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王鴻程 習近平 中國時報

命運操之在己

獨家報導/ 2018.03.20 10:14

獨家報導製作人:張淯|文:石雨鑫|圖:中國正統民俗風水教育協會提供、聯合報、翻攝自網路

風水命理界教父謝沅瑾,從生活科學的角度重新詮釋中國千年玄學,藉由風水命學審視己身,進而改變命運。
世界級的宗教家星雲大師說,我們自己就是控制命運的力量;心念改變,當下就改變了命運的方向。
兩位大師的理念,不僅向世人明白昭示「改變命運」並不是虛幻的口號,同時也是生活中,無時無刻努力實踐你所盼所想的一種結果,而最基本也最重要的,就是心存善念,胸懷正信。

界著名學府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的經典語錄之一:「一個人的命運,決定於晚上8點到10點之間。」
而對世界知名宗教領袖,也是佛光會創辦人的星雲大師,以及風水命理界教父謝沅瑾來說,控制命運的力量,就是我們自己。

科學與信仰

每個人窮其一生最關心的,莫過於自己,但是其中最重大、影響最深遠的,無非就是「命運」。

「命運」有時被劃等為「宿命」,認為前世因造成今世果,一切貴賤貧富早已註定,期待改變只是白費力氣,一個人的出身無從選擇,從出生的那一時刻就大勢抵定,然而真相是如此嗎?非也,星雲大師說,一個人的命運別人是無法控制的,真正操之在我!

佛陀的故事就是最典型的例子,釋迦牟尼佛未成道時,雖然貴為太子,但祂並不耽溺於宮廷的榮華享樂,反而摒棄世俗而求道開悟,為自己創造截然不同的生命,影響宇宙眾生。

專研五術命理學近四十年的謝沅瑾老師,同樣大力倡導正確命理觀,從生活科學的角度重新詮釋中國千年玄學,端正大眾以往的迷思,也改變了自己的命運。命運到底能不能改變?謝沅瑾表示,「不一定,就像我要給你一杯水,但你連杯子都沒有,要如何改變?」但,謝沅瑾補充說明,做善事的人,確實能改變未來因果,人要說好話、做好事,才能得到相同福報。

星雲大師認為與其相信命運,不如改心,心念改變,當下就已改變我們命運的方向。
星雲大師的一筆字看似簡單,實則富涵哲理與禪思, 是大師多年精神修鍊的寶藏。

透過兩位大師的深刻觀察,其實宗教佛學與命理玄學兩者對於命運的看法,本質上頗有相通之處,分析細讀兩位大師的觀點之後,更能了悟如何與命運和平共處,為人生創造無限機會。

「落土八字命,富貴天注定」,在人的一生中,有些環境背景的確早已決定,但這並不代表我們無力改變命運。

生活中,許多大大小小的外來事物或內心想法,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可能改變命運,包括習慣、迷信、感情、權勢、欲望等等,然而有一種來自我們自己內在的力量,是不可輕易忽視的。因為如此,星雲大師才會說,我們自己就是控制命運的力量。

改運先改心

心理學家卡爾.羅傑斯(Carl Rogers)說:「當我完全接納自己時,我就能改變自己了。」

接納之前,首要就是認識自己,認識了自己,無疑就是認識了命運。

當我們呱呱墜地時,注定了這具軀殼,以及帶給人第一印象的臉。

謝沅瑾的面相學強調兩大觀念:「相不單論」、「相由心生」。

傳統面相學並不會以單一五官來斷定人的性格,而是綜合整體做推斷,謝沅瑾指出,「民間常說的『觀人於微』,想了解一個人,就必須從細節上觀察。」

當我們從一個人的面相、手相、體相等細微處觀察到他的優缺點或性格,等於是對他的心理有了更深的認識,無論是應對進退,或者是生意上的往來,都能夠保護自己避免吃虧上當、甚至減少錯選合作夥伴的機率。

知名心理學大師榮格(Carl Gustav Jung)說過:「性格決定命運。」星雲大師也再三強調性格對於命運的影響,「重複的舉止,會變成習慣;定型的習慣,會變成個性;個性的好壞,往往決定了命運的好壞。」

我們能藉由面相窺知他人性格,相對地,我們本身的性格也會從五官中顯露出來,也就是「相由心生」的道理。

正因為如此,有些人以為藉由整型便可達到改變命運的作用,謝沅瑾認為並不可行,「縱使因為整型改掉了某樣特徵,如果內在沒有改變,面相還是會逐漸回復到原本的樣子。」如果我們從面相上觀察到自己性格的缺失,卻不懂得反躬自省去做改變,即使接受了整形手術,內心的老毛病依舊會逐漸浮現。

正如同星雲大師所言:「我認為與其相信命運,不如改變心念。心念改變,當下就改變了我們命運的方向。」

古今中外,各領域殊途同歸:命運的確存在,但它並不能全盤掌控我們的人生,反而能夠藉由改變自己的內在,進而改變命運。

謝沅瑾認為,如果遇到事件的反應能透過理性分析來處理,結果就會大不同。而理性的分析,實來自平日心境的磨練,唯有心靜,才不會讓自己遇事時陷入負面情緒。

宗教與迷信

人,不怕窮不怕苦,最怕隨波逐流、道聽塗說,最後糊裡糊塗走完一生。星雲大師認為擁有信仰,可比航海中有了目標,得以不斷往前,連帶地改變命運。

信仰,不應該與「迷信」劃上等號,星雲大師認為,「不懂、不知、不明,就是迷信。」

人是在什麼時候特別的迷信呢?往往是在無助痛苦的時候,四處去求神問卜,無論求到了上上籤或下下籤,心情瞬間波濤洶湧,彷彿自身吉凶禍福都牽繫於神明手上。

為了糾正社會大眾的迷思,也為了幫助大家解開困惑,佛光山特別設立「大佛法語」,為求籤者列出60條古德開示,「大佛法語」最大的特點在於,不為人斷吉凶,只為人說明好運好事的因緣,惡行惡業的結果。「法語並不是為信眾的命運下定論,而是希望給無助的人一些方向。」星雲大師如是解惑。

星雲大師表示,人生命運的信仰,是發乎自然、出乎本性的精神力。星雲大師並且列舉出許多的譬喻,例如:信仰如手、信仰如杖、信仰如根、信仰如力、信仰如財。星雲大師說,佛教的信仰是要我們建立在理智上、慧解上,甚至可以建立在疑情上,所謂「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所以,星雲大師補充,一個人可以什麼都不信,但不能不信因果,因為一個人有了因果觀念,才能慎行於始,才能防非止惡,才能眾善奉行,才會有光明的前途。

迷茫之時、問鬼神之前應先捫心自問,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否合乎道德正義公理?先釐清因果,而不是一味祈求神明賜予一支上上籤,這根本是本末倒置的行為。

同樣的,很多人因為不了解風水,將風水視為迷信或無稽之談,為了破除迷思,謝沅瑾不斷透過各種媒體與平台,致力推廣起源於中國的環境科學「風水」,以簡單易懂的方式,讓風水逐漸成為普羅大眾的生活常識。

一直以來,謝沅瑾堅持每個人都是平等的,不可有貧富貴賤的分別,因為任何人都有改變命運的權利!他再三強調:「風水是讓富人累積財富的工具,更可以讓窮人改變命運。」他不只用科學與實證來破除風水是迷信的說法,更希望為大眾開啟轉動命運之輪的契機。

無論宗教佛學抑或命理玄學都強調,能牽動自己命運的,從來就是自身看待事情的角度,眼前的一切,皆是自己行為所造。

善良的力量

人在彷徨無助時,最常出現的行為便是論命,希望能夠趨吉避凶。然而「凶」究竟是什麼?真能憑著一己之力避開嗎?

幾年前,有個愛開快車的朋友找謝沅瑾論命,謝沅瑾便在道別前提醒他注意交通安全。
隔了幾個月,這位朋友在高速公路上,為了閃避眼前的隆起物,緊急狀況的本能反應下,及時閃避了隆起物,但是由於車速過快,車頭仍然失控撞上了護欄。雖然修車花掉了十幾萬,但是那位朋友還是非常感謝謝沅瑾的提醒,也告誡自己別再鐵齒不信邪。

以此事為例,謝沅瑾認為在無預警的狀況發生時,通常人的第一反應是「驚」,伴隨著『驚』而來的,就是我們的本能反應,而這種本能的反應往往就是災難的開始。」

謝沅瑾進一步解釋,「如果事前有了提醒與心理準備後,我們遇到事件的反應是透過理性分析來處理,結果可能就會截然不同。」

也就是說,「凶」的確存在,但事前的提醒與預防措施,能夠讓「凶」所造成的影響降到最低程度,謝沅瑾認為,「避凶,就是避開負面情緒的連鎖反應。」

說穿了,命運中最最凶險的,並不是外來事件,而是人本身的反應產生的連帶效應。「我們不能阻止意外發生,但能決定自己看待的角度,看待的角度又將牽動往後命運的走向。」謝沅瑾說。

從兩位大師的理念可以得知,「改變命運」並不是虛幻的口號,而是在生活中時時刻刻的實踐與努力,而最基本也最重要的,就是心存善念,胸懷正信。

神祕的撒哈拉沙漠被稱為死亡之海,進去的人無人生還,直到1841年,一支考古團隊才打破這個死亡魔咒。

當時這支團隊進入沙漠不久,滿地都是前人的骸骨,隊長便要大家挖坑掩埋骸骨,並用樹枝與石塊立下簡易的墓碑。由於骸骨太多,引起隊員反彈害怕,但隊長仍十分堅持:「這些白骨曾經都是我們的同行,怎能眼睜睜看他們曝屍荒野?」

大概一周之後,這支團隊在沙漠中心發現了許多珍貴的世界文物與遺跡,正當他們要離開時,突然刮起一陣風暴,指南針也失靈,他們完全迷失方向,飲水與乾糧全數用罄,他們這才知道,為何這片沙漠帶走那麼多條人命。

就在危難當頭的時刻,隊長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說:「不要絕望,我們在來時路留下了路標!」於是他們沿著來時一路上掩埋骨骸立起的墓碑,最終成功地走出死亡之海。

接受採訪時,這支考古隊隊員們說道:「善良,是我們為自己留下的路標。」不僅如此,善良,也成為他們改寫命運的關鍵。

這些改變,完全操之在己,就如同美國知名喜劇演員卡蘿.伯納特(Carol Burnett)所言:「只有我可以改變我的命運,沒有人可以代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