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東皋採菊集》高虹安驕傲了嗎?

優傳媒/ 2022.09.28 01:30

台灣為何需要教中華文化─

高虹安驕傲了嗎?

高虹安有值得驕傲的地方,但應收起驕傲的心。知識愈高,愈應懂得個人能力的有限性與每個人的個別差異。(圖/取自網路)

 

作者/劉東皋

       

當高虹安說她是師大、台大畢業的,而不是中華大學夜間部再考台大洗自己學歷的時候,她是驕傲的嗎?我相信她是驕傲的,而且我也認為,她是值得驕傲的。只是,那是一種小女生式的、人格還未成熟的驕傲。不能怪她,但她也需要進一步再教育。

 

高虹安因論文被抹黑抄襲,可能氣得有些口無遮攔,不像她在立法院問政時那麼理性銳利、條理清晰。有人說她是講出內心的話,不像在立院可以事先準備或刻意的維持形象。不論如何,在論文研究上,她確實有點(很?)不屑被外界拿林智堅和她做比較,而在氣極敗壞下講出某些內心話。

 

與林智堅事件不同的是,林智堅論文經台大判定抄襲後、總統蔡英文還以民進黨主席身分號令全黨支持林的清白、而首先引發台大人的不滿、傷了台大人的信譽和自尊;高虹安的一番話,則是傷了許多非台大人的心。其中,第一個玻璃心碎滿地的,應該是她的前老闆郭台銘,他好像既不是台大、也不是師大畢業的。

 

我也希望女兒讀台大

我相信高虹安內心深處對自己畢業自台大,確有點驕傲,但我並不認為她內心的驕傲是錯的;只是,在尊重他人的前提下,她不應該說出口。事實上,如果高虹安是我女兒,我也希望她是台大畢業的。

 

高虹安驕傲是免不了的;但其實驕傲也就是考上之後的那麼一天就好。如果是走向學術之路,重要的是長期的努力與學術表現。同樣的,如果是走向實業界或政治之路,也是看個人長期的學習努力和表現。

 

按理論,知識愈高的人(不是學歷,學歷高而沒有知識的所在多有)應該愈會尊重不同差異的人。例如,高虹安具資訊理工知識,但一定不懂吳寶春所擁有的麵包製作與經營的知識;她也不會比一個法官更懂法律知識,更不會比王永慶、施振營那麼懂企業經營知識。她應該了解,每個人的知識能力是有侷限的。然而,台灣人已漸失去德性倫理知識及修行(修正行為)教育,有高知識的,便難免產生知識的傲慢;掌握權力之後,更加的充滿權力的傲慢。

 

每個人的出身背景、家庭條件、資源能力不同,換句話說,就是所處外在環境與內在資源優劣勢各有差異,也導致不同出身的學生在受教權上其實並不平等。尤其,在台灣教改之後,有許多私立大學的學生多需要工讀才能自付學費、養活自己;反而一些家世背景優厚的學生在家庭可以提供補習、安心學習等環境而考上資源更多的國立大學。這是一種社會制度存在的極度不公因子,不像德國教育制度可以完全免費供學生專心就讀。如果能讓一些願意努力求知的弱勢家庭學生可以專心讀書,他們的成就表現不見得比高虹安這樣的台大生差。

 

七十歲考博士 為知識而非學歷

在台中認識一位台中工業區傳統產業的公司總裁,年少時因家貧,只有成功高中夜間部學歷的他,在六十八歲時依據教育部修訂的吳寶春條款而考上清華科管所EMBA,畢業後再考取清大博士班。他的企業說大不大,年營業額約新台幣5、60億元,獲利穩定良好,可以上市或上櫃,但他覺得沒有必要。平時既不愛打高爾夫、也不愛應酬,對外都是由和他共同創業的大哥以董事長身分出面,企業決策則大多以他為主。

 

雖然他只有高中畢業,但退伍後應徵進入貿易公司擔任業務員,即到外語補習班自學英、日語,在工作中認識很多知名日本大商社;四十多年前即與不同姓的親大哥到台中創辦工廠,營業額從初期幾十萬元,到現在數十億的規模。他曾以顧問名義聘我,由我提問、他個人口述、為他撰寫企業四十年史,但不為出版,而是為公司內部留下知識資產。他在準備交班之下,因時間多出許多,決定老來去讀書,以圓自己年少貧苦、沒機會上大學之憾。

 

碩士畢業已七十歲的他,在詢問過一些大學時,北科大教授告訴人他,你年紀這麼大、未來也不走學術研究之路,恐浪費博班資源;但清華母校一名指導教授要他回母校報考,碩班畢業便一舉考上博班,且從未缺課,還能與英語上課的韓國教授對話討論,並取得相對優秀的成績。那名採英語授課的韓國教授教的是最難理解的研究方法,他也能以英語與之對答、並報告自己的心得。該老師授課嚴格,印象裡只有5個學生,就有被當的學生。有的學生是當了重修,但他卻取得A-成績。

 

金庸八十歲入劍橋

擔任顧問時,他曾問我再報考博士班到底好不好?他自己想讀,但有些學校不招收。我自然從終身學習的角度鼓勵他,並舉金庸為例說,金庸到了八十多歲還到劍橋讀歷史博士。如他自己體力、能力皆可,又有求知意願,為何不讀?他考上清華博士班後,以三年時間取得學位。

 

這名企業總裁因自己去讀了EMBA與博士班,深感知識的用處,讓他從「知其然」,到「知其所以然」,真正了解自己企業的成功之處(理論之所在)。因而,自碩士班畢業他便決定全額補助學費給公司一級主管去報考交大、清華就讀EMBA班;有些大陸廠主管無法回台就讀,一樣全額補助讓他們在當地就讀學費更貴、與北京清華合開的EMBA班。事業已相當成功穩定的他,七十歲報考博士班已不是為了學歷,而是為了自己的知識學習而謮。

 

台灣自政治選舉民粹化、貧富差距擴大化、教改制度造成弱勢家庭子女更難以翻轉等不公平的因素,現有弊病不但難以改善而且日益趨於扭曲嚴重;林智堅事件即凸顯政治權貴竟可以如此容易進、也容易自台大碩班畢業(easy come, easy go?)。思及至此,高虹安身為現任立法委員及新竹市長候選人的身分,就應該收起那一點畢業自台大的驕傲心思,好好思考如何為下一代公平、公正的受教權,以其具有的真才實學,提出具體有效的教育政策改革內容。

 

劉東皋,祖籍山東齊東縣,台灣高雄人,淡江大學統計系畢、朝陽科大企管研究所碩士、大葉大學管理研究所管理博士。曾任經濟日報、台灣日報、新新聞周刊、台灣醒報,並陸續在中部數家私立大學兼課。2014年創辦自媒體中報雜誌至今,持續關注台灣社會表面現象的背後實相,記錄當代台灣社會的思想所在。

熱門關鍵字:

談古論今 -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