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重症肌無力確診後重生 許律感恩貼心的醫療團隊

慈善新聞網/ 2022.07.05 15:14

六月十五日出院的許律(中),開心與護理人員合影留念。

       二十九歲患有重症肌無力的許律,在六月六日確診COVID-19,並在六月九日獨自開著車,從瑞穗到花蓮慈濟醫院就醫。「歷經了八天的確診磨難,從重症加護到輕症專責,我由衷感謝二十東、二五東醫護人員的照顧以及一路上大家的幫忙,謝謝生命有這樣溫暖的光,我也會好好把自己的光給修復回來。」許律在臉書粉絲專頁「許律的跑跳蹦人生」寫下這段話,感恩所有人的相助,讓她十五日能順利好轉解隔出院。

       患有重症肌無力許律,自十六歲發病後,只要一復發就無法行走,甚至可能會呼吸困難,也因為這疾病進出加護病房已經變成她的日常。今年三月,因為發現來到花東,身體出現不舒服的機率降低許多,許律就從臺北搬來花蓮的瑞穗鄉打工換宿。

       六月六日許律發現自己喉嚨有如刀割般痛,快篩陽性後就與房東一家人保持距離,同時聯繫臺北的主治醫師,醫生提醒她重症肌無力病友染疫後惡化速度很快,建議她還是先去大醫院就醫。所以,她趁精神狀況還能負荷的時候,在與主管機關報備後,北上到花蓮慈院就醫。

專責病房護理長周云鵑(右)送上證嚴法師與醫院為確診康復病人準備的祝福禮,向恢復良好的許律(左)道喜外,也仔細叮嚀她出院後的注意事項。

       花蓮慈院急診團隊為許律做相關檢查,包含血氧、生命徵象、X光片、抽血報告等當下都是穩定,鍾葛鈞醫師表示,原本要依照指揮中心分級建議,轉送到收治輕症的醫院,但那時來了一通關鍵性的電話,「專科護理師張惠英接到留意到她病史的同仁電話,說她過去曾有插管、換血過的經驗!」所以,醫療團隊謹慎地多次確認她的病情發展後,鍾葛鈞醫師決定將患有重症肌無力又確診的許律收進重症專責病房。

       許律在二十東重症專責病房的住院期間,照護她的護理師謝庭慈,在到重症專責病房之前,主要是在內科加護病房服務。謝庭慈只要每次進入病室照護時,都會把握時間與許律聊聊天,年紀相當的她們,從旅行、家人到分享彼此的人生故事,無話不說。

       謝庭慈說:「如果是我自已一個女生在這環境裡面,我也會怕啊!」家人不在身邊、又在這陌生的環境裡,與另外兩位病人一起隔離著,她看在眼裡其實很不捨,也能感同身受,若換作是她,她也會害怕,所以在這短短的照護期間裡,希望透過聊天,減緩許律的不安。

許律(右)說,衷心佩服以及感謝所有在前線的醫護人員,雖然無法為他們做些什麼,但是有了他們的照顧才能讓她重新活過來回歸生活。

       照護許律時,謝庭慈發現她因類固醇治療肌無力的藥物副作用,導致牙痛的吃不下,所以就特別幫她買了布丁、優格等冰冰涼涼的食物,希望增加她的食慾;其實不只許律,謝庭慈偶爾也會充當外送人員,幫臨床的病人買些吃的帶進去給他們。謝庭慈表示,當下沒有多想,他們生病了還吃得這麼辛苦,真的很心疼,所以只要是她能力所及,她做得到的事情,都會盡量去協助他們,雖然她是這間病房裡最資淺的,但她也相信不論是哪位同仁來照護,都會跟她做一樣的事情。

       「她們的貼心、關心,雖然看起來都是小事,可是就會覺得很窩心!」許律表示,每位護理師進到病房時,都會問她有沒有睡好?六月十一日,恢復狀況不錯的許律,準備從重症專責病房轉到收治輕症的二五東專責病房,謝庭慈貼心的為她準備好她所需要的物品,包含擔心她的醫藥費,提前幫忙約了社工師、幫她買了零食和所有可能所需的用品,並逐項叮嚀她可以怎麼照顧自己。

       「很久沒有這麼強烈的感受到一個醫護人員是發自內心的非常擔心妳、關心妳,為妳著想。」許律回憶當天說道,護理師對她如同家人般細心照料,這過程讓她眼淚一直在眼眶裡打轉,「真心感謝主護,讓我這兩天能夠安心的休養,也陪我說了好多話,由衷感謝這短暫的相遇,卻讓我得到強大的安定及溫暖。」

重症專責病房護理師謝庭慈細心照護許律,讓許律覺得很窩心。

       「恭喜出院!」六月十五日早上,專責病房護理長周云鵑送上證嚴法師與醫院為確診康復病人準備的祝福禮,向恢復良好的許律道喜外,也仔細叮嚀她出院後的注意事項。

       許律靦腆分享,之前在網路或電視新聞上,多少知道負責照顧確診者的專責護理師們有多辛苦,而她當時對他們的了解也就僅限於此。只能淡淡的說句「辛苦了!」直到她確診住院治療,在病床上親眼所見,才知道護理師照顧病人的那種辛苦是超乎她本來理解範圍的!進到隔離病房時都要全副武裝,穿著俗稱「兔寶寶」裝的隔離衣,在病房裡為病人翻身、餵食、給藥、換藥、抽痰甚至是處理大小便、洗澡……等,總是會因此滿身大汗!

       身著全套防護裝備的醫護團隊,無法透過體感感知病房內的溫度,需要問病人的感受才能知道目前空調溫度如何,因為對他們來說就只有「極度悶熱」而已;而且也因為戴了好幾層手套,對於觸覺的敏感度變得很低。許律說,每當護理師裝水給她喝時,都會問她說:「你可以幫我摸摸看這個水有沒有熱嗎?」這時候真的讓她眼眶忍不住泛淚。

       「每個新的護理師進來照顧我時,如果我的身體狀況還可以,我會提醒自己記得要問她們的名字。」許律說,因為他們每一個人都不是「欸!那個護理師」,而是真真切切在幫臺灣人民守護生命的英雄。衷心佩服以及感謝所有在前線的醫護人員,雖然無法為他們做些什麼,但是有了他們的照顧才能讓她重新活過來回歸生活。

(文字/許律的跑跳蹦人生、江家瑜;照片/江家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