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青樓一夢:《海上花》斷去根頭的花,早已失去對愛情依附的能力(下)】

滔客/ 2017.03.29 00:00

《海上花》中,在那些女子自小被買來或出生在青樓的那刻起,其實就注定了她們此生,都無法抹去這樣的身份缺陷。不禁令人想起張愛玲在《茉莉香片》中,比喻傳統社會下女性的一段話:

「她不是籠子裡的鳥。籠子裡的鳥,開了籠,還會飛出來。她是繡在屏風上的鳥──悒鬱的紫色緞子屏風上,織金雲朵裡的一隻白鳥。年深月久了,羽毛暗了,黴了,給蟲蛀了,死也還死在屏風上。」

風月場的男女之情中,陶玉甫與李漱芳這一對,就像是飛蛾撲火的熱戀情侶,雖然電影裡並沒有演出這段,但這卻是書裡最接近真愛的故事了。張愛玲形容李漱芳是中國版的茶花女,真的一點也不為過,裡面也就屬他們倆真心真意彼此相愛。李漱芳就猶如《紅樓夢》林黛玉一樣體弱多病,多愁善感及癡情。身為老鴇的親生女兒,只接陶玉甫一人,可惜終究因為身分上的懸殊,陶家反對娶為正室,以致抑鬱成疾。就算陶玉甫不眠不休的細心照料,李漱芳最終仍還是撒手人寰。

接著,王蓮生與沈小紅這一對,中間還擠著一個張蕙貞,這又是另外一種愛情了。王蓮生愛沈小紅,甘願為她還債,還說要娶她過門。可是沈小紅真的愛王蓮生嗎?也許有幾分情真吧,但更多的是不夠信任、不夠愛,才會在還債後不願嫁,又不明事理地似小孩般亂耍脾氣,不斷進逼一次次試探其底線,而張蕙貞就是王蓮生在沈小紅得不到溫柔的避風港。如此剪不斷理還亂的三人糾葛,終於直到某次王蓮生一次酒醉闖入,趴在地上從門縫裏看去,得知沈小紅背地拿他的錢養小白臉,倒貼姘戲子,頓時動怒砸毀了屋裡的東西。而此後,王蓮生納了倌人張蕙貞為妾,失寵的沈小紅那天哭了整整一夜。不過張蕙貞的結局其實也沒多好,後來被王蓮生發現與侄子有染後,就給轟出了家門。

儘管作為「書寓先生」,外表華麗生活奢糜,但仍受到自身職業身分自卑、自擾,充其量也只不過是商務休閒助興的角色。奈何女人的花期短暫,更何況是斷去根頭隨波逐流的花,早已失去了對愛情依附的能力。倌人總要替自己的未來與現實生活開銷著想,更無法擺脫自己職業的心理陰霾,就算嫁入豪門當妾,仍然受人指指點點。不過凡事總有例外,也有為自己開闢另條活路的女性,例如黃翠鳳(李嘉欣飾演),她就如同《紅樓夢》王熙鳳一樣,有著美麗的容貌,不但攻於心計、精明能幹,不僅強勢還最是無情,很清楚風月場不能摻雜情感。所以她的結局是最好的,不但替自己贖了身,還另起爐灶創業。

而另外一位佼佼者周雙珠(劉嘉玲飾演),是老鴇的親生女兒,雖為紅塵中人卻能看破紅塵。做人圓滑處世老道,一眼便能看透事情本質分析輕重,頗有正房太太風範,亦如同《紅樓夢》薛寶釵一樣。與相好洪老爺更像亦師亦友般,幫忙處理著老鴇媽媽底下的姊妹紛爭。

此外,周雙玉(方瑄飾演)也是另外一個狠角色,五少爺朱淑人酒後許諾要娶她作正房,更加碼承諾說不求同生,但求同死。可消息一出後,朱淑人卻又全不認帳了,死對頭的雙寶就等著看她笑話。於是在某一日,雙玉深夜拿了兩杯鴉片酒,強逼著朱淑人喝,自己也喝下,鬧殉情鬧得沸沸揚揚,但其實那鴉片酒是假的(此地方電影拍攝很模糊,並沒有特別說明鴉片酒是假的)。最後不但逼得五少爺須拿出五千洋錢幫她贖身,還得再出五千幫她辦嫁妝出嫁給別人。這樣的作法不僅剛烈名聲有了,連面子裡子都得到了。

如果撇除電影中上海話口音,道地不道地的問題,有人說這是一部綿裏藏針、意韻悠長的電影。這樣形容當真是恰到好處,因為如果要看明白侯孝賢的《海上花》,得先看書,可要看明白書又必須看完張愛玲的註釋,書中的幾句台詞的暗濤洶湧,及鋪成橋段所呈現的人性,很是複雜,但書的內容實在精彩,而電影也是部好電影。

(本文圖片皆取自豆瓣電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