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歷史課綱 全球經濟 熱低壓

英身障獨舞家現身 給我一個活下去的理由

民生@報/文/陳小凌 2017.10.17 17:47

英國的獨舞家克萊兒•康寧漢。兩廳院提供。

 

身障表演藝術在近30年來,已成為英國表演藝術獨樹一格的品牌,得到全球藝術節與藝術中心的關注,來自英國的獨舞家克萊兒•康寧漢今天現身說法,《給我一個活下去的理由》中,我表達了我的極限,我嘗試了我的極限,我要來看看我自己的身體可以推進到哪裡。

 

2017舞蹈秋天特別邀請克萊兒•康寧漢登台,18日至19日在實驗劇場現身演出,她說:創作的靈感來自中世紀荷蘭畫家希羅尼穆斯•波希的畫作,裡面呈現了很多審判的議題。這讓我思考到,我們活在一個常常被評判的價值觀裡,因此我想在舞作呈現這種被評判的感覺,我也想讓觀眾在觀賞時,做一個見證。

 

「我直到27歲才開始進行舞蹈創作,一開始我是從事古典聲樂的工作,直到接觸音樂劇場後,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更全面的創作者,才開始從事舞蹈創作。」 康寧漢說。
 

「我常在創作中檢視自己的演出,是否延續了一般人對身障者的刻板印象?《給我一個活下去的理由》對我來說是一個冒險,往常我總是在展現我能做到什麼,展現我的技巧,展現我可以做的多好。但《給我一個活下去的理由》的主題是與「被評判」有關,在這樣的前提下,我要展現我「做不到」的東西。因此要突破我自己心中執著的關卡,是非常不容易的,可是我仍在這個演出中,讓大家看到,若我沒有手杖的話,我會發生什麼事情,把手杖放下,是我誠實展現自己狀態的勇氣。」 

她說:「《給我一個活下去的理由》這個節目名稱,來自一個美國編舞家的工作坊,在工作坊的練習中,我們要練習說服伙伴,你有資格活下來,這個作品有些質地就如同那時工作坊裡的練習。後來我也瞭解,每個人活下來的理由都是不一樣的,我們都要小心不要把自己的理由投射加諸在別人身上。」 

「這次有很多機會可與台北的身障人士交流,也希望大家能夠明白不用受限於身體的狀況,去發展身體的可能性,希望對台北的身障人士有不同的啟發,也期盼未來有機會一起合作。」 

 

英國的獨舞家克萊兒•康寧漢。兩廳院提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