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2017年是和平優先年(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7.01.03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2017年1月1日剛上任的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瑞斯的就職演說中說「2017年是和平優先年」;歷任的天主教教宗所發表的新年文告都是「和平文告」,一再呼籲各國以非暴力方式改善社會、締造世界和平;國父孫中山先生在斷氣前也呼籲中國人(包含他主張聯俄容共的共產黨人)要「和平、奮鬥、救中國」;聯合國憲章也揭櫫「維護世界和平與安全,維護聯合國之威信是每個成員國(當然包括常任理事國在內)不可推脫的責任」;從這些世界級領袖與世界性國際團體之呼籲與主張就可知曉「和平」對社會安全與人類福祉和世界進步是至為關鍵的,這也是當今世界最重要的普世價值,所以新任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就職第一天就強調「2017年是和平優先年」,也就是今年第一優先的工作就是世界和平,他還強調他要親自到各國去協調異見解決糾紛,要以世界和平來消滅貧窮增進人類之福祉。

很不幸的就在古特瑞斯秘書長就職發表「和平優先」之演說的幾個小時前的深夜凌晨時分,土耳其第一大城伊斯坦堡的夜店發生槍擊案造成39死45傷的慘劇,土耳其總理說「這是恐怖攻擊」,意指這慘案與活躍在伊拉克與敘利亞的伊斯蘭國有關(本文脫稿前ISIS已承認犯行),這個「聖戰組織」以讓全世界主要國家如美國、俄國、英國、中國等都提心吊膽、膽戰心驚,這幾個國家對出入境的飛機和旅客都施以最嚴格的檢查,給旅客造成非常地不便;所以新任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說「沒有人贏得這場戰爭,人人都是輸家」「對於被迫離開自己家園的難民已被剝奪了所有的一切、陷入赤貧的絕境」,他當然也呼籲所有富裕國家應出來救助這些戰火中的難民。

當吾人在電視上看到難民中的小孩、婦人、老人在無助中求救,一位天真無邪的小女孩對著電視鏡頭說「我的玩伴都死了、我也可能很快就會死了」,在她的無邪言談中好像她的同伴都出國旅行了,她也可能很快就要出國旅行了,面對無知的死亡、戰爭又是何極殘忍,最殘忍的是竟然忍心殘殺手無寸鐵天真無邪的小孩和老弱婦孺及殘障人士,這就是戰爭的殘暴與無理,那些嗜戰者何不赤掌空拳和獅子老虎搏鬥看看,當他們拿著現代化科技的武器面對手無寸鐵的老弱婦孺與殘障人士,他們其實與獅子老虎等禽獸沒啥兩樣。

現在最窮兵黷武的三個大國應就是中國、北朝鮮和前述提到的伊斯蘭國,其實這三個國家的國民所得都不高,以2016年10月世界銀行之統計:中國是8261美元(世界第74名、台灣22044美元世界第36名),北韓約1200美元世界第150名(南韓是24329美元世界第33名),伊斯蘭國沒統計資料;其中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國民所得卻僅有8261美元可見絕大部份人民是在貧窮線底下的,這個政府卻和北韓政府一樣不顧人民水深火熱中的生活還一天到晚開著飛機軍艦(最近升格為航空母艦)出海遊蕩,浪費時間又浪費金錢,若把這些油錢和人事費、飛機軍艦的折舊費去改善內地人民生活,讓所有中國人民都能享受先進國家之生活水平,這樣的共產中國才真是人民的天堂,否則虛有其表空有外匯存底,結果若扣掉沿海地區三億多人口則其他八億多人口與今年新建交的史瓦濟蘭及聖多美普林西比兩國人民差不多(這也可能是中國今年挖走這兩國去互相取暖的原因吧),其實這些赤貧的貧農都是那些窮兵賭武的野心軍人的死敵,當年毛澤東領導農工兵革命打倒國民黨專制獨裁政權就是靠這些中下貧農,現在中國外匯存底有3兆多美元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省市政府一級首長財產都以數千萬人民幣計算,而人均所得才只有8261元人民幣,可見大西部內地人均所得十元人民幣以下者一定非常多,貧富鉅額懸殊就是國家團結力之最大障礙、也是國家競爭力最大的阻礙,中共軍方一些好戰將領最好多修一些管理學分才不會搞錯戰略策略,戰爭不是靠人多勢眾、財大氣粗和武器精良而已,否則蔣介石就不用逃到台灣當龜孫子了,今天逃到台灣當龜孫子的就應是毛澤東了;而且那些好戰的共軍將領好好回頭看大西部,對老共不滿的豈止是那些中下貧農、還有藏族、維族、壯族等太多少數民族的分離主義者,所以不要以為中共只有一面作戰而是多面作戰,也可能還有美日印度越南都非等閒之輩;是故,打仗不只是動筋傷骨而且是勞民傷財,是最下下之策是愚者之所為也,大凡智者皆以會商談判來解決,這也是當年同盟國協議成立聯合國以解決國際糾紛之目的,成立聯合國之最重要目的就是促進世界和平,所有喜歡窮兵黷武的國家都應節省軍備軍費用之於社會進步與人民福祉之上,把這些軍費用在消滅貧窮則世界和平可期、人類幸福可望也。(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