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所得稅 林心如 iPhone

專欄/川普支持臺灣獨立?(下)

蕃論戰/KSH/專欄 2016.12.13 00:00
臺灣經濟發展曾經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如今面臨不少壓力與挑戰,但不意謂必需仰賴中國。近十多年來臺灣與中國的經貿關係發展節節敗退,臺灣外貿,可說不但難有盈餘,而且可能會是連年赤字,外匯儲備可能消耗殆盡,經濟難以保持穩定增長。臺灣不少中小企業為了生存與發展,更是紛紛從中國退至東南亞國家,也有臺商在中國四處流浪。大批企業倒閉,發生嚴重失業問題。這些例子證明了臺灣若和中國統一,無法互惠互利。反過來說,臺灣如獨立,即便失去龐大的中國市場,也不會受到重創。臺灣原本基礎技術人才充裕,卻頻頻被中國剽竊,在國際市場上極難進行競爭,對臺灣人來說是福是禍?不言而喻,遑論享受富裕安祥的生活?另一方面,中國多次恫嚇臺灣,因此為了保護國家安全,臺灣編列了龐大的軍事預算,臺灣不得不獨立自主,中國又何膽提出「和平統一」?若非中國的威脅,臺灣更能將有限的資源用於提高臺灣經濟競爭力,用於改善落後的社會保障制度,使臺灣民眾安居樂業。 中國在1997欺瞞香港可以馬照跑、舞照跳「做自己的港獨」,2016卻公然取消兩位本土派議員資格,因為中國不支持主張港獨和排外的本土派。臺灣人動見觀瞻,所謂的統一就是會失去「民主與自由」,中國竟仍用二十年前欺騙香港的臺詞,洗腦臺灣民眾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後,臺灣人可以安安心心做臺灣的主人。香港入稟法院,打算取消50818票的羅冠聰,38183票的劉小麗,35595票的梁國雄,還有2491票的姚松炎。可憐得只有689票的梁振英,竟想挑戰合共取得127087票的四位民意代表。又如今年7月宣布正式開業的上海嘉定「臺北風情街」不但以「臺灣」為主題,還以知名服裝品牌「龍笛」和設計師品牌「潘怡良」為號召,更口頭承諾每日來客數至少有兩千人,也因背後是大陸央企保利集團吸引許多臺商進駐,但開幕幾個月商場天天都是蚊子館,乏人問津,已經有十幾家店面解約退出,更有臺商說找不到臺灣招商窗口石秀灣,求助無門。還不是臺灣人騙臺灣人!一堆雜七雜八的協會專門慫恿臺灣人進駐中國賣場,還敢去共產國家做生意。昔日封殺本土派,今天箝制自決派,最後一網打盡所有泛民,就是梁振英與中國對待香港與臺灣的劇本。香港與臺商的前車之鑑,臺獨不失為臺灣的明哲保身之道。 根據政治學的定義和國際社會遵循的標準,政治實體的主權定義必須具備四個基本要素:人口、國土、政府和國際地位的承認。嚴格從定義上看,臺灣至少具備了政治實體的前3個要素,獨缺國際地位的承認。相比巴勒斯坦國的有國際地位承認但沒有在主權政府治理下的人口和固定國土的情況,臺灣的主權地位可能更加明顯。但臺灣不是國際社會中的正式國家成員,因臺灣不是以主權國家為成員單位的聯合國成員。當然臺灣在以妥協性質的「中華臺北」名義下成為一些非政治性的國際組織正式成員,如國際奧會、世界貿易組織、亞太經合組織……等。所以臺灣並非完全沒有國際地位的承認,同時,臺灣護照因陳水扁任總統時期加註的TAIWAN,作為國際旅行是被各國廣泛接受的。臺灣與許多國家也有非官方的正式關係,甚至包括提供基本的領事保護;特別是與美國有非官方的正式關係,美國有「臺灣關係法」這樣的國內立法對臺灣地位的涵蓋與保護。臺灣的主權地位其實是一種模糊和尷尬中的存在,然進一步成為正式的國際社會主權國家成員卻非常之難,主要是一系列國際條約的限定和現在得到國際承認的代表中國主權的是北京政府。從另一方面說,北京政府是否對臺灣擁有主權?實際上,1949年後的北京政府又確實沒有在臺灣真正行使過主權,所以這個主權是非事實上的。 過去臺灣之所以企求外國勢力的支持與保護,不也是由於中國打壓臺灣的自尊與尊嚴?沒有了尊嚴,臺灣人怎會有當家做主的自由,怎會有真正的民主?最多只能當中國的二等公民。臺灣獨立的政策已是不爭的事實,至少川普這位「國際社會主流」不排斥臺灣的主權,已談得上臺灣有國際尊嚴,是臺美關係的一大步,川普亦無懼中國的小動作。有人說美國以利益為主,但那個國家不是?中國不也是為了統戰的利益想把臺灣整碗捧去?可至少美國有遠勝於中國的民主自由。臺灣人像一盤散沙其來有自,村鄉拳勇分派分系相互爭鬥,直到如今民運也是各立山頭誰也不讓誰,每個人都想當頭,這才是臺灣人的危機。川普提醒了臺灣人應團結,中國的極權壓制,無一倖免,臺灣沒有袖手旁觀的選擇,也沒有坐視不理的權利。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