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臺南慈中學生允文允武 臺南文學獎首獎生錄取政大中文系

慈善新聞網/ 2022.06.12 11:08

2018庭園一隅創作成詩 博鈞榮獲當年臺南文學獎青少年組首獎。

        臺南慈中高三感恩班畢業生張博鈞在2018年就讀臺南慈中國中部時,偶然中獲知臺南文學獎正在徵稿,儘管那時學業壓力也不小,任課顏雨師老師鼓勵博鈞:「創作是一種勇氣,寫作能打破時空限制,隨時隨地隨筆就可以創作」,一舉獲得當年台南文學青少年組的首獎。南慈中學生不僅能靜能動,更是允文允武,為培育青年寫作力,校內每年創辦「詠花文學獎」,將學生創作的散文、新詩、小說及圖文等集結成冊,國文課不再只是解釋詞彙的背誦,賞析創作是對課程內容的統整理解,更是文學素養的展現。

       博鈞分享喜歡文學創作的原因是寫作可以任意訴說自己的想法給大眾,是一種滿直接滿主觀且自由度很高的活動,有一種主控權操之在己的感覺;再者就是,創作其實就是一種「說故事」,普遍多數人都喜歡聽故事,而我也是想從「聽故事的人」的角色,試著轉變成「說故事的人」的角色,我相信每個人都可以為這社會,帶來一點小小即使它很小,也是一種正向的改變。

博鈞感恩游棋竹導師對班級的用心與要求,導師除學業上費心外,也扮演著一個「導引」。

       回憶在臺南慈中就學六年的過往,博鈞說要感恩的人何其多啊。幫助過自己的人,責罵糾正過自己的人,互相扶持過的人…真要一一感恩,實在是數之不盡。感恩臺南慈中所遇到的人們帶給我六年相當平穩快樂的生活,於我而言的幸福感大概是穩定、平和的生活吧。詢問其當年為何選擇國中就讀,其中原因之一是吃素方便,博鈞從小學二年級茹素,茹素原因很單純就是想與眾生結善緣,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高中階段的博鈞成長之路特別感恩游棋竹導師對班級的用心與要求,導師除學業上費心外,也扮演著一個「導引」的角色,剛上高中,可能剛經歷轉換期,完全搞不清楚方向曾有段空過時日的打混歲月。有過想自我放棄、什麼都無所謂的念頭,覺得剩下的高中生活可能就這樣了,幸好高二在導師導引下找到努力方向,老師循循善誘引導我們方向與學習目標,讓我們看到自己往後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想活成什麼模樣。我相信這也是我們學校比起以數字表徵的課業成績,最努力想達成的教育目的,即使它難以在短時間覺察,也難以用數值具體化其表現。「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三年,我確是理清了不少迷惑,也覓得了人生的路標。

當年因疫情取消的70K單車成年禮,感恩學校費心讓高三年段可以加入參與,很難忘的回憶。

       轉眼中學六年求學歲月匆匆已過,博鈞最受用的靜思語「不要小看自己,因為人有無限可能」,因為自己不是一個充滿信心的人,這句靜思語會時時提醒自己要調適回來,

激勵自己,相信自己。人生本來就是一段在懷疑自己的過程中前進,不要太過看低自己,人的潛能往往超乎自身想像。雖然不是每次努力,都能夠成功,但還是永遠要記得,每踏出一步,路就往前延伸了一點。

       博鈞在學習上的蛻變今年如願申請正取政治大學中文系及臺灣師大國文系都是給學弟、學妹們一種激勵,學習不怕起步慢只要願意前行。即將成為政治大學中文系新鮮人的博鈞和學弟學妹們共勉之的話,希望我們能繼續不斷尋找自己想做的事,想努力的方向,想實現的夢想。成績或是外在表現固然須努力,但還有一些真正重要且富含人生價值與意義的事物就是—我們自身認為重要的,才真的能留在我們的人生之中。

感恩父母及臺南慈中所遇到的人們帶給我六年相當平穩快樂的生活,於我而言的幸福感大。

(撰文:林昱汝/圖片:張博鈞、游棋竹提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