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余光中 吳宗憲 黑嘉嘉

愛跟自己唱反調 心臟權威的行醫哲學

中央社/ 2017.01.01 00:00
(中央社記者張茗喧台北1日電)「成也橋牌、敗也橋牌」,這是新光醫院心臟科權威洪惠風人生的真實寫照,曾因瘋橋牌大學落榜的他,也因橋牌練就深厚推理功力,秉持「和自己唱反調」,在行醫時抽絲剝繭揪出病因。

「行醫不是是非題,而是選擇題。」洪惠風說,就像很多人認為「心臟病會喘」,因此只要出現喘的症狀,首先就會質疑是心臟出了問題,紛紛往心臟科門診跑,但卻忽略了不是只有心臟不好才會喘,像是肺不好、貧血、太胖或太瘦,甚至腦神經衰弱、欠缺運動都會喘。

由此可以得到一個結論,就是「心臟病會喘,但會喘不一定是心臟病」,但很多醫師碰到這類患者,卻常以「是非題」在思考,幫患者做完心臟超音波、運動心電圖都正常,就告訴患者「不是心臟病」,卻忘了還有其他可能性。

洪惠風說,玩橋牌多年的經驗告訴他,所有事都必須透過觀察、假設、實驗、推論等步驟,才可能得到最後的結論,「拿到牌的時候都會做出很多推論,但直到最後牌一翻,才會知道結論是什麼」。

有一名女患者因為胸悶、喘就醫,當時看診的醫師替她做了各種心電圖、超音波檢查,最後斷定她心臟出了問題,但究竟是什麼問題,卻說不出個所以然,該名患者不死心,轉而到洪惠風的門診求診,他一問之下才發現,該名患者除了胸悶,體重也掉了8公斤,而且一摸頸部發現淋巴結腫大,像串葡萄。

「就心臟問題而言,這些症狀不太合理。」洪惠風說,最後女患者經一連串檢查,竟揪出罹患卵巢癌,因為轉移到肺部才導致胸口悶、喘,如果醫師診斷時用是非題思考,很可能就和真正的結果擦肩而過。

洪惠風訓練邏輯推理的方式很特別,就是「和自己唱反調」,他說,過去教宗要封一個人為聖人之前,都會由2方分別找出那人的優點與缺點,在教宗面前辯論,唯有好的一方辯贏了,那人才可以獲封為聖人。

這樣的觀念同樣可以套用在看診,洪惠風指出,每當做出初步推論,就再從另一方面試圖推翻自己的想法,唯有自我辯論,才能抽絲剝繭,找出真正的病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