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陳婉真說故事》換肺重生 蔡啟芳快樂兩歲 !

優傳媒/ 2022.07.06 07:00

蔡啟芳參選國大代表的定裝照,手上拿著"台灣共和國憲法" ,講話依舊不失嗆辣。(圖/取自蔡啟芳臉書)

 

作者/陳婉真

 

曾經擔任過布袋鎮長、國大代表、立法委員等公職的蔡啟芳,兩年前因肺阻塞末期,進行肺臟移植手術,由於多年的疾病纏身及大手術等因素,體重一度掉到只剩38公斤,兩年後的今日,蔡啟芳不但恢復健康,也長胖了,又恢復昔日的一尾活龍。

 

說起蔡啟芳的換肺過程,簡直比許多基督徒所描述的見證內容還要神奇。

 

兩年前(2020年)的7月9日,他已經病入膏肓,肺功能剩下不到1/4。住進加護病房進行插管治療,登記兩年多的肺臟移植需求一直沒有下文,他已經不抱希望,躺在病床上的蔡啟芳想起以往經常在街頭巷尾看到「信耶穌得永生」的標語,他決定在生命結束前受洗,並請太太找了兩位牧師來到病床前,為他完成洗禮。

 

想不到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受洗的第二天,護理師告訴他,已經找到合適的肺臟,7月11日就可以進行移植手術,請他趕緊提供家屬的電話號碼,以便聯絡手術事宜。

 

移植手術總共花了14小時,他順利被推出手術室。等到他真正清醒過來時已是7月12日,那天剛好是他年滿66歲生日,護理師告訴他,如果再晚一天動手術,依法他無法享受健保給付,必須要自行支付6百多萬元的手術費,而健保給付期限內,他的肺臟移植手術只花費1/10的費用。

 

「你講,安捏我干毋免佮耶穌親一個?」蔡啟芳說。旁邊的朋友聽了嘖嘖稱奇說:「愛,愛,委員兩歲生日快樂。」

 

蔡啟芳(左)換肺成功兩年後,原本削瘦的身體已經完全恢復健康 ,又是一尾活龍。他說,嘉義市如果提不出好人選,他不排除參選市長。(圖/江仲驊攝)

 

蔡啟芳是民進黨籍公職人員中,第一個具有黑道背景的人,應該也是最「大尾」的。他從不掩飾自己的過去,從政路上一向率性而行,被視為講話口沒遮攔,在立法委員任內和侯水盛及林重謨並稱為「立院三寶」。但他的演講很「接地氣」,早年靠街頭演講起家的民進黨每逢選舉期間,蔡啟芳會四處幫同黨候選人助講,是相當受歡迎的助選人員。

 

蔡啟芳的父親蔡長銘,曾經擔任過嘉義縣議員、嘉義縣議會第七、八屆副議長,以及第九屆議長,一度是嘉義縣地方派系黃派掌門人,可惜50多歲就中風無法言語。

 

祖父蔡仁早在日治時期即當選為東石郡布袋庄民選協議員,蔡啟芳說:「當時他也是一位叛逆型的個性,不向執政者(日本政府)低頭,導致我祖父的漁塭多數被日本政府強制徵收為鹽田。我祖父為抗議徵收不公,拒領徵收金,日本政府就把徵收金提存至布袋農會我祖父的帳戶內,我祖父還是繼續抗爭,不領就是不領。

 

國民黨1945年一到台灣,就把全台的銀行、農會全部凍結,直到1950年年底才通知可去提領。結果領出來的是四萬換一元的新台幣,原本30甲土地,經過日本政府徵收,至國民黨來台蹂躪4年後,領回的新台幣竟然買不到1甲地,而這些土地從被徵收至今,從未生産過一粒鹽,荒蕪至今還是一片荒蕪中。

 

出身政治世家的蔡啟芳從小喜歡交朋友,愛打抱不平,對於學校教育極度不適應,他曾經在立法院公開說:「多數老師都是一些王八蛋。」應是他自己在學校教育中的體會。他說直到今日,他連注音符號都不會,卻也可以在一家目前已停辦的「神州補校」混到了一張高中文憑。

 

離開學校後,剛開始他並未從政,而是自己擔任建商,父親的議長身分的確對他的事業有很大的幫助,至少在金錢周轉上面比一般年輕人方便得多。

 

蔡啟芳草根味十足,他為人海派,喜歡結交朋友,雖是黑道大哥,朋友卻對他沒大沒小。但在和國民黨鬥爭時可就完全不同,他擔任國大代表任內,國民黨國代常藉著人多勢眾,痛打民進黨國代,唯獨蔡啟芳他們不敢碰。曾有國民黨國代落單時,看到他出現立刻下跪求饒,記者看到後忍不住感慨說:"果然大哥就是不一樣。"(圖/蔡啟芳臉書)

 

之所以會踏入黑社會,是因為有一次他自己在搬運水泥途中,被兩名小混混莫名其妙痛毆了一頓;幸而被熟人看到而把他救回來,朋友覺得此仇不報非君子,鼓動他帶人帶刀去復仇,結果當然是被抓去坐牢。從此就經常出入監獄,也開始涉足賭博,只是他無法和一些以開賭場設賭局為業的黑道幫派一樣,靠詐賭賺取暴利,因為會來賭博的都是朋友,他不忍心看朋友賭到傾家蕩產,索性把賭場停掉。

 

父親的議長只當了一屆,就被同黨不同派系的同事鬥垮了,那位同事的父親曾因殺人案逃亡日本,蔡啟芳的祖父出資相助,想不到對方竟然恩將仇報,父親應該很難釋懷,不久就中風病故。而蔡啟芳也在同時間(1984年)被以「一清專案」之「地方首惡」罪名送往綠島管訓,這次蔡啟芳痛定思痛,認為與其在地方上混幫派,不如把氣力用在打倒國民黨,因此,1988年出獄後即加入民主進步黨,隨即投入立委選戰而落選,1990年當選布袋鎮長。

 

每次參選,蔡啟芳的黑道背景就會被檢視一次,首次參選立委因而落選,卻也因為布袋鎮長一向都是黑道當道,「所有候選人都有黑道背景,只有我在綠島關過,最大尾,就當選了。」蔡啟芳說。但國民黨放話說,三個月內一定要把他拉下台。

 

國民黨利用代表會人數多的優勢,蔡啟芳布袋鎮長4年任期內,每次鎮公所送審的年度預算從來未曾過關。台灣省政府民政廳為此特別修改相關法規,規定地方政府的年度預算應於3個月內審議完成,若未審議通過的,則經常門預算可沿用前一年度之額度支應。

 

即便在如此惡劣的情況下,蔡啟芳說,他當鎮長兩年內,就把選舉時的政見都執行完成。他有時自己套著白布條,到省政府去抗議,有些地方性議題例如地層下陷問題,他會想辦法請縣府或省府去執行。

 

例如1993年布袋國中前的台17線省道非常狹窄。有一次他得知省主席連戰剛好要經台17線到南部,蔡啟芳事先開著自己的車,把它停在路中間,開道的警察發現是鎮長擋道趕不走,只好通報主席車隊,秘書長林豐正先來跟他溝通。接著省主席連戰也來了,蔡啟芳說,台17線是省道,這麼狹窄的省道只要一台車擋道,省主席就過不了,主席要不要把它拓寬一下?隔沒多久那段路果然拓得又寬又直,跟本不必動用到鎮公所的預算。

 

那時他兼任民進黨嘉義縣黨部主委,鎮長的薪水被他用於支應縣黨部的開銷,民進黨在嘉義縣的基層組織,就在他的用心經營下快速長成。

 

蔡啟芳的祖父蔡仁,當選布袋庄協議員後,因在議會發言使用台語遭到禁止,憤而辭職抗議的剪報。(圖/蔡啟芳臉書)

 

1990年代海外黑名單一波波的返鄉潮中,曾任台獨聯盟主席的蔡同榮也回來了,蔡啟芳說,照輩份算起來,蔡同榮是他的叔公長輩。可惜蔡同榮不會好好用他這個後輩。反而處心積慮打壓蔡啟芳,民進黨的「排黑條款」就是蔡同榮提出來想卡住蔡啟芳的。後來蔡啟芳找了同樣因為涉及謝東閔爆炸案而被捕的王幸男的案例,當時曾因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的王幸男已經是立法委員,既然王幸男可以參選,蔡啟芳也能比照辦理,並順利當選為第5、6屆立法委員。

 

走過精彩的人生路,現在的蔡啟芳已經把棒子交給兒子蔡易餘,自己多數時間都在阿里山公路旁的鄉間小屋養病。每天總是有一群蔡粉前去和他聊天陪他運動,換肺後的「菜市仔」(朋友對他的暱稱)又恢復當年的活力充沛,時而開餐館濟助弱勢,時而替被壓迫者伸張正義,他並頻頻告誡朋友香煙一定要戒掉,經過換肺的痛苦過程,他現在是最佳戒煙大使了。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