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蔡詩萍》除了曾是縣長,如果沒有書藝風華,沒有跑馬奇蹟,我們將怎麼描述李炷烽、呂國華?

愛傳媒/ 2022.11.15 05:25

蔡詩萍》除了曾是縣長,如果沒有書藝風華,沒有跑馬奇蹟,我們將怎麼描述李炷烽、呂國華?

蔡詩萍》除了曾是縣長,如果沒有書藝風華,沒有跑馬奇蹟,我們將怎麼描述李炷烽、呂國華?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我不是很確定,如果能夠重來,不少政治人物,是不是還想從政?

    且不說,選舉時的相互攻訐,黑語漫天,就是當選後,何嘗不也是地雷處處,暗箭亂飛!

    我們對政治人物的印象,很難真誠,往往未必是他們不想真誠待你,而是,權力這一面紗,常常遮掩了他們與我們之間的「距離」。

    我是唸政治的,也跟很多政治人物相認識,並熟稔,其實知道他們未必那麼願意躲在「面紗之後」,然而,事實是,他們要掀起面紗走出來,我們要一窺面紗之後的他們,在還有權力光環的時候,真的並非容易的事。

    可是,他們一旦離開了政治,是不是就能即時還原「人味的本質」呢?

    倒也不盡然,那要取決於他們願不願意,有沒有方法,回到尋常百姓的世界裡。

    有太多政治人物,離開了權位後,是失落,是緬懷,是對今昔之落差無法調適。

    如果你問我,覺得誰調整得不錯呢?

    我也不能說誰一定調整得好,這畢竟是「人家的事」,每個人有每個人自己的價值。

    但我總覺得,能在離開政治的舞台後,重新尋找一個新舞台,在那裡重新發熱,發光,或許才是政治人物尋回「真我」,創造「新我」的智慧與勇氣吧!

    我於是會想到兩個人。前金門縣長李炷烽,前宜蘭縣長呂國華。

    我去金門幫水墨大師李轂摩主持他的展覽,貴賓名單中,李炷烽悄悄坐在台下。

    李轂摩告訴我,李縣長的書藝極佳,自成一家了。

    我跟李縣長見過數面,在節目中也訪問過他,印象裡他有金門人的古風,對文化事務很感興趣。

    回台後,我寄了本新書《李後主事件簿》給他。

    隔了好陣子沒回音,孰料,這一天早晨收到一件小包裹,李縣長寄來了他的書法作品,一件嵌入我的名字「詩萍」為上下聯起頭字,另一件則是對我的新書寫了他的一幅中堂做致謝。

    果然,筆力猶勁,不落俗套,真是自成一家的規格了。

    這不是「縣長李炷烽」的題字,而是「書藝家李炷烽」的創作了。

    這幾幅字,寄來時,我剛好在板橋馬上折翼,看這幾幅字,很有撫慰感。

    但也就這樣,我於是又聯想到另一位我認識的前縣長呂國華,他可沒寫書法,他是卸任後,在跑馬界揚名立萬。

    以他的年紀,他的跑馬成績是足以令我汗顏的,他的全馬可以跑進四小時上下,是常常上凸台的高手了,他也是台灣第一位政界出身,達到百馬的高手,更是政界第一人完成世界六大馬的高高手!

    如果,還在政界,呂國華不可能有這樣的跑馬成績,如果還在政界,他的跑馬身手不會得到跨出政治以外的社會評價。

    對愛跑馬的人來說,「跑者呂國華」已經超越了「縣長呂國華」的身影了!

    人的一生,可以有不同階段的生涯選擇,「政治作為一種志業」當然值得投入。

    但權力的光環,如何不蒙蔽自己的本性,權位的高高在上,如何不誤導自己對自己的認識,也許,我們都需要一種類似書法的自我沉浸,類似跑馬的自我鍛鍊吧!而這兩種嗜好,都像在跟自己對話。

    我為我知道的兩位前縣長沉潛書法,投入跑馬,寫出我一點點的感想,更希望權力中人,權位上的人,要知道什麼是短暫雲煙,什麼是永恆意義。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