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陳婉真說故事》「浮一城 沉二村」黃石城的選舉傳奇

優傳媒/ 2022.05.10 20:18

前不久黃石城還由女兒黃文玲載返彰化,說要去找住在埔鹽的林斯明(右立者) ,林斯明不敢勞煩老縣長去找他,特別到黃文玲的事務所拍攝了這張照片,想不到不久就傳出黃石城過世,令他相當震驚。(林斯明提供)

 

作者/陳婉真

 

前彰化縣長及中央選舉委員會主任委員黃石城(1935-2022),於5月6日因心臟病迸發器官衰竭辭世,享年87歲。

黃石城是彰化縣於1950年轄區劃分穏定以來,首位打破國民黨一黨獨大而當選的無黨籍縣長,也是唯一非國民黨籍而得以連任兩屆的縣長,應該也可以說是極少數「空降」而能當選的縣長。

彰化縣是全台灣面積最小,但人口數最多的縣,早在1971年即超過百萬人,也因地窄人稠,半世紀以來人口嚴重外流,造就了全台灣各地的彰化同鄉會會員最多,在選舉的動員上也有相當大的影響力。

黃石城早年在台北執業律師,他便是靠著組織台北市的彰化同鄉會,建立強大的人脈關係,並於1972年第七屆彰化縣長選舉時,返鄉以無黨籍身分參選彰化縣長。那次他敗給獲國民黨提名的吳榮興,選後他回台北繼續當律師,並出任台北市彰化同鄉會會長。

大約在1977年至1978年間,省議員許信良在中壢事件前即四處拜訪全台各地的黨外人士,也因中壢事件的鼓舞,許多全國各地的黨外人士開始串連並投入選舉。在那段時間,我常去他位於重慶南路的律師事務所暢談時事。

很多黨外朋友對黃石城的印象是:很難捉摸,更不清楚他的真正想法,因為他看起來和國民黨的關係也不錯,尤其他的辦公室裡掛著一幀時任警備總司令鄭為元贈送他的戎裝照,戒嚴時期的警總可以說是八大情治系統中最具實權、最令人聞之喪膽的單位,號稱黨外的黃石城竟然在辦公室裡高掛特務頭子的照片,有人就直指他是「假黨外」。

那時剛好距離蔣中正過世後不久,許多政治受難人士獲得減刑假釋出獄,其中一位東京大學法律系學生顏尹謨(1940-2019)因涉及「台灣全國青年團結促進會案」,於1967年被捕,並被判刑15年,減刑出獄後,有一段時間黃石城邀請他到他的律師事務所工作。

顏尹謨雖說是我們彰化同鄉,但在那個人人對政治犯避之唯恐不及的年代,黃石城膽敢「收留」顏尹謨,這樣的勇氣讓我十分佩服。尤其顏尹謨雖然是台大及東京大學高材生,經過白色恐怖的黑牢折磨下,出獄時狀極落魄,要再重新適應社會生活需要一段時間的調適,黃石城這樣的做法,算是對他極大的幫助。

1981年,黃石城參加第九屆彰化縣長選舉。那次選舉主要是由副總統謝東閔及立委謝生富主導,提名和地方派系幾無淵源的省社會處秘書長陳伯村,造成縣內派系的強烈反彈,但派系又不敢正面和國民黨中央翻臉,暗中消極抵制,甚至不惜支持黨外人士。導致非國民黨人士的參選行情升高。

而那次除了黃石城表態參選之外,比黃石城更具知名度、曾任台東縣長及立法委員的黨外人士黃順興也有意願,後經康寧祥居中協調下,兩黃共同發表〈敬告彰化全體民眾書〉,黃順興禮讓黃石城參選。

黃石城在競選期間除了推出「風水輪流轉,今年看黨外」的文宣外,也成功創造了「沉二村、浮一城」的耳語(「二村」指陳柏村及競選省議員的洪木村,由於連任多屆省議員的洪木村和謝東閔關係良好,民間傳聞他是謝東閔義子,因此希望兩人同時落選)。

投票結果,果然真的除了黃石城當選縣長之外,陳柏村和老將洪木村雙雙落選,彰化縣一夕變天。而黃石城也維持承諾不加入政黨。

1985年,黃石城競選連任時,一方面是他和當時的台灣省政府主席李登輝關係良好,另一方面也因為彰化地方派系擺不平,以及國民黨有意拉攏黃石城等因素,竟然破天荒沒有提名,算是禮讓黃石城,讓他以88.94%的超高得票率獲選連任。總計他擔任縣長的期間是1981年12月至1989年12月。

在他之後的多位民進黨籍縣長,則難逃「一任縣長」的「魔咒」,尋求連任時皆告失利。有人說彰化選民結構藍大於綠,實則是選民只能以選票,表達縣民對於政治人物施政的好惡而已。

黃石城任內的重大建設,彰化人至今印象深刻的是縣立體育場的興建;另外,將員林最老的員林國小遷校,原址興建樓高16層及地下2層,總計18棟838戶,外加97家店家,至今仍為彰化縣最大型集合式住宅的「員林國宅」,也是他任內規劃,由台灣省政府住都局興建。

至於芳苑鄉的永興海埔新生地開發案,則是一個失敗的案例,相關弊案的耳語也相當多。

有人說他和李登輝關係良好,是因為黃石城的踏實作風甚獲李登輝的欣賞,因此在施政上給予黃石城相當大的支持,坊間甚至還謠傳黃石城的女兒和李登輝有特殊關係,以致黃石城卸任後得以擔任中選會主委云云,胡亂臆測的小道消息不斷。

1980年代末期,台灣的社會運動風起雲湧,例如1987年開始的「二二八和平促進會」在各地辦理巡迴演講活動時,遭遇鎮暴警察的毆打是常態,那次在彰化縣政府前廣場,遊行民眾也有多人被警察狠K,有趣的是,當時縣府前廣場還可以看到蔣中正銅像,不知什麼時候銅像被悄悄消失了。

他任期的最後一年,受到鄭南榕自焚的感召,我從美國突破黑名單回台,國民黨政府以我沒有入境證明為由,拒絕讓我回復戶籍,當時在美國就讀國小一年級返台的兒子也一度無法設籍,直到十月初還無法在台就學,甚至差點要被驅逐出境,我在台北展開一連串的抗爭,住在彰化的家母憤而把陳家祖先牌位請到彰化縣政府前,向黃石城抗議,黃石城因而協助讓兒子在我的母校南郭國小「借讀」小二,解決了黑名單子女的就學問題。

黃石城的夫人陳照娥曾擔任過國民大會代表,女兒黃文玲擔任過台聯的不分區立委,一度想複製他爸爸的模式,以無黨籍人士參選彰化縣長,可惜縣內的政治生態已非當年可比擬,早已沒有無黨籍人士的參選空間。

至於黃石城雖然長居台北,仍時常返鄉,對於國內政情及彰化縣民情持續關注,近日還看到一位臉友貼上他和老縣長的合照,想不到隨即得知他已過世的消息,令許多鄉親相當驚訝與不捨。

老縣長,一路好走。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