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指尖哥 李婉鈺 共軍

金Hide秘辛/五尬天團五月天 草東暗黑音樂席捲

蕃視野/ 2017.06.22 12:00

靠著第9張專輯《自傳》以及團員瑪莎替家家製作的〈還是想念〉,成軍20年的五月天在此屆金曲獎入圍8加1個獎項,無庸置疑是最大贏家,其中年度歌曲、年度專輯、最佳樂團、最佳作詞、最佳作曲獎項,都與「草東沒有派對」共同角逐,讓這個從地下音樂界竄起的新生代樂團成為一大焦點,連評審團主席黃韻玲也不禁讚嘆:「悶世代的爆發!」

 

加上最佳新人,草東沒有派對在第28屆金曲獎共入圍6個大獎。在金曲獎初試啼聲就聲勢浩蕩的他們,其實早在獨立音樂圈掀起一陣旋風,不但巡迴演出售票場場「秒殺」,被樂迷們以「草東沒有票券」來形容此盛況,首張專輯《醜奴兒》更是供不應求,在金音獎一舉奪下最佳樂團、最佳新人、最佳專輯、最佳現場演出、最佳搖滾專輯與最佳搖滾單曲等6個獎項。

 

相關連結:第28屆流行音樂金曲獎入圍名單

 

草東沒有派對巡迴表演從北、中、南,遍及美國、中國各大城市。
(圖片取自草東沒有派對 No Party For Cao Dong,上同。)

 

之所以驚豔樂壇,除了令人忍不住跟著節奏搖擺身體的迷幻搖滾曲風,主唱時而低聲呢喃、時而放聲嘶吼的唱風,遊走頹廢憂鬱與絕望憤怒之間,加上團員不可或缺的合音,更是讓樂迷「耳朵懷孕了」。

 

資深樂評馬世芳曾在專欄點出,他們著意於台灣當前鮮有的「詞曲咬合」,即「重點歌詞大抵直接都能聽懂,但也沒有忘記旋律,沒有變成唸歌、說唱」。

 

在草東沒有派對的作品裡,聽不見愛情的風花雪月或者激勵人心的字句,反之都是「魯蛇」對世界滿滿的反彈。「憤怒讓『醜』態畢露,息怒又將回到『奴』的生活,來回擺盪在這兩種狀態間的青年,是疲態畢露,依然不被承認長大、獨立的『兒』。」音樂專欄作者阿哼如此巧妙形容專輯《醜奴兒》的意涵。

 

專輯11首歌的歌詞都極為簡短,用詞易懂卻藏有深深含意,詼諧又諷刺地反映人性複雜與憤世嫉俗,用著幾近怒吼般的嗓音,唱出1990世代對社會的哀愁,字字句句都唱進年輕人的心,獲得共鳴且後勁十足,被譽為「最佳愁青代表」,奠定在獨立音樂界不可動搖的地位。

 

 

哭啊 喊啊 叫你媽媽帶你去買玩具啊

快快拿到學校炫耀吧 孩子交點朋友吧

哎呀呀 你看你手上拿的是什麼啊

那東西我們早就不屑啦 哈哈哈哈

──〈大風吹〉

 

傳唱度最高的〈大風吹〉,字面上以第一人稱嘲諷家境不好、受同儕排擠的小孩,卻藉此暗喻人性的虛榮從社會蔓延至學校、家庭,以及每個人心中對於被孤立的害怕,「每個人都想當鬼,都一樣的下賤」。草東沒有派對也靠著此曲,入圍最佳作曲與年度歌曲獎項。

 

 

噢 多麼美麗的一顆心

怎麼會 怎麼會 就變成了一灘爛泥

噢多麼單純的一首詩

怎麼會 怎麼會 都變成了諷刺

我想要說的 前人們都說過了

我想要做的 有錢人都做過了

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們虛構的

──〈爛泥〉

 

入圍最佳作詞的〈爛泥〉道出最初純淨天真的內心,如何被社會體制與不公不義摧殘,〈山海〉唱著原本期望美好未來的少年,淪為被歲月腐蝕的大人的心酸,以及〈我們〉隱晦唱出世人用盡氣力盲目追逐,只換來形同地契、證照或結婚證書的一張紙,曲曲相互呼應且引發深省。

 

我聽見那少年的聲音 在還有未來的過去

渴望著美好結局 卻沒能成為自己

他明白 他明白 我給不起 於是轉身向山裡走去

他明白 他明白 我給不起 於是轉身向大海走去

──〈山海〉

 

我們在原野上找一面牆 我們在標籤裡找方向

我們在廢墟般的垃圾裡找一塊紅磚

我們在工整的巷子裡找家 找家 找

我們義無反顧的試著後悔

我們聲嘶力竭的假裝吶喊

我們萬分惋惜的浪費著 用盡一切換來的紙張

──〈我們〉

 

「音樂給人太大的衝擊,打破大家對於聽覺的想法。」黃韻玲曾如此形容。首首負能量爆棚的歌曲,淋漓盡致唱出這世代每一個「魯蛇」內心晦暗,引發共鳴之餘,也有種讓情緒「負負得正」的療癒魔力,或許就是令樂迷沉醉的原因。

 

 

又忍著失望的不解的痛恨的 又只用空瓶把今天砸碎

然後又哭著對離開了自己的影子道歉

別氣了沒有誰在跟你作對 別哭了沒有誰會心碎

沒有勇敢的人 勇敢的人

賣光了一切 你的肝和你的肺

他們扔了你的世界 去成為更好的人類

那廉價的眼淚就別掛在嘴邊

什麼也沒改變 什麼也不改變

──〈勇敢的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