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燈會 走春 賞櫻

李喬《埋冤一九四七埋冤》 重返228歷史現場

客家電視台/ 2021.02.28 00:00

【鍾雄秀 范修語 林柏均 台北.苗栗】

在228事件當中,有不少客籍菁英蒙冤或受害,國寶作家李喬的父親李木芳,當時走上大湖街,阻擋民眾攻擊外省人,事後卻被以「領導暴動」罪名抓捕,差點遇害,為了還原這段歷史,李喬花了近10年進行田野調查、追尋史料,撰寫了厚厚的兩本長篇小說《埋冤一九四七埋冤》,而當年情治單位以所謂的「自新」制度,框出多達5、6千位自新者,也顯示在那段動盪不安的大時代,為了穩定政局,政府無所不用其極。

「漂泊的雲呀!」

金曲歌手羅思容時而高亢 時而低沉,這是她以父親,也就是客家詩人羅浪先生23歲創作的詩,加以譜曲寫成《白雲之歌》。

羅浪歷經228及白色恐怖,22歲就寫下自己的遺言,高齡近88歲的國寶作家李喬也曾目睹228事件。

「我爸去擋,我爸去擋被人一推,跌下去。」

李喬的父親李木芳,日治時期曾任「農民組合大湖支部」支部長,當年李木芳走上大湖街,阻擋民眾攻擊外省人被推落溝渠,事後卻被以「領導暴動」罪名抓捕,當時李喬才小學六年級。

作家 李喬:「事實上我爸爸對228事件有功啊!這個大湖郡沒有打外省人啊!來接收大湖郡的人是誰管的呢?蔣經國管的,他們要鬥蔣經國,把地方的椿腳要把他剷除,所以我爸爸差一點被殺掉,是(前苗栗縣長)劉定國救他出來的。」

李喬後來歷經10年的史料搜尋與調查,於1989年起稿,耗時3年半完成長篇小說《埋冤一九四七埋冤》,與這段經歷有關。

作家 李喬:「228事件客家人的影響,好像參加的人沒有這麼多,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情,所有的事件最慘的就是客家人,是誰你知道嗎?張七郎,3個兒子、他本人,共4人有3人被殺。」

在228事件過後,政府隨即發布戒嚴令,實施清鄉綏靖,當年受累被捕者,多達5、6千人以上,即使在最後一次重申對「自新者」,給予保障,還是有人遭誘出而被逮捕。

台師大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副教授 劉恆妏:「自新這個制度,它比較介於這種軍事鎮壓,跟這種司法審判,就是民政的司法審判中間,一個比較政治解決,這樣的一個方式,它雖然有一些規定,但那時候因為還沒有行憲,它事實上是訓政時期,它很多的規定等於說,比較沒有那種法治的精神。」

學者劉恆妏研究所謂的「自新」,當時的國民黨政府,主要是用來對付民變,作為一個初來乍到的新政府,透過自新這種政治解決模式,來掌控台灣地方人脈和社會控制。

台師大公領系副教授 劉恆妏:「有一些這個(自新)家屬,甚至一直到了80年代90年代,就是家屬要出國啦!當兵啦!然後你要做一些什麼事情的時候,才發現你自己是有資料的,都一直都還是在監控中。」

作家 李喬:「現在我們不是說要算帳,歷史要恢復它的真面(目),我們沒有找誰報仇啊!那些人都死掉了啊!面對歷史的現象,歷史的事實要談論出來去面對。」

228事件是近代台灣史上的重大悲劇,是諸多因素交互激盪的結果,李喬認為轉型正義的目的,是共同面對歷史的錯誤,各族群共同合作,才能創造更美好的未來。

熱門關鍵字:

客家焦點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