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電價 十九大 獵雷艦

荒唐的公民道德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7.05.01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魏孫鴻

因為三不五時評寫時事,所以總有朋友會跟我產生些討論;其中有一點大家聊起來,往往會有相左之處。朋友總是不太理解,為什麼某些議題上,我歸咎的對象就是一般的民眾,而不是政治人物?我的回答一向簡單,那就是「有什麼原料就生什麼產品」。普遍的公民素質、道德低落,這樣的群體,哪能選出像樣的政治領導者?最近網上很紅的台大政治系教授李錫錕所言「土包子治國」,指的是一群小土包子選出一個大土包子,應該就是我那意思。

一個社會,尤其是自認民主的社會,其大比例的公民若是理盲、自私、視專業如糞土,那麼我們怎麼能期待這樣的社會產生出偉大的領袖?要知道,領袖都是人,也都是由人當中產生的,一個如此低劣的社會,對於領導人物的口味偏好,會多高明?我們常在媒體上看到許多「奧客」、「刁民」,那種時候我們可以假裝這個社會只是少數人如此,但上個週六,我就親身面對一夥令人匪夷所思的群體,臨場感受了荒唐的公民道德。

上週五、六,我們帶著孩子到陽明山區的溫泉度假旅店去做一趟簡單的小旅行。沒有自用車輛的我們,自然是使用大眾運輸工具。這條路線,幸而有一家客運公司經營,我們得以透過捷運轉客運的方式到達目的地。週六,當然也尋此一方式,要搭乘客運下山。只是與上山搭乘的低底盤大型公車不同,下山時是一輛30人座的小巴,加上站位,再怎麼擠,應該也只能塞個50、60人。上車後,或許因為假日,車上人數不少,我們一家四口落座後,大概也就只剩兩、三個空位。山路搖晃,我想,要真一路站著晃,也真是不容易。一路下山,幾乎沒有什麼攔車者,或許因為這條路線,乘客都是以觀光遊憩的旅人為主,起迄的目的地也就那麼幾個吧。沒想到,到了一處站牌,底下有一大群(我目測約有八、九十人)登山隊的成員攔車。當下心想,這種小巴的載客極限,應該不能容納那麼多人,也就是說,這一大票人,應有三分之二以上得等下一班車了。

但誰料到,這票登山客,真是拼了命地往上擠,想盡辦法地要上這台最多、最多也不過能再擠30個人的小巴。而開車的司機,似乎也不把乘載上限當回事,放任這票人不斷的往車上擠。最後,在這群登山客惋惜於還有莫約十餘名隊友沒擠上車的感慨中,客運小巴終於關門往前開。

這真是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離譜!一台座位、站位了不得只能乘載60人的小巴,此刻上頭載了近百的人,在狹窄蜿蜒的山路上顫抖地前行,司機換檔時的聲音,已經聽得出車輛在超越極限後的悲鳴,但這票毫無基本道德、安全觀念的登山者,對自己這樣莫明其妙,以自身與他人生命為賭注的行為卻沒有一絲一毫感覺的羞愧。相反的,當有人講出「超載」兩字的時候,一個登山老頭馬上就大言不慚地講:「這算什麼超載?我們上次去坪林,新店客運擠一百多個都能跑了!」我聽了之後,真是感到恐怖至極,原來這些登山者,是慣常地這樣「利用」大眾運輸工具,而不會存在一丁點「下次不應該如此」的念頭!

未幾車行至某站時,有更早前上車的乘客要下車,這時車輛卻開不了門;且司機將車停在略有坡度的車道上要處理時,車子也產生了偏滑的現象。前門怎麼開都開不了,司機只好開逃生門出去試圖解決問題。而坐在位子上的我們,心中早已被恐懼淹沒,最後即便知道此處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但為自己、更為了孩子的生命安全,只好先下車。而同時,有一對老夫妻,也一起下來了。

下車後聊起,才知道老夫妻中的先生,是一位大客車的專家,他清楚的知道,在這種狀態下不出事是真命大,但這樣子跑山路,他賭不下去!當然,這班車沒有出事,否則我相信上週六下午起一直到勞動節假期,各位看到新聞台被洗版的內容一定不是劉邦誠那老流氓。但,我們可以想想,如果出事呢?當我們下車後,致電該客運公司,該公司的回答竟然是:「沒辦法啊,客人要上我們很難拒絕!」所以啊,如果出事,被認為要擔責任的,就只有司機了。我們不管這個司機當天是不是職涯中第一天第一趟跑這路線,如果出事,他的責任不會在他的經驗值,而是他沒有做到對「不超載」的堅持。可是,我相信如果出事,乘客、乘客家屬、客運公司與官方都會把大部分的責任推到他的身上。

而真正的加害者呢?這批登山客,從衣著、裝備,大體上都顯示他們的經濟能力、社會地位在一定的水平之上,但卻在人數眾多的活動中,不願意以承包遊覽車的方式去解決交通需求,而是用這種強迫公車超載的惡劣行徑去滿足自我,這是什麼心態?這是什麼德行?拿自己的生命去折騰也就罷了,憑什麼把一般搭車旅客的安全當作你們省錢、圖方便的紅利?而萬一出事,這樣的人,轉瞬間就會因為是乘客且是死傷的乘客,而成從加害者搖身一變為「無辜的受害者」,整個社會大體上就是撻伐客運業者與司機、外帶倒了楣的公部門。哪一次這種源自於低素質使用者的關鍵,會成為飛安狀況之外的大眾運輸事故被注目的主因?

我可以想像,在真正先進的國家,遇上這種狀況,司機一定是在盤算可載客數目後,一個個點人上車,人滿就不載;而群體的乘客,也必然會遵守這樣的乘載上限,沒有什麼「不能拋下隊友」就能忽視安全的歪理,而會自然而然地遵守規定。但抱歉,臺灣沒有這樣的先進文明(不但沒有還會嘲笑別人落後),只有公民自己都不把人命當人命的自私與野蠻。這樣,我們的民主會啥米是碗糕?答案怎麼會令人意外!

Related Posts:中國房市熱過頭 恐危機四伏十二公民:經典模式下的本土化改造年金改革 首重建立全民共識吃在塞班:慢節奏,更有味第一次走上街頭的觀光慘業人類最重要的工程-教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