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股指數 劉真 立陶宛
}

顫動的靈魂 塩田千春堅持逾27年的藝術實踐

民生@報/ 2021.07.22 14:47

【文/陳小凌】線,彼此糾纏、交織、斷裂、拆解;它們對日籍藝術家塩田千春(Shiota Chiharu)來說:是映照出她自己內心世界的一角,彷彿在彰顯人與人之間不同的關係和狀態。塩田的作品以具現無形的回憶、焦慮、幻夢、寂靜而著稱,她探詢普世問題如身分認同、界線、與存在等,觸動觀者深層的情感,讓觀眾在展場感受藝術家的這份顫動的靈魂。

 

現場焦黑鋼琴,千絲萬縷的黑線串起寂靜卻清晰的記憶與感受。陳小凌攝影。

 

「塩田千春:顫動的靈魂」特展正在臺北市立美術館展出,微解封後首兩周預約秒殺,展覽以她最為人所知,無數細線纏繞空間或物件的大型裝置為節點,企圖牽引觀者穿越無以名狀的雜緒念想,在她織羅出的維度中展開身心靈的旅程。

 

北美館一樓展覽由一艘艘懸吊半空中、以白線細密纏繞的船列所組成的《去向何方?》(Where are we going?, 2017/2021)揭開序幕,導引觀者踏上探索的路途;《集聚──找尋目的地》(Accumulation—Searching for the Destination, 2014/2021),以紅線懸置空中、層疊遞進的大量行李箱,遙想人們懷抱著什麼生活想望而遠走他方?《靜默中》(In Silence, 2002/2021)來自於藝術家9歲童年記憶中一場大火後棄置現場的焦黑鋼琴,千絲萬縷的黑線串起寂靜卻清晰的記憶與感受;《不確定的旅程》(Uncertain Journey, 2016/2021)則以滿佈300平方公尺空間、糾纏交織的紅線表現人與人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狀態,映照出藝術家內心世界。

 

300平方公尺空間、糾纏交織的紅線是人際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陳小凌攝影。

 

塩田成長於大阪府岸和田市,現居柏林。於京都精華大學美術學院就學期間主修油畫,並於雕塑系擔任村岡三郎的助手,期間以交換學生身分前往澳洲國立大學藝術學院就讀時,開始創作裝置與行為藝術。她首次用身體投入行為表演創作《成為畫》(Becoming Painting, 1994),用畫布裹住身體並淋上紅色的瓷漆,自講究技巧的窠臼中獲得解放。受到波蘭纖維藝術家瑪格達蓮娜.阿巴卡諾維奇(Magdalena Abakanowicz)啟發,行為藝術/裝置作品《從DNA到DNA》1994是她首度用線嘗試跳脫二維空間的創作,為她感到蛻變重生的轉捩點。

 

塩田在1996年前往歐洲發展,並先後師從行為藝術先驅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c),以及德國藝術家瑞貝卡.霍恩(Rebecca Horn)。進一步嘗試身體表演的多種表現形式,行為藝術表演《嘗試.回家》Try and Go Home, 1997中,她赤身爬上斜坡面掘出的洞穴,滾落再爬上去,同時懷想遠方的故鄉,將無法回家的困境與自身不確定的存在,投射到作品中;《浴室》Bathroom, 1999是她第一件採用錄像呈現的行為藝術作品,藉由浴缸中滿是污泥的身體,表達「即便清洗也無法抹去的皮膚記憶」。

 

紅線懸置空中、層疊遞進的大量行李箱。陳小凌攝影。

 

塩田的藝術實踐始終與其自身生命經驗緊密扣合,捕捉身體感知與心理狀態的隱微牽動,以其細膩感性的體察遊走於創作媒材的邊界。移居德國第三年,她以「皮膚」作為自我身分認同的象徵,而後在部分作品中她將衣物比擬為第二層皮膚,如此次展出的《時空的反射》Reflection of Space and Time, 2018,以密密麻麻的黑線將白色洋裝與其鏡中的反射重重包覆;《內與外》Inside Outside, 2008/2021則以建築工地拾得的廢棄窗戶堆疊出一道牆,反思柏林圍牆倒塌後城市中人事物的轉變,同時呼應她將牆、門窗視為第三層皮膚的隱喻。

 

北美館館長王俊傑與藝術家塩田千春。北美館提供。

 

當塩田在2017年著手準備展覽首站時得知癌症復發,此期間更加關注靈魂與身體、生與死的命題。《外在化的身體》Out of My Body, 2019/2021以紅色網狀牛皮連結攤放的手腳青銅鑄模,藉此與身體對話,表達身心碎裂的束縛感。錄像作品《關於靈魂》About the Soul, 2019中,藝術家詢問一群德國學童:「靈魂是什麼?靈魂在哪裡?是什麼顏色?動物是否有靈魂?人死後靈魂是否會消逝?」等問題,召喚我們思索存在的奧義。

 

塩田亦跨界表演藝術,陸續為九部歌劇和戲劇表演擔任舞台設計,展覽中分別以紀錄片、模型和手稿呈現其空間藝術與舞台設計間的關聯。對她來說,舞台空間與展示作品的美術館是截然不同的語境框架,她特別重視表演者與舞台上裝置彼此的積極關係,例如,2011年在布魯塞爾皇家鑄幣局劇院推出歌劇《松風》首演,她用黑網在舞台上築起一件跨距達14米,高度10米的巨型裝置,舞者們在網上或橫或縱地交錯攀爬。這類舞台設計作品匯聚了導演、表演者、編舞家的多重觀點,為其創作注入更多可能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