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李本京深談花旗》鎗擊事件:美國最重大社會問題

優傳媒/ 2022.07.06 07:13

擅長以政治獻金名義影響參眾兩院議員,當然收錢的多為共和黨議員,任何鎗枝管理法案若想通過,得先過了有關共和黨議員才行。這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現實問題。(圖/取自網路)

 

作者/李本京(中華戰略學會理事長)

 

前言

每隔一段時間,美國就會發生大型鎗擊事件(Mass shootings,鎗殺4人以上)。人們總是先悲傷,再禱告,要求嚴格購鎗法規。然後就隨著時日變換,日子一天天過去,也就忘了不久前的一次大型鎗擊。人們忘得快,尤其對傷心的事忘得特別快。

 

悲憤有限度,對這些常常發生的不幸事件,自審無力以為,也就淡淡的忘了,或是無心也無力去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然而鎗擊案終是件社會大事,人們還是要尋求解決之道。處處以政治為先的美國,當然試著以人們熟悉的政治手段來解決這一「萬年問題」。重要的是領導一定是與人民「說實話」(to level with the people),不可欺人。

 

重大鎗擊案發生後,兩黨議員黨籍分明的再來次「致命的黨爭」(Lethal Partisanship),嫁禍對方。有的人則不切實際的敷衍了事。擔任四年總統的川普最善此道。他的口頭語就是「鎗擊案是邪惡,然而與持鎗是沒有關係的」。這就是領導們言而無物之一個例子。而民主黨則以鎗擊案作為打擊共和黨之良機,在當前社會分裂之時,要能對鎗管作出明確政策,就必須先以民眾利益為第一,暫時放下黨派之利益。

 

傳統與槍枝文化

美國迷戀(fascination)鎗枝由來以久,遠在移民時期(Settlement),鎗不但是必備武器,也是精神支柱。當103位老少男女乘坐「五月花號」帆船在1619年抵達今麻省「鱈魚角」(Cape Cod)時,面對著一個陌生的世界。他們在上岸前召集會議,商討今後這日子怎麼過。眾人遂經熱烈討論後訂約(May Flower Compact),作今後生活指南,這就是自我管理之開始。

 

面對嚴酷之生活環境,他們需要鎗以驅趕不知名的野獸及裝束異樣的土著(印地安人)。他們除了禱告求主保護外,就只有靠鎗枝維繫生存之道了。到了十八世紀,人們發現除了美東十三州之地外,廣大的西部良田就是移民們明日的希望,此時就抓起「西進」(Westward)運動。人們從此千里行軍也就需要武器,鎗枝給予移民們定心丸。人們與鎗有了生死與共之關係,鎗已不僅是武器而成為人們的一部份,鎗文化也就適時誕生了。

 

擁鎗是美國人生存的依據,因此也對鎗有尊崇之意(esteem)。早期屯墾者(settlers)最在意的兩件事就是有食物、有屋住。人們要保有土地唯有擁鎗。他們一方面強調「住在高崗上」(a House Upon a Hill),與上帝接近,另外一個口號就是「家就是城堡」(Home is a Castle)。就廣義而言,有鎗才有家,有鎗也才有食物。

 

人與鎗關係緊密、親切。有錢的人也可能會顯出高檔鎗枝,或是絕版古典鎗,這就與集郵是同樣心理。在中西部(筆者曾在中部居住七年),一些家庭中客廳牆上就可能掛一、兩枝近似古董之老鎗,對這些欣賞鎗支、愛戀鎗文化的人們,鎗怎可能是殺人工具。

 

世界最多鎗擊案

美國鎗擊案件最多,鎗枝數也最多,二十多年前約為三千二百萬,今日已達超過四億,人口僅三億三千萬之美國已創下世界記錄。早年人們開玩笑說美國人是人手一鎗,如今看來卻是一手一枝以上鎗,專家說是百分之120。在2022年5、6兩個月發生240次以上之鎗擊案件,全世界只有美國這種日日都有的「邪惡事件」。

 

傳統與法律

美國的萬聖節(Halloween, 10月31日)是孩子們的好日子,他們穿著樣式不同的服裝,其中男孩們最喜歡的一套就是那掛著玩具鎗的牛仔服。成年人則多半會沉醉於牛仔片中,影片中的男主角掛著鎗騎著馬的形象就是大男人的寫照,聞名香煙廣告的Marlboromen就是這身打扮。在美國,鎗是傳統,也是文化,然而也可能成為鎗擊案的凶器。

 

今日的鎗文化在美國製造了文化的分岐,制度的破碎。作亂多端的「恨文化」(Hate Culture)取代了「民族融合」(Melting)的理念。身為當今世界霸主(Hegemony)的美國迎面而來的是「替代理論」(Replacement Theory)。用白話來解釋就是要將傳統翻一翻,高唱當年紅衛兵所採用的「除舊佈新」口號,美國病了!病得還真不輕!

倡導「恨文化」,採行「替代理論」者的主旨在提倡「白人至上主義」(White Supremacist)均以鎗作為達到目的之工具。卻從未想到要在社會取得改變,必須與法律同行。當前美國人的問題是知法犯法,無視法律存在。儘管美國政治人物多係知名大學法律系畢業,然而卻對違法事件不知所措。而令人們最遺憾的一件事就是無力修法。而這例子都與鎗擊案有關。

 

這就是美憲法第二修正案(Second Amendment)。美國依法予人民持鎗及攜鎗的權利(…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這之中以「攜」字最為麻煩。因為持鎗者如不攜鎗出屋,則鎗擊就無法成案。如今這「攜」字就是開了綠燈,人人可以合法帶鎗,而且未限定數目,設若小王身上掛了十幾條鎗出門也是合法的。

 

美國精英日以繼夜思索如何解決此一關鍵問題。迄今為止,無人找到答案。雖然今日兩黨議員一致認為要解決此一問題,然而真要有所行動,可能仍需時日。況且「華府政治」(Beltway Politics)一日數變。議員們要能同心一致解決此一於1791年成立之修正案真是難題。

 

另外一個修憲難題是來自歷史傳統。當年13州均有不少民兵(militia)。華盛頓之正規軍不到40萬,而各州來的民兵就高達17萬人。他們自備服裝、鎗枝及馬匹及鞍甲、火器等。他們的貢獻載於青史,人們不會忘,也不可能忘。鎗是建國之基石,後人不敢忘,美國的鎗文化是獨一無二的(Unique early culture),也是永恆的。

 

NRA與鎗支

「全美鎗枝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 of America)是一具有500萬會員之超大人團。這一社團有傳統,有文化,有特點,有價值,也是人們聞之不安的團體。兩位老兵在1871年成立這一社團主要在連絡愛好射擊之士,是強身也是自娛。今日人們對它頌揚歡呼,也有些人指罵吐口水。然而此一百年老店歷經風霜,看過人間百態,當會再像從前一樣,昂然挺立,接受歡慶,也面對指責,這就是NRA,一個不可或忘,也忘不了的名字。

 

擁鎗者認為今日社會不祥和,凶殺案充斥電視版面,殺人凶犯直接來到人們家中的客廳。電視予人有力之影響,所有社會上打打殺殺均係影視界過份頌揚「暴力美學」之後果。兒童、少年在電視上看不到白雪公主、小鹿班比,只有殺來殺去的電影,這就是今日社會之寫實。

 

NRA文宣中的金句多且炫,例如「firearms for me, is all about freedom」,「I went from being anti-gun to pro-gun in seconds」,「The voice of middle class has been drowned out」,以及金句之最「Gun do not kill, men kill.」。

然而最有號召能力則唯屬高度知名人士,這之中以查爾登希士頓(Chalton Heston)為最,這位以「十誡」中聖人摩西出名之超級大咖,在世界影壇崇高無比,並曾擔任過NRA之會長,當他大喊「鎗不殺人,人殺人」時,舉座人們在NRA八萬人會場上也跟著喊。因為聖人所言不會錯。

 

另外一位天王是以扮演牛仔出名之約翰韋恩(John Wayne),南加橘群機場就名叫John Wayne Air Port,他那高達7尺之塑像就在機場中。他帥氣的牛仔裝再加掛了一把手鎗,真夠迷人。人們也對扮演愛國阿兵哥的雷根愛戴萬分。華府機場(National Airport)又名「Reagan Air Port」。他穿著軍裝手拿步鎗,英勇無比,這才是美國人的偶像。

 

NRA擅長以政治獻金名義影響參眾兩院議員,當然收錢的多為共和黨議員,這也是為什麼共和黨議員通常會竭盡全力維護持鎗權益。任何鎗枝管理法案若想通過,得先過了有關共和黨議員才行。這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現實問題。【待續】

 

作者簡介

李本京,政大外交系,堪薩斯州大政治學碩士,紐約聖若望大學歷史學博士。淡江大學榮譽教授,中華戰略學會副理事長、中美文經協會榮譽理事長。近著:《傳奇‧爭議:川普與分裂之美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