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雁默專欄】林耕仁踩到哪種地雷?

匯流新聞網/雁默 2022.11.08 02:28

雁默/自由撰稿人

光復北台灣,是不是藍營支持者的底線?如果答案為是,要不要放棄標榜「正藍」的林耕仁?

以上兩個問句有三個需要說明的關鍵字:光復,底線,正藍。

底線,是指選民最強烈支持的目標,也可說是願望的總和,任何背離此願望的人事物,皆可拋棄。換言之,底線,就是棄保效應的邊界。

藍營支持者的底線為何?很明顯,就是「拉下民進黨」。

此底線澄清了「光復」的意義,即「拉下民進黨」就算光復,無論上台的是不是國民黨人。此底線也重新定義了「正藍」,即幫民進黨勝選的藍營候選人,絕非「正藍」。

將光復,底線,正藍三個關鍵字想清楚了,藍營鐵粉就該知道如何處理林耕仁。

我一向反對含淚投票,這是一種民主愚行,但無可否認,仇恨往往是主導投票行為的力量,你不是投給喜歡的對象,而是投給能保證討厭之人落選的對象。如果這股仇恨非得透過選舉抒發,那麼就要搞清楚自己的底線。

林耕仁踩到的地雷,就是藍營支持者的底線。

疑似利用來自民進黨的資料,打擊能拉下民進黨的高虹安,又不能使自己勝選,這叫做損人不利己。此與拿民進黨提供的資料打擊民進黨 —— 如論文門 —— 完全是兩回事兒。

林耕仁團隊評估過「助理門」是否能確保自己勝選嗎?輿論似乎不認為這黑料足以一槍斃命,而不能一槍斃命高虹安,死的就是自己。

如果高虹安依然勝選,那林耕仁只是死得窩囊而已;但若民進黨勝選,那致使親痛仇快的林耕仁,就會成為臭名昭著的歷史罪人。

因此,林耕仁最好祈禱高虹安勝選。

是的,看起來對林耕仁不太公平,但這職業本就天然不公,若吸票能力不如人,從政資歷不到5年新人都能輕易撂倒你,只能怨自己實力不足。

比較有意思的是,政黨如何處理選不上的黨員?尤其在自己人選不上,還被迫「送票」給主要競爭對手時。在林耕仁的案例中,國民黨的主要對手當然是民進黨,無論政黨怎麼計算,支持者就是這麼看的,因此當第三勢力最有贏面時,該怎麼辦?

類似案例是上次地方大選的姚文智。當時民進黨仍視有機會連任的柯文哲為友軍,而姚文智擺明選不上,因此選擇冷處理同志,自我棄保。然而,林耕仁的案例是,國民黨與柯黨並非友軍(至少在新竹市長上是對立的),卻出現了一個藍營版的姚文智,這就尷尬了。

趙少康的辦法是以「新竹換台北」,雖然引起爭議後,趙改口解釋,是指兩黨「提名前」談交換,但將此概念用在已成既定事實的局面,當然有「事後諸葛」之嫌,說穿了,也就是變相承認林耕仁無贏面,並斷定黃珊珊也無贏面。

這麼說好了,如果兩個黨主席是AI,「新竹換台北」就是最佳處理方式,但關鍵在於,兩個黨主席2024年都想選總統,在候選人成定局的階段,毫無可能犧牲同志招惹黨內罵名,斷送自己的總統路。

更何況,兩個窮黨,要錢沒錢,要資源沒資源,拿什麼交換被犧牲同志的損失?若林與黃很大程度上是自己籌錢投入選舉的,後頭都還有金主,損失誰賠?

看懂了嗎?私心,就是一切的解答,來自兩個黨主席,也來自兩個選不上的候選人,以及投錢入坑的那些隱形人。

黨私,不是我們關注的重點,該關注的是,腐敗的執政黨在三方競逐下,竟能玩借刀殺人以求脫穎而出,藉此奧步還很有機會以少數民意當選,這才是大問題。選民可能覺得地方選舉還好,但這現象大概率也會發生在2024總統選舉,還好嗎?

因此本文才在開頭強調,選民要有底線思維,方能投下避免讓自己悔恨的一票,三方競逐,棄保是必然的,甚至是必須的。剩下來的主要技術問題就是,民調能否看清各候選人的勝率。

這樣就能明白,現在亂七八糟的民調為什麼這麼多,而下次選舉恐還會更多。

姚文智被黨遺棄後消失於政壇,有此血淋淋的前例,林耕仁當然打死不退,選民也無需苛責一個陷入絕望的候選人,將票投給有贏面的那一個,就是最佳處理方式。

政黨受困於各種私心而無法正確處理「家累」,但選民可完全從大局著眼,做出無私的選擇,畢竟,我們都不在政治利益結構裡,願意跑一趟投票,已經很給政客面子了。

該淘汰的,就淘汰吧。

圖片來源:CNEWS資料照片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雁默專欄】美國中期選舉恐將引發台海海嘯

【雁默專欄】丟掉幻想 準備統一?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