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櫻花 土狗年 百年宮廟

沒有責任的政治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7.02.22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魏孫鴻 Photo Credit: Myriams-Fotos @ pixabay by CC0 Public Domain

我們這個社會,對民主很是自豪。政治人物講民主,那是嘴角都是泡;一般人民在困頓的經濟中眼見周邊各國卻更有發展,好像也就只能有「不停的選舉」來聊以自慰。但,到底什麼是民主?民主在台灣的實踐真的好嗎?

毛澤東有句名言:「百代皆行秦政制」,這是句看得很透的話。事實上,即便是民主,政治的實際運作還是如千年前那般。這個無奈,是人類天性使然。人皆自私、怯弱、猜疑,而制度能規範的充其量是那些常態;一旦出現非常態,如災難、戰爭、甚至是巨大利益的分配,要讓多數人能安然面對,沒有任何一個社會不需要找出領袖去處理這些問題。這也就是無論多麼民主的國家,在體制設計上都有面對非常態時,給予政權的掌握者超越法律規範、乃至於道德約制之巨大空間的原因。

政治的本質如此,也因此無論體制如何,其間最講究的就是責任。任何一個社會、國家,使用任何一種政治體制,都必須講責任,差異也就只是制度面的負責對象不同。如果不講責任,那麼民主不過就是任期的獨裁或寡頭。不要說任期限制、法律規範,我們可以想想,一夥子權力者四年都不違法但卻什麼事都不做、什麼責任都不負,那是不是一種可怕的災難?

如果不講責任,民主國家的政務官還真是如什麼都知道的諾貝爾獎得主李遠哲所言:「選舉期間開出的政見支票,不一定表示要兌現。」任期之內爽爽地騙票、當官,享受民脂民膏就好。反正笑罵由人,好官我自為之。這等令人難以忍受的狀況,別說民主國家了,連中國大陸都無法忍受,可偏偏台灣就上演了。

國道翻車的慘劇後,任內已經二次面對重大交通傷亡事件的交通部長賀陳旦自身官位文風不動,但手下兩位上任只半年的事務官局長~公路總局長、觀光局長卻已經傳出要下台的消息。當然,並不是說所有事件的發生,辭職下台就是所謂的負責任。但是,如果一個政務官的能力實在有限,甚至運氣實在很差,以致於人民的生命財產一直受到衝擊的話,那麼換人做做看當然是一個考量。

再者,以責任政治的角度,政務官在沒有違法卻出包的狀況下,最高的負責表現也還真是辭官。這無論是要明志或是要騰出位子好讓事情有所改變,都是最後且必須的選擇。人民想來也不會因為有人下台就認為問題得解,但那是一個訊號,只少表示有大官為工作不力或政務無法推動付出了代價,讓人可以多少信賴一下政治體制。

過去,八掌溪事件,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游錫堃下台負責;當年八八風災,小林村滅頂,然而慘重災情當下事實上無人知曉,但最後劉兆玄內閣總辭。無論我們對於扁馬兩任政府的表現有什麼批評,但至少當大事件發生時,我們都還看得到位高權重者拿自己的宦途做了最低限度的責任承擔。但如今,我們對此已絲毫無從可見!反而是從去年陸客團火燒車事件後,大家瞧見了民進黨政府以事務官為責任犧牲的「新模式」,這個模式,本次事件中也來個重複使用。

賀陳部長不但沒有對自己的責任表達任何承擔之意,連檢討記者會他也神隱,推出政務次長代打。賀陳部長從去年520上任以來,在交通問題上從國道收費員、火燒車、復航解散、臺鐵基層血汗勞工到這次翻車,即便不是領導能力有問題,也顯然不是個能讓交通國泰民安的人選。無論他是不是想棄車保帥,也無論府院的考量是什麼,人民面對龐大的政治系統,最基本的要求也就是看到有主其事者願意為這些問題負責吧!

談民主,民進黨很在行。但民進黨屢屢實踐的民主定義就是:自己勝選才叫民主。這不,全國農會的選舉民進黨慘遭大敗,馬上就說對手賄選;去年花蓮市長補選,民進黨敗下陣來,其不分區立委段宜康更直接「鄙視選民」。這樣的民主,是不必講責任的,是不必真的對人民負責的。而當民主沒有的責任,政治又哪裡會以民為主呢?當官位比責任重要時,我們又怎麼能不斷地稱讚這樣的民主還沾沾自喜?

Related Posts:年味兒誰才是菜蟲?一場有趣的校外教學年前小旅行回顧與展望再說說教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