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五星旗 失業率

反反反 舞蹈空間舞出女性潛規則

yam蕃薯藤新聞/文/陳小凌 2017.06.01 18:00

不論性別為何,當我們談到「女性」時,總是很自然的浮現某種特定意象,正面如溫柔委婉,負面則如情緒化或歇斯底里﹔即便女性主義推動超過了半世紀,父權的框架卻從未從女性身上退去,女人依舊扮演女人「該有的樣子」,男人依舊過著男人「該有的生活」,但來自西班牙的編舞家瑪芮娜‧麥斯卡利(Marina Mascarell)卻想問,這種不對等的潛規則,可能打破、或可以打破嗎?

班牙的編舞家瑪芮娜‧麥斯卡利編舞《反反反》。舞蹈空間提供。

 

與舞蹈空間有過四次的合作經驗,瑪芮娜也因而透過與舞者的交流,發現臺灣至今仍有許多觀念充滿著這些暴力的侵害,諸如「嫁出去的女兒如潑出去的水」、「生男比生女好」等等。「或許們聽起來會覺得很好笑,但其實並不有趣,這些不正常的行為卻被社會正當化!所以對我來說,探討針對女性暴力的普遍化的現象是很重要的!」

 

 

相較於《時境》中滿地的扁豆、《沉默的巨獸》中堆疊如城堡的紙箱,《反反反》的視覺更為強烈,採用兩公尺長的正方形框框,好幾組的細方框,也以重疊成可扭轉形變堆疊組合成無窮的幾何線條,這是她和建築師Ludmila Rodrigues繼《時境》後第二次的合作,花了三個月時間來實驗並決定結構與幾何構圖。這些線條在空間中既是造形雕塑,也是藩籬隔閡。

 

除了舞台裝置以豐富變化的幾何結構象徵的社會框架,舞者的動作這次也有了一種被束縛的狀態,不像《時境》的奔放,舞者間的接觸減少了四肢的運用,以頭肩膀關節等部位來掙扎出最大的可能,也象徵著整個社會環境加諸於女性先天上的不公,無法擁有完整的自由。

 

 

《反反反》的主題不是在反對、反抗或為反而反,而是瑪芮娜與自己深深的對話。從對「身為女性、出自底層以及備受壓迫的國度」的反思。瑪芮娜提出許多相關的書單與片單,雖然許多與女性角色的覺醒有關,但也有不少涉及種族與自我性別的認同,她並不是要凸顯女性主義的觀點,反而是要讓大家提昇對周圍的環境的觀注與敏鋭度。

 

她也讓舞者們在準備資料的過程中,去瞭解一下台灣有關性暴力的統計數字、男女接受大學教育的比例,以及目前由女性掌權的現況。

 

 

舞作的高潮來自於裸露舞者如魔術般瞬間出現,瑪芮娜用這無邪般的女體,來象徵著伍爾芙《歐蘭朵》由男性轉變成女性的瞬間的不可思議。隨後其他舞者拿著畫筆貼近裸露的舞者,畫筆固定不動,而裸露的舞者在逼迫的空間扭動身體,讓畫筆在身上留下塗鴉般的軌跡,包含了各種想像:歧視、物化、意淫、枷鎖等。

 

 

《反反反》由舞蹈空間舞團、科索劇場、荷蘭舞蹈劇場及西班牙的花舞集劇場共同製作,將於6月8~11日於台北水源劇場演出六場,其中週五晚及週六、日午場也將有演後座談,讓觀眾可與編舞家、作曲家對談,更深入瞭解作品背後的動機與發展過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