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從事國家安全工作幾個特質:檢驗張榮豐/俞劍鴻

台灣好報/ 2022.08.10 11:15
俞劍鴻(一個退而不休的特別聘任教授)

今年7月,張榮豐 的專書《無煙硝的戰場:從威權到民主轉折的國安手記》出版了(見圖)。國家安全會前秘書長、陸軍二級上將丁渝洲也被邀請出席這一場新書發表會。

書中,作者說,從事國家安全的工作必需要有幾個特質,包括:1)正直的人格;2)嚴謹的邏輯;3)豐富的實務經驗;和4)要有國際及對手的人脈。他也提醒大家說國安工作要做好,必須具備這些特質結合的大智慧,而不是一些陰謀詭計的小聰明就能完成。

筆者有話要說。

就第一個特質,我無從檢驗張的為人,因為我只聽過他的大名。的確,一個不正直的國安人員是很容易被(非)敵對勢力所收買、要脅的。

不過,由於我和丁有互動關係,我可以99%地相信說張具有正直的人格。丁和張的關係肯定深厚。為何這麼地說?

1996年3月,中國人民解放軍對台灣發射導引飛彈/guided missiles。在那個事件之前,我刻意地被丁邀請到他的陸軍步兵學校演講。之後,我得到一個中央政府單位的研究計畫。我也在那一個年底出版了 The Chinese PLA’s Perception of an Invasion of Taiwan。在我退休的前幾年,丁將軍也到過國立金門大學演講。當時,我還是一個專任教師。

非常敬業的丁從基層做起,在金門縣待超過10年。他說如果沒有這個機會和緣分,他是不會接受金大的演講邀請。

這一位將軍的確是正直。他親自準備了一頁的演講大綱。當幾百個聽眾聽的入神時,他突然大聲地痛罵了幾個金大學生說,他就這一場有關領導的演講題目準備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他還要求那幾個正在打瞌睡的同學立即出場。

簡言之,物以類聚,正直的人欣賞正直的人。

就邏輯是否嚴謹的確重要。每一個好理論具有嚴謹的內在邏輯。另外一個發表會的出席者蘇志誠認為,張的這本書絕對可以成為國安工作者的教科書。筆者存疑。我只要提出一個問題就足以扳倒他:張是否能夠將他的這一本教科書和19本秘密日記簡化為一個理論?是的,一個字、阿拉伯數字、符號、片語等等。模式也可以。

雖然筆者沒有拜讀張的新書,也沒有機會瀏覽他的日記,但是我只要評論他於2005年11月所創辦的台灣戰略模擬學會的學會簡介 就足夠了。

張很欣賞賽局理論。問題是1)針對部份的美國人是可以的,因為這個理論是在美國本土發揚光大的。為了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也許江澤民和胡錦濤也要求了他們的一些下屬嘗試從賽局理論的角度來描述、解釋和推論華府領導人的邏輯思維。可是,張主要面對的是北京當局的領導人。後者的邏輯思維百分之一百是辯證的。如果應用辯證法來描述、解釋和推論賽局理論會比較容易很多;反過來說,使用賽局理論來描述、解釋和推論辯證法卻是難上加難。一方面,這是因為賽理論的假設是每個賽局者是理性的/rational。可是,在現實生活中,這並非100%的如此。舉例而言,1940年5月,當佔領波蘭之後,納粹德國準備要攻打例如法國。基本上只在重視馬奇諾防線/Maginot Line 的法國人萬萬沒想到說當得到元首希特勒的首肯之後,攻入法國的德國坦克群竟然非理性的以兩天的時間閃電式地穿越環境複雜、長達110公里的阿登/Ardennes 森林山區。另一方面,吾人可以利用太極圖或者我的一點理論/one-dot theory 來同時檢驗理性者和非理性者的言論和行動;和2)張的模擬學會還應用其它的理論例如談判理論和衝突理論。切記,光就張的三種理論,我們馬上可以看到雷同、重疊之處譬如這三個理論各自要面對一個頭疼的問題亦即衝突。然而,17年來,張是如何幫助學員化解這三個理論之間的矛盾的?須知,賽局理論最少要有兩個比如國家、談判理論可能牽涉到200+個國家和地區像是當我們探討碳信用額度/carbon credit 時以及一個國家的中央政府和它的自治區政府難免會有衝突的。

簡言之,如果我是會員的話,我將先要求張化解以上所提到的矛盾(含他新書中的新矛盾)。

張的實務經驗是否豐富?如果他擔任過低、高級情報人員就應該知道說不可能不搞陰謀詭像是潛伏敵營當大小漢奸、強忍眾叛親離、隱藏身份遊刃於軍政商界、做個局和設個計、使出障眼法、以及迷惑躲在暗處的敵人(觀看《我不是間諜》和《獵敵戰將/Hunt Enemy Generals》 加上施展小聰明比方一個台詞說“你演的也太賣力氣了 戲一過就假 就不真實了。。。”(觀看《江城令/River City Order》的第14集的第21分鐘)。

即便是經驗豐富的張,由他起草的「18套劇本」,其實部份因應措施還是非常被動的。這也很正常,因為臥底在解放軍的我方諜報人員已經是少之又少。試想:在1949年10月的前後,國防部保密局的毛人鳳要求部份的工作人員就地潛伏。如果某一個人員是20歲,到了1995年,他/她就是65歲上下了,非常可能已經退伍了。

張在新書指出,從衛星圖來看,美國航空母艦在1996年3月的台灣海峽危機時根本沒後退,而且大陸的潛水艦艇的編號與位置都被美國掌握。當時是有台灣地區的學者中了大陸的計、錯誤的相信美航艦有後退300浬。誰(含諜報人員)不會被錯誤的引導啊?張應該還記得說美國總統雷根的星戰計畫吧!那就是一場超級騙局。蘇聯於1991年12月垮台。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擔心會落後的它浪費了很多經費來維持和美國在外太空的競爭。

談到要有國際及對手的人脈,筆者覺得他還要加強。要贏得對手的尊敬與尊重,必須先要有很多的外文著作。我不得不要指出危機管理這個概念之應用已經凸顯出該會的落伍。早在1980年代末,國際學術界就開始推動國際和全球治理/international and global governance 之研究。在治理之下,我們有公部門的管理和私部門的管理。換言之,管理已經非單單公家單位的責任了。一旦接納這個新的學派,就必須要精通 international regimes。然而,16+年過去了,張的學會還在使用“危機管理”這個概念。他應該改變使用“危機治理” 這個概念。

當丁在金大演講時,他也是用了管理這兩個字。我也當眾對他說他應該在21世紀把領導定義為對人和機器人(含本月3~8日連續飛行在金門縣上空的大陸無人機)的治理。所幸,沉著、冷靜的他在舞台上並沒有當眾對我咆哮、覺得沒有面子。

總之,張忘記提到第五個特質也就是“做情報工作就要具備 常人所不具備的極強洞察力”(觀看《獵敵戰將》的第24集的第7分鐘)。他不是在北京市見過例如楊尚昆嗎?還有,做國安工作不易,絕對不是一個人說了算。


【更多新聞】

  • 尋求聖經一個主要、關鍵性問題合乎邏輯答案/俞劍鴻
  • 「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主調仍在/季霆剛
  • 馬祖校花淪街頭遊民 情境堪憐令人唏噓!/吳軾子
  • 熱門關鍵字:

    專題

    地球快知識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