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橫跨11時代 日本美術之最齊聚故宮南院

民生@報/陳小凌 2016.12.12 00:00
【文/陳小凌】橫跨日本5000年史,「日本美術之最-東京、九州國立博物館精品展」今天在故宮南院展出,展覽橫跨日本11個時代,專程前來南院的日本眾議院議員古屋圭司說,就連在日本的博物館,也無法一次飽覽橫跨11個時代的展覽。

展品151組件,其中日本重要國寶與文化財就占68件。東京國立博物館館長錢谷真美表示:這次不只是作為兩年前故宮藏品赴日的回饋展,也是祝賀南院開館一週年,展出的文物書畫許多是首度出國,包括從未送往海外展出的「孔雀明王像」,可說是日本藝術史的精華展出;九州博物館館長島谷弘幸將九博典藏的三件國寶,一次借展給故宮南院,包括國寶級鎌倉時代「榮花物語」。

展品中可看出中國文化對日本的影響。故宮指出,直到唐代安史之亂後國力日衰,日本才停止遣唐史等外交活動,將過往所學的大陸文明「本土化」,建構自己的「國風」(和風)文化。日本文化在飛鳥時代(西元7世紀末之後)深受中國傳入的佛教影響,成為日本文化及結構改變的重要關鍵,佛教甚至納入國家體制,成為「國家佛教」。到了平安時期,兩次遣唐使(804、838年)除了引入物質文化,更引入觀念和信仰,深入到文化各層面。而這次展品中,可看到中國大乘佛教的身影。

其中日本僧侶空海在西元9世紀時赴唐求法,返日後創立真言密教,以加持祈禱來鎮護國家並求取現世利益,深受皇室貴族青睞,相關繪畫、佛像都威嚴神秘,不少還成為國寶。如平安時代的「孔雀明王像」,孔雀及孔雀明王以正面呈現,裝飾著截金紋樣的天衣、群裳都敷色細膩,威嚴華麗。「千手觀音銅雕」維繫早期觀音男相面容。平安時代信仰阿彌陀佛淨土思想,並融入平安貴族的日常生活,展件中可見銅雕阿彌陀佛像,灑金紙上書寫「法華經」、「阿彌陀經」是當時貴族的時尚。成為獨特的淨土教美術。

展覽分兩階段展出,故宮院長林正儀特別介紹第一階段值得一看的安土桃山時代的「紺繩南蠻甲冑」,這是16世紀隨著歐亞交流傳入日本的歐洲胴鎧甲,經改裝成為日式甲冑,關原戰爭前夕由德川家康賜予近臣榊原康政。

東京國立博物館長錢谷真美則是推薦安土桃山時代「檜圖屏風」,出自狩野永德之手,以金碧濃彩繪成,此畫據說原為八條宮邸中的障壁畫,傳世於皇族桂宮家(八條宮家後代),巨木的粗枝伸展及於整幅畫面,氣勢逼人。

九州國立博物館長島谷弘幸則是推薦「榮花物語」,此為鎌倉時代寫本,是一部描述藤原道長官場風光得意和宮廷繁華寫景兼抒情的歷史小說,作者不詳,不過島谷弘幸說,推測「榮花物語」寫作時間和「源氏物語」相近,也有學者認為「榮花物語」的作者也是女性。

不可錯過的經典展品尚有東京國立博物館鎮館之寶江戶時代尾形光琳的「蒔繪螺鈿八橋硯盒」,以及觀眾耳熟能詳的「富嶽三十六景‧神奈川沖浪裏」、「一休和尚像」、傳天璋院(篤姬)所用之「白地牡丹藤菊葵花束紋外袍」等。

為讓民眾深入體驗多元豐富的日本文化,故宮特規劃系列文化體驗活動:「日本電影季」邀請日籍國際電影總監小坂史子擔任選片顧問,呼應展覽內容精選7部電影,如五○年代日本經典電影《地獄門》,開場所呈現的「平治物語繪詞」正是東博館藏的國寶級名品之一;動畫電影《百日紅》,透過江戶時代浮世繪畫家葛飾北齋之女的視角,刻畫當時浮世繪創作的時空背景;而大小朋友熟悉的《哆啦a夢:新‧大雄的日本誕生》引用之形象原型土偶。

「日本美術之最-東京、九州國立博物館精品展」共分為「祭祀與生活」、「皇權與佛法」、「貴族的世界」、「武家的文化」、「市民的創造」、「傳承與創新」六大單元,年代自上古繩文時期至20世紀大正年間,前後跨越5000年,展期今日起至2017年3月5日在故宮南院展出。

今日下午開幕茶會,邀請當年協助日本參議院通過「海外美術品等公開促進法案」的幕後重要推手日本參議員古屋圭司及10多位日本國會議員,與亞東關係協會會長邱義仁等台、日政經人士出席,一同見證台日文化交流盛會。

圖說:東京國立博物館錢谷真美館長介紹檜圖屏風。陳小凌/攝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