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暖器 王淺秋 UBA

跑步會「傷心」嗎?保持微笑速度是關鍵!

Heho健康網/HEHO編輯部 2019.03.16 07:00

跑步也給人一種會對心臟造成負擔的印象,那實際上到底是如何呢?在數年前的東京馬拉松賽裡,有位男性藝人因為突然心跳停止而倒下了。雖然幸好因為急救及時保住一命,但我們還是偶爾會看到有人在跑馬拉松的過程中猝死的報導。

跑步會對心臟不好嗎?

像這樣的事實,很容易讓人覺得跑步是一項會對心臟造成過度負擔的危險運動。的確,如果是快速跑步的話,因為會對心臟造成過度負擔,所以事實上真的是一種危險的運動。

筆者長年以輕度運動能有效預防生活習慣病以及找出其明確根據為主題在進行研究,若是從該觀點來看,只要能保持適當的速度,跑步絕對不是對心臟不好的運動。

我們之所以會開始研究輕度運動,就是為了找出心臟病患者也能安全地進行並得到訓練效果的運動強度,所以自然會特別關注運動強度與對心臟造成負擔兩者間的關係。

由於心臟本身就是由肌肉構成,所以承受多少負擔就需要多少氧氣。而且心肌與骨骼肌不同,如果沒有氧氣就無法產生能量,心臟就有可能停止,所以對心臟來說,一定要有持續不斷供應的大量氧氣。

要減輕心臟的負擔,最重要的就是選擇不會讓交感神經過度興奮的運動來做。這是因為當交感神經興奮時,會讓心臟的搏動次數增加、心臟的收縮力增強、並讓血壓上升,而這三個要素全都會影響心臟的氧氣需要量。

在跑步運動中,交感神經會開始興奮的運動強度,是保持笑容的低速、也就是微笑速度跑步時的運動強度。在那之下的運動強度,運動時交感神經不會過度興奮。但另一方面,如果超過微笑速度的話,隨著跑步速度上升,交感神經的興奮性會驟然加強。

以適當的速度跑步,對心臟的負擔其實不大

基於這樣的想法,我們成立了一項假說,那就是「在微笑速度的範圍內對心臟的負擔非常微小,但超過這個強度後負擔就會急遽增加」。

若想要證明這項假說,那就需要正確測量運動中的血壓,但這是一項極為困難的作業。由於我們想要測量「中心動脈壓」,也就是心臟送出血液的出口處之血壓,因此我們必須使用心導管的技術,將導管伸入到心臟出口並將血壓感應器留置於該處。

心導管技術在近年來已有所改良,是一項極為安全的技術,因此到了最近,我們也可以利用這種方式來測量運動負荷中的中心動脈壓了,這也是世界上首度的嘗試。

圖7‐1是筆者自身的數據。因為插入導管後就很難在戶外跑步,所以運動負荷是利用腳踏車測功器(有氧腳踏車)來進行的。當筆者以一百二十瓦的負荷踩踏腳踏車時,就相當於自己的微笑速度,而如圖所示,在一百二十瓦之前的中心動脈壓幾乎與安靜時一樣,可是一旦超過這個強度後,可以發現隨著強度提高,中心動脈壓也會跟著急遽增加。

此外,心跳次數、心臟收縮力與中心動脈壓三者相乘後,可以推算出心臟的氧氣需要量,也就是心臟的負擔程度。而結果顯示,在微笑速度範圍內的運動,對心臟的負擔幾乎與安靜時等同無異。除了筆者外一同協助進行此項試驗的七位夥伴,所得到的結果也全都一樣。

也就是說,只要是微笑速度,中心動脈壓及心臟負擔就幾乎不會增加,表示這項運動是能夠安全進行的。心臟衰竭患者都被認為是嚴禁運動的,但如今實施積極的運動療法,已經是理所當然的療程了。

心臟病患者還是能運動復健!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的卡巴納醫師是這個領域的先驅,他就採用了跑步運動做為心臟病患者的復健方式,並且為了提高患者復健的動力,還鼓勵患者如果認真復健的話,連波士頓馬拉松都可以參加。波士頓馬拉松是一場極為有名的賽事,跑步路線中甚至還包括一段上下起伏的「心碎坡」路段,但最後卡巴納醫師的患者中也真的有六位漂亮地完成了波士頓馬拉松。

而在二十年後,筆者也在波士頓馬拉松的百年紀念特刊上看到,在那六名患者中,除了其中一位停止跑步並且又開始吸菸而死亡外,其餘五位至今似乎仍充滿活力地持續進行跑步運動。

※本文作者為田中宏曉,原文授權自《最強超慢跑法》,晨星出版社。

>> 加入 Heho健康 LINE@ 好友,健康知識不錯過!

延伸閱讀:

一跑步膝蓋就會痛?研究:跑步並不會造成膝關節退化
老了還想去更多地方看看!避免關節衰老現在就吃它們

熱門關鍵字:

愛美麗 最新文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