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和過去和解 試圖走出人生迷霧

優活健康資訊網/優活健康網編輯部 2017.04.22 00:00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當生命突然近在眼前,我們想要看清什麼?「蔡小姐,我數三、二、一,慢慢閉上眼睛入睡──」麻醉師說著輕柔的聲音,同時緩緩注入麻醉藥,我在迷濛之間昏睡過去,卻在下一刻看見另一個真實沉睡的軀體。我的靈魂注視著手術檯上的自己,醫生和護士緊密圍繞、傳遞刀剪紗布,試圖以科學的方式,清除體內的壞東西──腫瘤細胞。

腰痛、脖子腫 竟是癌症徵兆

二○一○年,醫生宣判我得了淋巴癌末期。父親、母親、伯父、堂哥、堂妹在一旁陪著聆聽宣判,看著他們,不知怎麼覺得異常疲憊。原本只是無來由的腰痛、脖子莫名其妙腫起,看了醫生才知道,是癌症。

「雖然我們說癌細胞有轉移,就是第四期,但是妳的狀況只有轉移一點點、一點點而已。」醫生不斷解釋,說得很委婉,試圖讓眼前的病人安心。但是,無論言語上如何輕描淡寫、避重就輕,仍然無法掩蓋,再過不久,我的人生可能就走到了盡頭。人生若是這樣過了,似乎也未嘗不可。

「如果我死了,叔叔、伯父,還有親戚們,全部都不可以來參加我的喪禮,如果你讓他們來的話,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此刻的我,內心充滿無限恨意,覺得這場病都是因他們而起,我對著父親講著:「把我的骨灰全部撒在海裡就好了,下輩子千萬讓我不要再遇到你……」

走出人生迷霧 和過去和解

被推入開刀房的路程,過往的一切,突然間像電影畫面般,在腦海,一格一格快速放映,儘管片段卻清晰無比。幼時家庭不睦──母親出走、父親冷漠、哥哥不斷闖禍,一再被遺棄的自己;──寄人籬下的心情,親情是什麼,我不懂;受到侵犯的夢魘,失溫的身體;──墜落的起點,為了賺錢,踏入燈火霓虹的酒店,嚐盡人生百態。

失敗的婚姻、逃避、尋死、無從解脫的宿命;──為母則強,爭取女兒扶養權南北奔波;──卻在病痛纏身時,出賣靈魂,恍惚中當起詐騙集團的車手,利字當頭,看不見架住脖子的那把刀──只是夜路走多了終究要償還,有幸受到堂哥的引導,因而明白,錢財買不到的東西很多……

「三、二、一,蔡小姐,慢慢睜開眼睛──」然而,開始倒數生命時鐘的我,還能做些什麼?是否走得出眼前這團人生迷霧?

「好好的看看自己吧,唯有與過去和解,傷痛才有癒合的可能。」耳邊有人這麼說。還有痊癒向前的可能嗎?「有的,誰不曾迷路?有時迷路反是好事,稍微停下腳步,調整方向,隨時可以再次出發。」該如何開始呢?「好好擁抱過去的妳,和自己對話,面對傷痛很苦,但是很有用。」要剝開已經結痂的傷口?

療傷止痛 擁抱過去再放下 

「不要怕,接下來,妳將循著某種引導,像是內在聲音或是如真似幻的夢境,帶領妳再次走訪過去的經歷,重返當下,從每一站迷宮拼圖中找到未完成的課題,唯有妥善理解和回應,才能拿到那份通行的禮物,往下一站繼續邁進。」這是什麼意思?

耳邊的聲音似乎來不及說完,突然一陣深沉的靜默──「怦怦、怦怦、怦怦──」隨後傳來自己清楚的心跳聲。

醫生們開始縫補我的殘破身體,生理上的壞東西清除了,然而心理的呢?是時候停下來,回溯生命,走進療傷止痛的源頭。「嘿,稀尹,醒來吧!」護士拍拍我的臉頰,彷彿對著我說:「開始好好地審視過往,難過就哭、開心就笑,擁抱後全然的放下,和過去的自己合而為一,走向未來吧。」

現在開始了,我的迷路之旅。(本文摘自/迷路回家:生命為我轉了許多彎/博思智庫)

資料來源:http://www.uho.com.tw/hotnews.asp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