,在胡安.迪亞戈.佛瑞茲的動人歌聲中,唱出我的苦澀與心碎,絕望中的療癒力量,平復低落心情。

    走出音樂廳,寒意漸深,秋夜矇朧,療傷止痛的長路漫漫,我心悠悠。

作者為典藏雜誌社社長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