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要當收容人輔導老師要有那些資格?監獄輔導志工「深度」實務魔鬼訓練

【大成報記者于郁金/綜合報導】要當收容人的輔導老師要有那些資格呢?屏東監獄輔導志工「深度」魔鬼訓練!一場與狼共舞的實務研習就此展開熱忱與毅力考驗他們,正如矯正志工絕非是句:『我很有熱誠、很有愛心』,就能夠勝任的工作。

監獄為了讓收容人都有接受教育與輔導的機會,一直以來都會延聘社會人士擔任教誨志工,來弭補矯正單位教化人力的不足;矯正署明訂於105年7月起,必須完成志工基礎訓練12小時,以及特殊訓練7小時,才具有資格受聘為教誨志工。

在監獄內接受志工輔導的收容人,他們的身份不容多說,都非等閒之輩,除了初次犯案,更有許多再犯、累犯;甚至是從少年觀護所、看守所一路升等而上的資深社會大哥;面對這些需要受輔導的「大哥」們,若志工對他們的特性缺乏足夠的了解與認識,不但輔導效果會打折,更可能因不懂矯正戒護管理而違反志工倫理規範,衍生安全管理問題。

若要跟這些『大ㄟ』 相處進而教化,絕對要有比這些兄弟「更魔鬼」的訓練才行;除了每半年全國矯正機關分區舉辦大型、定期的志工組訓以外,屏東監獄特地專案增辦「深度」實務研習,讓志工們了解監獄的規定及受刑人的心理特質。

受邀擔任此次授課的講師游宏琦,是具備應用心理學專業諮商師,長期投入矯正、更生觀護特殊輔導工作,更曾獲得第12屆觀護人協會犯罪矯正類「金舵獎」,是過去道上兄弟口中的「小游老師」,歷經15年後至今已經變成「老游」了。

屏東監獄張玉芝教誨師表示,游老師與一般的心理師最大的不同是,他除了有心理學碩士的背景外,重點在於他完全理解收容人的『語言』;他在監所及協助更生人就業當中,對收容人犯罪行為與出獄後的困境都相當清楚,這部份是很多在學校的大教授比較缺乏的。

張玉芝進一步表示, 運用志工對收容人進行關懷輔導,能讓他們感受到社會溫暖,確實跟機關內人員的教誨不同;但對於刑期漫長的收容人,一兩次隨機性的輔導訪談對他們的幫助實在非常有限。

收容人在被輔導後表示:『(志工)老師都是好人,但他們太單純、都不了解我們社會人的甘苦,我很感謝他們,但是對我實在嘸路用啦…等等。』

若輔導老師是以自身生活經驗,或認知去談個案的問題,談話內容雖立意良善,但對收容人而言,卻彷彿是距離他們遙不可及的世界;例如有志工老師會說:「你為什麼不好好讀書?沒上大學至少也唸個高職啊!」有志工老師會問:「你自己都找不到工作,娶了太太為什麼還要在外面有女人?」有志工老師當著同學的面說:「你知道為什麼你會這麼倒楣?因為你沒福報你業障重」。基督徒的志工老師對同學會說:「你只要信了主,一切都沒問題了。」

這些人生勝利組,正面積極、熱情的談話;對於收容人而言,有時候反而成為另一種打擊!透過「深度」實務研習:將心理學概論的「行為動力學」,經由影片與游老師嚴厲的角色扮演帶給志工直接的衝擊與反思;課程中,以歌手大支的一曲「兄弟」音樂MV作為開場,讓志工老師重新感受收容人的價值觀為何而來?

此次參訓志工每個人都有著很大的衝擊,以下是他們課後的心得分享。楊姓老師的感想指出,下課後,讓自我感覺良好的我,覺得胸口被打了好幾拳,很沮喪、無力!但將老師的話仔細內省後,發現自己的作法與觀念確實有許多的盲點!

在屏監輔導收容人1年半,一直是用母親關愛孩子的心來幫助同學,也一直相信這樣就能讓同學痛改前非轉惡為善!殊不知除了一顆火熱的心,還需要有許多專業的技巧,來瞭解同學的背景、內心深層想法,以及犯罪行為動機,否則一切的努力,絕對是會化為烏有,也肯定無法改變他們!

蔡姓老師的感想指出,講師游宏琦一直在強調的,要讓受刑人在你身上看到他的「立足之地」,而不是自慚形穢;講師透過影片及個人教化輔導實例,對於「鏡像」多所解釋;身為輔導受刑人的教誨志工,不能用自己看到鏡子下的情形,來談現實的社會情形;志工應透過鏡像原理去了解受刑人的背景,以尊重受刑「人」為基礎,傾聽同理其價值及情緒,對其犯「行」輔導教化才有繼續的可能。

教化科科長楊駿業表示,此次深度實務研習等於是替屏監建立了一支『輔導尖兵部隊』,除了一般性的志工輔導以外,會讓某些同學交給這些輔導尖兵開始作長期追蹤輔導,針對案主進行6到8次的深度訪談;經由漸進式的談話,由建立彼此的信任開始,從收容人過去的經驗中,找到幫助收容人的可能,先去除個案的內在抗性,才能深入個案內心,讓輔導不僅止於是做「噓寒問暖」的工作。(209行善家族記者于郁金)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