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老孫侃時政》當塔綠班的魔爪伸向高中生

優傳媒/ 2022.11.20 07:22

不知道有沒有人想過,如果把幼稚園的小朋友集合起來,讓小朋友在「佩佩豬」和蔡英文之間,選出一位當總統,你覺得誰會勝出呢?(圖/取自網路)

 

作者/孫恭正

 

胡錦濤時期,大陸選舉人大代表,北京大學學生發起了一個「模擬投票」,選出自己心中理想的人大代表。選舉結果由著名日本AV女優蒼井空,獲得第一高票。這個對人大選舉極盡KUSO的「投票」,在大陸成為茶餘飯後的談資,但未見中共中央的譴責,也未見「五毛黨」對北大學生的口誅筆伐。

 

竹中竹女班聯會,聯合舉辦了一個對新竹市長選舉的「模擬投票」,這本來是讓孩子們能夠貼近時事,體驗民主的一個非常好的學習機會。誰料結果出爐後,竟遭到塔綠班的網軍攻擊,這些孩子們的「模擬投票」已經進行了六年,過去怎麼沒有看到綠營網軍這麼賣力出征?難道是因為過去的投票結果,符合民進黨的期待,而這次的結果「有違上意」,故必誅之而後快嗎?

 

究竟何謂「民調」?台灣人對美國期中大選,如果舉行意向調查,算不算民調?台灣人由於並不具有美國期中大選的投票權,因此台灣人的看法不算數,對「非選民」所做的調查,能算是民調嗎?

 

一些網路上的民調,由於不限制每人投票次數,因此有人一投再投,以衝高自己心儀對象的人氣,這種民調參考價值極低,也能算是民調嗎?「桃園孫先生」常常做街頭的探訪,由於樣本數極低,有時未達30個,且未達到母體的10%,就統計學而言,並不具有意義,他的調查是不是也算民調呢?其他諸如,未來事件交易所,地下賭盤等,到底民調該如何明確界定?恐怕絕大多數人都搞不清楚。

 

高虹安心疼竹中竹女的孩子們遭到出征,結果被人檢舉到新竹市選委會,說她對「民調」發表意見。究竟尚不具選舉資格的學生,所進行的模擬投票算是民調嗎?如果不算,那麼對高虹安的指控就不存在,如果算,中選會應該拿出相關法律依據,以杜悠悠之口。中選會主委李進勇說,若沒有民調客觀外型,不構成違法。何謂民調客觀外型?只怕大多數人是有聽沒有懂,筆者建議還是說清楚、講明白吧!省的檢舉案件一大堆,各地選委會可是忙得很呀。

 

民進黨苗栗縣長候選人徐定楨,日前至聯合大學與學生座談,被學生的提問問到惱羞成怒,大嗆「一直罵執政黨是怎樣,罵自己的政府是怎樣」。徐定楨應該反過來想想,民進黨如果做得好,還會被罵嗎?民進黨也別總拿大陸做擋箭牌,共產黨沒有叫五毛黨出征北京大學學生,民進黨的塔綠班卻出征竹中竹女,民進黨比共產黨噁心得多。

 

台灣人要注意了,當塔綠班連高中學生都不放過的時候,你還沒有警覺心嗎?難道要等到塔綠班霸凌到幼稚園時,人民才會醒悟嗎?塔綠班的網路霸凌絕不容小覷,要知道有多少人因受不了網路霸凌,而選擇自殺,尤其是青少年,因為過度在乎同儕和外人的評判,而走上了輕生之路。塔綠班只是敲敲鍵盤,但網路的那一端,可能有人已經在往樓頂的路上了。台灣青少年輕生的比率升高,真的只是因為大樓蓋得太高了嗎?

 

不知道有沒有人想過,如果把幼稚園的小朋友集合起來,讓小朋友在「佩佩豬」和蔡英文之間,選出一位當總統,你覺得誰會勝出呢?塔綠班瘋狂的出征幼稚園有用嗎?所以對抗網軍側翼最佳的辦法,就是完全忽視他們的存在,讓他們失去價值,當他們失去利用價值後,民進黨就會拋棄這些塔綠班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孫恭正,退伍軍人,東吳大學會計研究所碩士,曾任證券專業經理人,北京中律縱橫副總經理,教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