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燈會 走春 賞櫻

數位科技時代生活步調失序、混亂…如何拿回均衡的科技生活?

華人健康網/文/時報出版 2021.12.28 11:00

早晨起床第一件事情,你會做什麼?拿起床頭的手機,確認Line訊息或Facebook、IG、Twitter等社群媒體,又或者,先打開公司Email信箱,確認今天的代辦事項等,今天,又是被迫提早營業的一天。

新聞圖片

科技快速進步的現在,人們享有便利性,卻也不知不覺地被迫加快生活步調。而且,面對五花八門的3C產品,幾乎每個人都人手一機,甚至只要手機一離身,就覺得渾身不對勁。

數位監控與加速生活的難題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曹家榮在《數位監控:我們如何拿回均衡的科技生活》導讀中提到,數位科技的進步,面對的不僅是「加速」可能導致的生活步調失序、混亂、疏離與不平等問題,如同兩位作者羅布‧基欽(Rob Kitchin)、阿里斯泰爾‧弗瑞瑟(Alistair Fraser)在書中的主張,我們的數位生活實際上面對的是「加速」與「監控」交織而成的困境。

這本書前三章說明當代數位生活所面對的難題,例如「加速生活」中,最關鍵的問題是數位科技普及後,形塑成不斷向我們索求連結(我們也不斷渴望連結)的環境。在「監控」議題上,則是關於隱私侵犯與個人數據資料「掠奪」的問題。曹家榮認為,雖然兩位作者用了相對中性的「提取」一詞,但實際上我們的生活被Facebook、Google、Apple等大企業開發的各種產品無形制約,猶如被「龐然巨獸」掠奪了人類對生活的主控權。

新聞圖片

慢運算革命,拿回生活主控權

曹家榮提到,「慢活」是一個革命尚未成功的事業,《數位監控》作者從「慢運算」這個概念出發,嘗試在個人、集體與倫理等三個面向,倡議在快速數位科技發展下,我們所能採取的應對方式。這三個面向均圍繞著兩個核心議題,就是作者所謂的「時間主權」與「數據主權」。簡單來說,不管在哪個面向,我們應設法盡可能地奪回「時間」與「數據」的主控權。

但我們如何拿回這些主控權呢?書中提供了許多實際做法可以參考,其中有的是個人層次的行動,有些則偏向集體實踐。例如,用餐及休息時間關閉數位裝置的通知功能、區別工作與家庭使用的數位裝置、只在固定時段寄送工作通告電子郵件、讓員工能擁有離線權等。

這些做法都是為了放慢生活腳步的需求,讓我們從網路時間中解放,它們可帶來某種程度的個人與集體時間主權,然而,剛開始執行時可能很棘手或不適應,可以只選取幾項來做,隨著生活方式逐漸改變,再慢慢增加其他做法,而且要持之以恆。理想狀況下,我們要懂得「聰明關機」:讓身邊的其他人知道你做了什麼,以及為何要這麼做。畢竟我們只是想要減少壓力,並不是要增加別人的壓力。

中正大學傳播系教授管中祥說:現實上並不容易做到脫離數位科技的生活,但至少我們得意識到「數據主權」、「時間主權」的重要性,千萬不能因為貪圖數位科技的「方便」、「快感」、「進步」而失去各樣的自我。不過,不是靠個人單打獨鬥就能奪回數位主權,重獲自由,如同《數位監控:我們如何拿回均衡的科技生活》所提醒,除了放慢自身腳步,重整數位生活,也得透過勞工的集體力量爭取,掙脫即時通訊的鎖鏈,並且政府要制定政策保障人民的隱私、要求企業集團有所節制地擷取使用者的數據資訊,創造一個安全自在的數位環境。

本文出自時報出版《數位監控:我們如何拿回均衡的科技生活》一書

文章連結 https://www.top1health.com/Article/248/87829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