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企鵝家族 海螺館 恐怖情人

毒品案陷陰霾 國軍火炬手用行動展陽光

中央廣播電台/蕭照平 2017.03.10 00:00
清泉崗毒品丟包案,重挫國軍形象,但8軍團的王嘉祺跟陸軍官校的邱揚証,用熱情與專業獲選為世大運的玉山火炬手,就是向社會證明還是有健康、陽光的軍人模樣。

◎世大運火炬上玉山 海選好手攻頂

再不到半年,世界大學運動會就要正式登場,為了向世界傳達台灣的自然風光,世大運特別海選登山好手,要把象徵光明、希望的聖火,傳遞到台灣第一高峰,讓世界看見玉山也看見台灣。世大運發言人楊景棠說:『(原音)世大運是台灣有史以來,舉辦規模最大、規格最高的世界性運動賽會,想藉這次舉辦把聖火安排在玉山頂上點燃,讓世界知道台灣將舉辦世大運。』

楊景棠表示,由於聖火要傳遞到玉山頂上,所以火炬手除了要有好的體能之外,更要有豐富的登山經驗,所以透過海選廣發英雄帖,其中兩位有軍人背景的邱揚証跟王嘉祺,讓他印象深刻。楊景棠說:『(原音)召開素人海選,透過層層階段甄選,最後選出10位,其中有2位是軍人背景,一位是軍校生,一位是媽媽有雙胞胎兒女,他們在面試過程中,不僅通過體能測驗,在我們口說測驗也表現非常好,同時也展現登山專業跟對世大運的熱情。』

◎王嘉祺 巾幗不讓鬚眉

楊景棠口中的雙胞胎媽媽,就是在陸軍第8軍團服役的王嘉祺,雖然媒體以「媽媽」角色當成新聞重點,但王嘉祺不認為「媽媽」或「軍人」身分有什麼特別。王嘉祺說:『(原音)前幾次新聞媒體報導出來都說,年輕媽媽獲選什麼的,但我覺得我會獲選不是我是媽媽或是軍人。』

王嘉祺在軍團裡負責的就是體育事務工作,國軍三項體能測驗也逼近300分的滿分,再加上喜歡擔任志工,所以對台灣第一次舉辦的世界級大型運動會,自然高度關注,一看到海選攀登玉山的火炬手,馬上就報名參加,充分展現軍人的行動力。

不過,參與海選的競爭者,可都是專業的百岳好手或是大學登山社學生,只有四座百岳經驗的王嘉祺心裡很忐忑,但她秉持軍人精神答數的「沉著」、「機警」,在面試的時候,大方談起自己的爬山經驗。王嘉祺說:『(原音)就我幾次登山經驗,然後把我真實想法或我覺得應該怎麼做的想法講出來。』

可別以為王嘉祺說得輕描淡寫,就覺得火炬任務很簡單,除了要固定運動量之外,世大運也規劃特訓課程,就是要維持火炬手的體態與體力,甚至還要來場玉山的「實兵驗證」,可是這些都難不倒王嘉祺,因為家人的鼓勵就是她滿滿的動力。王嘉祺說:『(原音)我爸爸每天去查我上了什麼報,去買那個報紙給我親戚、奶奶看,我女兒因為才小一,說不上鼓勵的話,可是我發現她把我爸買的報紙放進書包,帶去學校給老師、同學看。』

◎邱揚証 打破陸官生刻板印象

跟王嘉祺一樣有軍人背景的陸官生邱揚証,則認為可以代表陸軍官校傳遞聖火是一件非常榮譽的事情,他認為,軍人不是只有保家衛國、協助救災的形象,其實私底下有很多軍人、軍校生都很喜歡參與社會的志工活動。邱揚証說:『(原音)軍人不是像一般報紙上看到的那樣,就是只會救災,那是刻板印象,因為其實在學校,有很多同學跟我一樣。』

由於世大運是國際賽事,陸官學校當然會支持火炬手的後續訓練,不過,邱揚証說,不管是不是國際賽事,陸官學校的都很肯定學生向社會傳達不一樣的國軍形象。邱揚証說:『(原音)我覺得這樣能夠出來露面,就是能表現我們有一種很陽光,不是說裡面很拘謹,沒有那麼死板印象,我們要玩也可以玩得很瘋,我們不會像一般說的只會(行軍)走路。』

雖然邱揚証有不少登山經驗,但他認為,最能幫助到他的,其實是陸軍官校有規律的生活作息。邱揚証說:『(原音)5點半起床開始運動、整理內務、上餐廳,就是有時間規劃,如果轉移到外面,比如說,我什麼時候要上登山口,什麼時候要攻頂,就是我會去設定我什麼時候要幹嘛,我不會亂掉。』

◎迎接火炬挑戰 展現國軍陽光一面

雖然清泉崗基地爆出毒品丟包案,重傷國人對國軍的形象,但部隊就好比是社會縮影,有光明面也會有黑暗面、有戮力為公、有熱心公益的軍人,當然也免不了會有不適任的官士兵,社會除了點出錯誤要求改正之外,更應該替默默堅守崗位、替社會付出的官兵給與掌聲。

擔任世大運火炬手的王嘉祺跟邱揚証,是靠熱情與專業通過海選,而眼前攀登玉山、傳遞聖火的任務,就好比是毒品丟包案後,國軍所面臨的挑戰,期盼王嘉祺跟邱揚証手中的火炬,可以提醒社會,國軍還是有陽光、熱血的一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