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不想上班 日月潭 懶人奧運

入住新屋小記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7.04.11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 鍾藝

   搬家是一件很煩心的事情,但是相比於搬家,更令我恐懼的是要適應一個新的居住環境。

   自己的第一個小窩僅有20多平米,對於我這樣一個恐懼黑暗的孩子來說,20多平米的房子是最舒適的,因為一眼就能總攬全局的小面積可以讓我安心很多,不會太害怕夜間出行的各類東西,也不至於晚上睡覺被子要全部蓋好,洗頭時要眯眼看著周圍環境。

   是的,我超級膽小,被困在小窩裡。可就是這樣「膽小如鼠」的我,很不幸要被迫挪到面積擴大一倍的房子里生活,如果不是看到我自己已經在滿頭大汗中將新家安頓好,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即將開始新生活。

   環視一周新家,心裡有些惴惴不安,這裡的一切都好陌生。桌子、椅子、冰箱、燈光,所有的一切都要重新培養感情,並且這個屋子裡可能還有一些我不知道的「隱患」。不管如何,在新家的第一晚我還是在朋友的陪伴下睡著了,但睡眠質量極差。第二天早上,我睡眼惺忪的爬起床,猛然發現地上散落了幾顆被剝去了糖紙的巧克力,作案痕迹一路延綿到了窗檯,天!我頓時覺得五雷轟頂:這房子里竟然有老鼠!是的,肯定是老鼠才會對巧克力下此毒手。我最怕的老鼠和我同住一個屋檐,還有什麼比這件事情更讓人絕望?一頓毫無理智可言的宣洩之後,朋友向我講解了若干和老鼠相處的準則,並給予了有一定效果的安慰。但,表面看似恢復平靜的我,內心依舊在號啕大哭。第二天晚上,在經歷了白天的「驚魂「之後更是神經緊張,雙眼如探燈一般檢視著屋子裡的一切。這時,站在窗口的我發現對面的房子很破舊,黑乎乎的,看上去很多年沒有人居住過了,在這樣一個市中心黃金地段,沒道理一間房子會被廢棄那麼多年,它為什麼會空著呢?我開始了無邊無際的各種猜測。每一種推斷都指向這樣一個結論:那屋子裡肯定發生過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與那些來半夜探訪我家的老鼠一樣,屋子裡的故事見不得光。就這樣,隨著思緒,我越想越心裡發毛,但好在這個夜晚還有朋友的陪伴,我還能有所依靠。至於之後自己要怎麼抱著那麼多的不安和恐懼住在這個屋子裡,我不得而知,但煎熬是肯定的了,我這樣想。

   第三天,下班很晚,想著這個漫長的夜晚要開始自己一個人住了,真是說不出的心悶。看著路上來往的行人,我甚至開始羨慕在橋邊睡覺的流浪漢:他們有那麼多的人陪著,他們不怕。回到家,躡手躡腳的打開所有燈,看了一圈房子,心裡不是滋味。正當我準備打開音樂並開到最大聲來趕走內心恐懼的時候,房東熱情洋溢的扯著大嗓門叫我,並伴隨著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打開門一看,房東是來給我送吃的了,她自己做的椰汁糕,很香甜。房東溫暖的問候和可口的食物發揮了極為神奇的作用,讓我頓時覺得這個新的小屋很溫暖,什麼老鼠、黑暗的對門,我都不怕了。這天晚上,我睡的出奇的好,很安心很踏實。

   我到現在也說不清為什麼房東的出現會讓我瞬間打消了所有恐懼,可能是來自人情的溫暖,可能是被房東當作朋友的安心,也可能是我的恐懼就像泡沫,而房東就是那個輕輕戳破泡沫的指頭。

   回想入住新家這三天的經歷,感覺人生也不過如此:不斷面對新環境,不斷產生新恐懼,不斷懷揣著新的不安。但值得慶幸的是,當我們真的鼓起勇氣去面對恐懼的時候,不論是被迫的還是主動的,生活會讓我們看到轉機,恐懼會因為那些突如其來的美好變成「曾經」。生活不要固態於自己建的圍欄里,跨出自己的20平米小屋,去探索另外一種可能。

Related Posts:英國大學生體驗極佳的竟然不是這些知名院校安海瑟威:為了解放女性,我們也要解放男性長照2.0台北篇…火箭保險行業,你會何去何從?共享經濟,你現在好嗎?怎麼忍心撞死爸爸?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