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82年生的金智英》媽咪該如何重燃生命的熱情?

滔客/貝絲琪) 2019.12.09 08:47
《82年生的金智英》(Kim Ji-Young Born, 1982)令韓國社會正視女性所受到的差別待遇和限制,卻也因男女看法迥異而受到抨擊,而在臺灣,這部片同樣受到兩極化的評價,但並非僅僅存在兩性之間;在女權與韓國相較似乎更高一些的臺灣,對金智英的處境有同情與憐憫,卻也有著認定她「本就必須靠自己走出來」的嚴苛期許。然而,若未曾身歷其境,無論你或妳,都無法真正懂得那新手父母階段的漫長,與坐困家中猶如陀螺空轉的惶然。

Kim04.jpg

劇情大綱:
平凡的家庭主婦金智英,每日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陪著稚女並打理家務,而老公代賢下班之後也會接手陪伴女兒,讓她專心準備晚餐;這樣的育兒生活看似美好,卻也得努力學著對路人諷刺全職媽媽的閒言閒語充耳不聞。金智英發現自己會在黃昏來臨時陷入恍惚的低潮,代賢則一直不敢告訴她,她會在某些時刻宛如人格分裂般以另外一個人的身分、語調說話,只得悄悄求助心理諮商師,並更認真去分擔她的辛勞……

「石頭滾過來的話,你要站著不動嗎?躲不開的話,是躲不開的人錯。」

無論在職場或成長過程,女性往往較男性更容易遭受性騷擾,更糟的是,受害者還得被檢討。片中以智英曾受過的性騷擾,以及前同事們在職場中遭遇的偷拍,呈現女性在社會所遭受的不平等對待,其父對她的教訓著實刺耳。但在這樣的教育之下,智英姊姊卻仍保有明確的自我意志,年紀輕輕就勇敢對抗露鳥俠還將之扭送警局,即使反遭眾人責怪,依舊堅定地知道自己是對的,「不管有沒有能力,我一個人也能生活得很好。」這樣的態度值得女性們看齊。

Kim01.jpg

「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要靜靜地待著。無論如何都要辦到才行!」

當智英父親要她靜靜待在家等著嫁人,母親霸氣地說著:「做你想做的吧!」刻苦又幹練的母親無疑是片中最具能量的角色,然而,那些真正敢於追求自己理想、自我實現的女性多被視為女強人,無人敢追,抑或無人配得上,而得面對鮮少異性緣的孤單。且女性在就業上有難以突破的天花板,如片中的金組長,或能力相近卻得拿較低的薪水,舉世皆然,如電影界知名的例子,史嘉蕾喬韓森拍攝《復仇者聯盟》系列之片酬時至今日才總算趕上其他要角。
女性所要求的並不是齊頭式的平等,但求至少立足點公平一點;遺憾的是,即使俐落又強悍的金組長,在挑選長達五年的企劃團隊時依然得按照實際考量──選擇男性,較不用擔心在企劃期間內受到婚育影響其職涯規劃。組長對著年輕的智英坦言:「你覺得我看起來好嗎?我不僅不是個好媽媽,也早就放棄當一個好妻子、好女兒。」最諷刺的,莫過於對金智英說著閒話罵著「媽蟲」的幾位上班族裡也有著女性,不僅未幫忙說話更加以訕笑……或許她自己的未來,也將成為組長或者智英二擇一吧。
其他主婦朋友們閒聊時的自我解嘲,也頗令人感慨,「我爸媽也花了很多錢跟時間栽培我,現在做的是為了什麼?」主修戲劇只為了可以在講故事的時候更生動,還能嚇哭孩子,主修數學的,只為了教孩子九九乘法表……至少,她們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時還能找到平靜,只是這說笑的歡樂畫面卻令人難過地想哭。

Kim03.jpg

「你真要讓人家休息的話,就該讓她回家,親家母,我也想見我的女兒。」

附身/人格分裂的安排很有意思,智英一直覺得自己還行、還熬得過去,卻在過節被婆婆使喚時化為自己的母親抱不平,觀者方知代賢對她的憂心,正是知道她在狀態不佳時身體會自動開啟人類最原始的保衛機制,讓她化身自己的母親、好友、外婆等人,為她說出最深、最不平的抱怨。而她化身為外婆要母親放下掛記,相信智英可以靠自己熬過的,是全片最賺人熱淚的片段。這樣的崩潰方式令人心疼,但恐怕很多另一半會嚇得直接選擇離開吧!幸運的是愛她的老公為她扛下責難,盡力分憂,怎麼也不放棄她。

「無法讓你做想做的事情已經讓我很內疚,更不想看你做你不想做的事。」

片中穿插回憶代賢鬧著智英一起生個孩子來堵住勸生的眾口,她擔憂當下快樂的自己未來將全部被改變,而這,確實是每位進入婚姻、生育之前的女人所擔心的;身為優質老公,代賢承諾未來將好好協助打理一切,而他也確實實踐了諾言,不若大多只用嘴說說的男人。可惜,現實的壓力依舊壓得智英喘不過氣。「我有點擔心失去妳,因為妳好像是跟我結婚才變成這樣的……」
當周遭的聲音告訴妳:「生一個吧!再生一個吧!」尤其是老公,萬萬不要講得事不關己,請有當父母親的覺悟!不然,終究只是造就更多的悲哀罷了。忍不住跟著電影嫉妒起男性,升格父親之後究竟改變了什麼?也不過就是自由的時間減少,其他幾乎沒有變化……女人們持續說服著自己,熬過就好了。而若真的勇敢請了兩年的育嬰假,重回職場多半早已風雲變色,男女皆然。

Kim05.jpg

「人都是這樣各退一步活的。」

在大多人眼裡,家庭主婦顧家就是休息,客觀來說,全職媽媽在工作上確實比上班族快樂些,至少面對的是可愛的自家小孩,而非雞蛋裡挑骨頭的上司,還能自我安慰「是自己生的」而忍下去;但即使能在許多時候感到滿足,卻是再氣再累也不能毅然辭職。尤其當孩子在嬰幼兒階段,女人們從職場、女兒身分跳轉為家管、人母,經濟與社交管道幾乎斷絕,加上產後自然生成的龐大低落感,難免令人終日惶惶無所依歸;有許多人找不到出口而熬不過去,也有些人幸運被看見、被體貼,終能走過而笑看當時。
與其想著逃離眼前的生活,還是得與另一半共同思考解決方案較為實際,尋找為數不多的友善職場,或者讓先生請育嬰假,自己做功課嘗試兼職、創業、國考等,用忙碌分散莫以名狀的憂慮,並尋找主婦好友分享心情消化負面能量,都是很重要的與世界交流管道,相信妳也可以慢慢地用自己的步調,把在育兒中消磨得支離破碎的自己拼湊回閃閃發亮的樣子。

觀影結束,頗為意外的是這種明知不可能有彩蛋的影片,全場竟都靜靜地等待看不懂的字幕名單跑完才離場。請相信即使身在臺灣,身邊也有媽咪們是處在這樣的窘境,無論是否選擇步入婚姻、無論哪個年齡階段,都該好好觀賞這部電影,或許社會對於家長們將能更溫柔一點、包容一點,低迷已久的生育風氣亦可稍有回溫也說不定!推薦給曾經抱怨野孩子的妳/你,以及未來願意創造屬於自己美好家庭的每個人。
(圖/奇摩)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