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紀念馬克思二百歲生日(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7.05.03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讓國民黨蔣幫集團又愛又恨又嚇破膽每天日夜膽戰心驚的卡爾.馬克思於1818年5月5日誕生於普魯士萊茵省特里爾一個優渥的中產階級家庭,所於今年5月5日是馬克思二百歲生日。

雖然當前的國民黨蔣幫集團絞盡腦汁一心一意想要親共投共,但一聽到馬克思的大名還是會讓這些國民黨蔣幫遺孽渾身難過、頭皮發麻、胸悶肚子痛、頭昏腦脹;而吾人寫這篇紀念文章也絕非要與國民黨逃台遺孽作對,實在是筆者太佩服馬克思的博學多聞,而且很多理念與筆者太相似,譬如社會主義思想、合作經濟制度之偏好以及對勞工勞動者權益之重視;自筆者卅幾年前首次赴北京參訪讀了一些馬克思資料,發現與吾人理念竟有如此多相似之處;三十八年前吾人之碩士論文就是撰寫「合作經濟制度功能之研究」,吾人從政治功能、經濟功能、社會功能(包含社會教育功能)分別深入分析;或來到北京閱讀了有關馬克思之論述方知原來此公竟然是政治學家、經濟學家、社會學家、歷史學家、哲學家、社會主義者、媒體工作者(這些都和筆者太相似了)、革命理論家(這一點筆者還有待學習),基於這些時空的神交久年,吾人不得不萬分佩服馬克思的關懷弱勢與重視分配正義之社會主義;至於對他主張的「階級鬥爭論」吾人還一知半解,至少吾人也不反對鬥爭那些自私自利、為富不仁、為德不卒、財富取之無道無德的大富豪們;為了社會之公平正義而鬥倒這些專門剝削經濟弱者的權貴富豪也是替天行道之作法之一。

其實國民黨原本也是非常崇拜馬克思的;1864年英法德義之工人代表在倫敦開會成立「國際工人聯合會」,馬克思代表德國工人參加該組織書記處工作,馬克思的「科學的社會主義」乃在該會發展發揚開來,惟在1876年因巴黎公社失敗而解散;1889年有「社會主義國際」或「社會黨國際」之稱的「第二國際」在比利時布魯塞爾成立,第二國際又因派系而分為「正統馬克思主義」「無政府主義」「修正主義」,這時馬克思主義已在歐洲社會變成眾多社會主義之主流;1905年孫文以社會主義信仰者身份至比利時布魯塞爾第二國際書記處拜訪,他希望能以「興中會」名義申請加入「第二國際」,但被拒絕,原因是「興中會」既非政治實體亦非經濟實體,且當時歐洲各國在大清帝國有太多經濟利益和治外法權,又當時尚未很健全的「第二國際」不想去惹這些麻煩去搬石頭砸自己的腳,而第二國際也在不久(1914)就瓦解了。接著豋場的是1919年3月由列寧在莫斯科主導成立的「第三國際」,這個組織對兩岸中國人就比較孰悉了,因為就是這個「第三國際」開始想幫孫文建軍建國,要求孫文「聯俄、容共、扶持工農」,而孫文也在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中通過本案;「第三國際」又名「共產國際」,係由保加利亞人機米特洛夫領導成立,但真正掌權者是列寧繼承者「史達林」(列寧在1924年1月21日就駕崩了);第三國際是由第二國際「齊美爾瓦爾德左派」化身成立的,其主張為馬克思主義思想與共產主義,所以第三國際又稱為「共產國際」,是全世界歷史上第一個共產黨與共產主義所組織的國際聯合組織,中國共產黨於1921年8月共產國際第三次大會時首次派張太雷和楊明齋出席大會;中國國民黨則曾於1926年和1927年兩度申請欲加入「共產國際」都被拒絕(因不合共產黨扶助工人和農民之條件),但共產國際大會通過決議承認中國國民黨為「準共產黨」以觀後效(留校察看之意),且將蔣介石列名為共產國際中央執行委員會「名譽常務委員」,這是中國人在共產國際中最高之地位;同時也同意中國國民黨的代表胡漢民可列席第六次擴大全會;不過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卻勾結上海青幫與資本家大財團發動「四一二事件」,大屠殺手無寸鐵的卅萬罷工勞工,宰掉萬餘條活生生的生命,傷者難以計數,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勞工從此翻臉成仇、血海深仇不共戴天;1927年4月22日中國國民黨孫總理遺孀宋慶齡聯合國民黨左派和中國共產黨簽署了致全國各界之通電,嚴厲譴責蔣介石精心策劃的「412事件」是違背孫總理「聯俄、容共、扶持工農」之遺願的軍事叛變,「故凡我民眾及同志、尤其是武裝同志唯有依照中央命令、去此總理叛徒、本黨敗類、民眾之蝥賊」,從此蔣介石想要冒充愛護勞工力挺農民的「準共產黨」之希望成為泡影,從此之後中國共產黨將馬克思奉為神明膜拜,中國國民黨看到馬克思則像看到鬼一樣、躲得無處可躲、逃到無處可逃,在兩岸人民尚未交流以前在台灣完全看不到介紹馬克思、恩格斯或「真正的共產主義」書籍,這就是國民黨自欺欺人的愚民教育政策之大戰略,其實中國國民黨總理孫文和總裁蔣介石都很欣賞馬克思主義,還想當馬克思的信徒,蔣介石還混進「共產國際」當中央執行委員會之「榮譽常務委員」,後來被真正的馬克思信徒毛澤東、周恩來、朱德打敗了,只好變回原形當專門偷吃百姓食糧的「蝥賊」(他的大姨子兼孫總理夫人宋慶齡罵他的話)。

馬克思的政治理論、經濟理論、社會理論被統稱為「馬克思主義」,被世人廣泛研究與執行將近二百年,尤其近百年來與施行凱恩斯的資本主義自由經濟分庭抗禮成東西方兩個世界;馬克思的學說思想與德國哲學家佛列德利赫‧尼采及奧地利心理學家西格蒙德‧佛洛伊德並列為新哲學學說之創建者,他還和法國社會學家艾彌爾‧涂爾幹及德國政治經濟學家馬克思‧韋伯並列為現代社會科學建立者,其學說也廣泛影響到全世界之知識分子、勞工團體、政黨,甚至連像中國國民黨這樣極端支持資本家大財團的企業型政黨都要打出支持農民與勞工之政策來詐騙選票騙取政權再訛詐國產變黨產,所以國民黨雖然絕口不敢提馬克思主義,但還是被馬克思主義影響至深至切。

馬克思的著作很多、最有名的當然就是「資本論」,這本「資本論」與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所寫的「國富論」堪稱十八世紀兩大經濟學巨著,這本「資本論」以科學方法對資本主義做了非常深入的分析與批判,變成後來一百多年來社會運動與勞工運動之聖經。馬克思認為公社之發展強大要建立在生產合作社上,只要生產合作社提供工人充分的就業與提高生產力,社會運動與公社組織就能達到最佳的效果;事實上現在以色列的「基布茲」或新中國剛建國之初所推行的農業生產合作社就可得到明證,所以筆者始終相信只要公社或合作社保有部分私有財及「大鍋飯」能分配平均而非「各盡所能、各取所需」,公社或合作社是可以節省很多無謂的浪費增加很多收益的,這是公社或合作社之管理問題,須要利用彼得.杜拉克的管理理論來解決的,這是馬克思學說中未提到的;所以吾人欣賞推崇馬克思很多理論與學說,但絕不是百分之百的,就如孔子所說的「爾愛其羊、我愛其禮」,這是吾人作學問之基本方法,除了傷天害理天地不容否則不能全盤否定,像國民黨幹了很多傷天害理之事而被全中國農工朋友拿鐮刀鋤頭打出中國大陸就全盤否定馬克思主義和毛澤東思想,這是很糟糕的心態是很要不得的,這也是國民黨一直用貪腐詐術治國、但一旦被看窗就惱羞成怒耍無賴,而想「能混就混、能撈就撈、能騙就騙」,這就是國民黨在自取滅亡之大戰略,然後不擇手段要人民與其玉石俱焚;今天吾人紀念馬克思二百歲生日一定要知曉中國國民黨輸不起就堅壁清野找全國人民陪葬、玉石俱焚的作法。(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