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黃萬翔談城市的前世今生》創生一個韌性永續的國會智慧園區

優傳媒/ 2022.04.21 01:56

掌握台灣規劃國會園區的最大優勢是 : 「我們比大家晚做!」期盼台灣避開許多國家國會建築的不足乃至錯誤的經驗,超越黨派、族群以及所有的對立爭議,讓我們共同㩗手,堅守關注我們國會智慧園區的創生!(圖/取自網路)

 

作者/黃萬翔

 

國會是國家最高民主殿堂,是國家的定位、形象與尊嚴。立法院長游錫堃近日重提立法院遷建議題,開始立法院遷建選址及拜訪行程,彰顯了台灣長期以來懸置未決的歷史責任與使命。

 

立法院現址土地狹小,建物零散老舊,用地還是當年向台北市政府租用至今的「學校用地」,從法、理、情上來說,都是不適格的規劃使用。

 

立法院從1997年正式推動遷建計劃,原先選址在華山文創園區,由於飛航高度管制與地下管線的遷移與政治問題而擱置。1999年王金平院長透過黨團協商建立共識,從台北市10塊基地中評估選定,定位於現在仁愛路帝寶旁原空軍總部7.2公頃的舊址。仁愛路兩端一邊是總統府與行政院聯合辦公大樓,一邊是台北市政府,又有建國高架橋快速公路直通桃園國際機場,面臨台北市最寬闊美麗的林蔭大道 ,宛如白宮與國會的相互呼應關係!

 

空軍總部舊址。(圖/取自網路)

 

立法院為此成立整體規劃興建小組,全力推動立法院的規劃興建工作,舊址則規劃保存作為「國會博物館」使用,以見證台灣民主化的歷史過程與變遷。規劃工作如火如荼地進行了三個月,卻遭逢921大地震的災難,朝野一片「移緩救急」之聲,終究再度中止了這項計畫,其間也夾雜了若干政治考量因素。

 

民間有部份意見認為立法院議事效能不彰,立法委员形象不佳,不應該用人民的錢為他們蓋新房子,這是立法委員自肥!然而,國會園區規劃興建不僅僅是興建立法委員的辦公處所而已,乃是歷史的責任與使命;不僅代表了全民的民主與榮耀,也是台灣在國際上政經社會地位的展現。更何況以國會整體規劃興建的時程來說,當屆決定興建國會的立委,不可能在他們的任內進駐這個辦公室,這應該是一項超越自利的理念,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渠成水到的前瞻思維!

 

國會園區的規劃興建更不止是幾棟新建築物的興建,可視為國土計劃與城市發展的重要課題,更涉及定都與遷都的定位。國會與行政院各部會宛如夫妻關係,溝通互動頻繁綿密,立法院的遷址必也涉及行政部門的整體遷動計劃,除了必須作好整體長期的事業與財務計劃外,還會影響到政治、經濟、社會與員工家庭的解構與重構,這已經屬於國土規劃的範疇,豈僅僅是辦公室的興建課題!

 

更何況國會園區肩負國際外交功能與國際形象,以台灣的國際地位與處境,國會外交扮演著極為關鍵性的角色,對此也必須要有全方位的規劃思惟與考量。

 

因此,國會園區的規劃興建,需要政治與專業的整合與分工,不能僅有單向目標的思維,應該提昇高度成為總統的責任與使命!國會議員是使用者,負責提供需求與資源,而規劃建設的工作,應該由總統府成立政策規劃部門監督推動,並指定行政院承擔起實際規劃建設的工作,以獨立專業的角度來負責推動辦理才是圓滿可行的機制。更應該配合掌握立法院的任期,在同一屆的立法委員任期內完成規畫定案發包,才能避免因後屆委員之更替,推翻前屆委員意見,以致政策一再改變無法定案落實的困境!

 

面對全球環境氣候變遷與台灣政治環境的特質與需要,具有韌性的整體永續國會園區,才是未來規劃發展的重要目標與指標!世界各國政治制度與環境各有不同,國會選址與功能、風貌各異,都可以做為重要参考。台灣國會園區的規劃設計,除了應該建立自己的國家形象外,更重要的是滿足自己的整體永續需求,可以不必要求宮殿般的富麗建築,也不必依賴投入龐大的建設預算,而應在全球氣候與國內政治環境變遷的衝擊下,規劃一個具有韌性的永續智慧園區,融合現代與未來議事的完善機能,調適民意的訴求空間與周邊環境的平衡共生,才是引領成功的關鍵!

 

掌握台灣規劃國會園區的最大優勢是 : 「我們比大家晚做!」期盼台灣避開許多國家國會建築的不足乃至錯誤的經驗,超越黨派、族群以及所有的對立爭議,讓我們共同㩗手,持續堅守關注我們國會智慧園區的創生!

 

作者簡介

黃萬翔,曾任前國家發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經濟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立法院院長辦公室主任兼國會整體規劃興建小組執行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