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地震 妙禪 空汙

豬哥亮傳奇/越低俗越有效─豬哥亮的崛起秘訣

yam蕃薯藤新聞/朱冠宇 2017.05.11 09:16

豬哥亮這三個字對當代台灣人來說,有著相當矛盾的情感,許多人喜愛他親切庶民的舞台形象,也有人對於他俗到幾近下流的笑話不以為然,而豬哥亮嚴重成癮的盤龍之癖,不僅害他從秀場天王變成顛沛流離的跑路人,與之而來的家庭醜聞,更讓「賭」這個字成為豬哥亮一生揮之不去的渾名。

但實際上「賭」正是豬哥亮崛起的秘密,如果他當年沒有賭上他的未來,跟著劇團跑戲,縱使豬哥亮有再多天賦,可能也只能繼承家業當個菜販;而若不是那一天,他鼓起勇氣再賭上一把,走到藍寶石歌廳的舞台上,台灣綜藝圈或許就不會有今日的榮景。


天生喜感的戲劇浪子
與過去「會出來當藝人,肯定是非貧即窮」刻板印象不同,原名謝新達的「豬哥亮」出生於1946年12月6日, 父母都在市場賣菜,家境尚屬小康,加上是家中的老二,不用背負長子的壓力,因此養成了調皮、不愛讀書的個性,豬哥亮自然成為父母和老師頭痛的對象,然而在這個還只是國小生的謝新達身上,就已經能窺探到日後秀場天王的樣貌。

知名作家、同時也是豬哥亮小學同班班長的陳芳明曾回憶道,當年那個調皮的謝新達總是因為闖禍挨上不少老師的棍子,有一次豬哥亮自知又闖下大禍靈,在皮肉挨上老師的招呼之前,靈機一動表演了一段搞笑才藝,惹得全班哈哈大笑,因此躲過老師的體罰。

國小時期的豬哥亮(圖片取自陳芳明臉書)

不過即使有再高的才藝,不愛讀書的豬哥亮在國小畢業後,只能幫助家裡賣菜顧店,彷彿他的未來就只能繼承家業、一輩子待在高雄左營賣菜。終於在兩年後,14歲的豬哥亮決定,要拋下在高雄左營的一切賭上一把,跟著當時紅透全台的野台戲學習並流浪各地。

驚為天人的劇場首演
豬哥亮加入「新劇團」,並拜林松菸為師,雖然一開始只能負責拉拉幕和打雜之類的雞毛小事,但這個劇團不僅有師父林松菸在,當時的男主角還是文英阿姨的老公方文龍! 光是觀察這些前輩們的演出,不知就給了豬哥亮多少養分,對豬哥亮來說更重要的是,劇團給錢給得很慷慨,豬哥亮日後回憶在劇團的時光仍會驕傲的說:「我十四歲就跟著戲團到處跑,一個月薪水就有七十五元,我還是打雜工裡領最多的!」

而機會不久後就降臨在他身上,只是這個機會是用「賭一把」換來的。在劇團學習三年後,負責演出要角的矮仔塗(本名許金塗)因為腳傷無法演出,一開始豬哥亮以為機會來了,向老闆毛遂自薦頂替矮仔塗演出,卻遭到老闆一頓責罵,因為誰都不會信任一個才17歲的男孩能代替劇團最重要的演員表演,直到豬哥亮開出了「表演不好,老闆可以趕他走人」的代價,老闆才勉為其難同意,沒想到謝新達的表演非但獲得觀眾的滿堂采,連老闆和前輩們也都大加讚賞。

可惜這場美夢只持續兩個月,康復後的矮仔塗回到劇團,但豬哥亮再也不想當個拉帷幕的打雜工,最後在師父林松菸的介紹下,豬哥亮得到在另一個劇團工作的機會,豬哥亮水準之上的表現也獲得新團長的重用,成為專責的編劇和演員。

一鳴驚人「師公」豬哥亮
不過在服完兵役後,豬哥亮沒有回到熟悉的劇團,而是選擇當個師公,這看似與戲劇毫無關係的工作,在表演上卻有著微妙的相似性,當時豬哥亮負責的「弄鐃」儀式,就是以技藝表演的方式,演出「打虎煉度」或是「目蓮救母」等節目來告慰亡靈,豬哥亮在弄鐃上的表現也讓他獲得「師公達」的封號,直到豬哥亮31歲後,才又走回戲劇之路。

當年豬哥亮獲得劇場導演邀請,在高雄今日戲院演出《廖添丁》一劇,豬哥亮在這齣戲的演出宛如重現過去在野台戲時的轟動,他憑藉著在《廖添丁》
裡的丑角「豬哥亮」一角得到爆炸性的成功,自此這語帶雙關的角色名就成為了豬哥亮的藝名,但「豬哥亮要真正成為豬哥亮」則又要再等下一個機運的到來。

 
榮耀的起點:藍寶石大歌廳
隨著台灣正式進入由農轉工的社會型態,台灣的演藝圈也出現重大的改變,歌廳秀取代野台戲成為廣受全台歡迎的娛樂,這時的豬哥亮因為得到張帝大力引薦,得到了由楊登魁創立的藍寶石大歌廳裡擔任編劇兼雜工的工作。而就如同在新劇團時的機運一樣,當時的歌廳主持人費貞綾突然因故無法登台,緊急找來的另外兩位主持人又遲到,歌廳不得已只好找來有戲劇經驗卻無主持經驗的豬哥亮代打。

藍寶石歌廳資料照

沒想到這天上掉下來的機會,豬哥亮起初竟不願意代班主持,更開出「要我代替主持,就以後全由我主持」的條件,最後豬哥亮與老闆達成「如果這場主持成功,以後就全由豬哥亮主持,但如果這場失敗,就立刻走人」 的協議。就這樣豬哥亮拎著麥克風,走到了南台灣最受歡迎的歌廳舞台。

賀一航這麼形容當年師父豬哥亮初登場的情況「他穿著汗衫和布鞋,一上台觀眾就笑了,他講什麼,觀眾就一直笑。」再一次的,豬哥亮賭上一切站上舞台,也再一次的贏得人生的豪賭。

只是當時的人們還不能完全理解的是,為什麼台上這個留著馬桶蓋頭、講話台灣國語又出口成髒的駝背男子,何以能如此得到觀眾的熱愛?


低俗並不可恥 而且很有用!
回到台灣歌廳秀早期的年代,那時的男主持人或是男明星總是一襲西裝,搭配整齊的油頭,用著幾乎固定不變的套路做介紹或演出,對當時秀場人來說,歌廳秀的主體就是「歌聲」,男歌手或是男主持人的外貌和形象越低調越好,但學戲劇出身的豬哥亮打破了這個框架,以滑稽俗氣的髮型、服裝和表演方式,成功席捲半個台灣。

豬哥亮馬桶蓋的髮型搭配經典的吊嘎和短褲,讓人一看就知道是他,再加上他草根性十足的肢體動作和發言,讓他的「豬式風格」每發必中,且屢試不爽。而所謂的豬式風格,則又不脫「開黃腔、罵髒話」、「演出短劇和反串角色」、「調侃本省、外省口音」以及「賭博」這四個特徵。

開黃腔、罵髒話
儘管早年歌廳不受電視和傳媒等相關法規限制,大部分的主持人仍選擇較保守的方式訪問來賓,豬哥亮卻反其道而行,除透過與黃西田、康弘、蔡頭等班底一搭一唱的誇張互動外,豬哥亮更擅長和來賓乃至觀眾對罵,堆疊出情緒上的高潮,最後再用台語的俚語,如「冷涼卡好」來做結束,讓觀眾所累積的情緒就在這一瞬間爆發,形成不可收拾的笑料。

豬哥亮最為人熟知卻也最爭議的演出,或許就屬開黃腔和吃女星豆腐,在那個保守年代,歌廳所帶來的娛樂不僅是歌手演唱,女歌手遊走在情色邊緣的服裝和與主持人有意無意的揩油,更是歌廳秀的「特色」之一,而豬哥亮則是當年尺度最大的主持人之一,其中最為人最「津津樂道」,大概就屬張琪調侃豬哥亮的馬桶蓋頭,卻被豬哥亮回敬「馬桶也沒關係,你坐下來我都看得到」,和親手量陳美鳳胸圍又講出「抱這樣妳就爽了,若真的進去,我看妳會叫阿亮哥喔!」這兩個橋段。

(圖片翻攝自豬哥亮秀場錄影帶)

 
短劇和反串角色
豬哥亮與其他秀場主持人最大的優勢,就是他擁有豐富的戲劇經驗,在正式擔任藍寶石歌廳主持人之前,豬哥亮就負責歌廳絕大多數的劇本和演出,成為主持人後,豬哥亮更以自己為核心,掌控了表演的方式與節奏。豬哥亮的短劇也總是圍繞在家庭這個主題打轉,且大多以爆笑性的美好結局收場,讓許多同樣身為社會基層的觀眾看得心有戚戚焉。

豬哥亮對短劇的重視,也反應在他的角色設計,特別是由他扮演的反串角色上,豬哥亮在反串時,不僅會將女性的動作和語調模仿的維妙維肖,連假睫毛、粉底要怎麼上都非常講究,而豬哥亮從喜愛揩油女星的主持人,變成泰國人妖般帶來的反差感,總讓人在觀賞時冷峻不住。而近幾年豬哥亮最精湛的短劇演出,應該就屬2009年復出,一人分飾五角還反串的賣場廣告:

調侃本省、外省口音
幾年前澎恰恰與許效舜因為開了莫那魯道「摸喇仔兼洗褲」的諧音玩笑,受到輿論壓力而不得不道歉,不過這類的玩笑卻是當年豬哥亮最喜愛的招式之一,在豬哥亮與藍寶石最炙手可熱的時期,許多南部以外的明星也爭相想被豬哥亮採訪與互動,如果來賓不太會說台語或是有明顯口音,豬哥亮就會抓住機會,趁機大酸來賓。

(圖片翻攝自豬哥亮秀場錄影帶)

豬哥亮對調侃國台語諧音的熱衷,更延伸到他近幾年每一步的電影作品,如電影《大尾鱸鰻》裡「檸檬紅茶 =>你老婆被插」、「再集八點就有獎品 =>再機八點」都可見一斑。

賭博
現在每個人都知道豬哥亮愛賭,但回到歌廳秀最火紅的70~80年代台灣經濟高度成長的年代,要找到一個不賭的人可說是比賭還難!豬哥亮嗜賭的形象在當時甚至還比講粗話更貼近人心。甚至還因此發生過觀眾為了搶豬哥亮發的明牌,而發生人踩人的恐怖意外。

相較於對六合彩的執迷不悟,豬哥亮卻對別人開他賭博玩笑有著極為寬大的容忍度,而來賓和主持搭檔開他的賭博玩笑,也成為豬哥亮節目必備的橋段。

(圖片翻攝自豬哥亮秀場錄影帶)

 
兩顆子彈終結秀場生涯
豬哥亮緊抓住本土文化的精隨,讓他在南部秀場叱吒風雲,看似低俗的笑料卻是當年最貼近一般民眾的生活型態,儘管因為南北部文化差異,讓他很長一段時間在北部成為敗壞風俗的代名詞,但隨著錄影帶市場的爆發,豬哥亮又成功透過秀場錄影帶席捲整個台灣。

回顧他在第一次神隱前的人生,幾乎都將他的前途押在「賭」這個字上,但豬哥亮幾從第一次劇團演出要角到第一次主持秀場,幾乎都豪賭必勝,因為他深知自己已經有足夠的能力可以用未來當籌碼賭上一把。可惜當豬哥亮麻痺在上億台幣的年收入時,他將他的賭消耗在無法靠自己掌握的彩券上,而日後疑似因為賭債被黑道意外射中兩槍的事件,更像是預言了豬哥亮因為賭債不得不走路兩次的未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