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蘇打綠經紀公司駁斥「挑釁」:誰想故意打擾居民

NOWnews/ 2016.12.08 00:00
▲蘇打綠《故事未了》電影首映演唱會。(圖/記者陳明安攝,2016.12.2) 日前蘇打綠於台北小巨蛋舉行「故事未了」電影首映演唱會,選唱張惠妹(Amei)High歌《三天三夜》,因震動超標遭罰新台幣20萬元,北市議員秦慧珠表示蘇打綠首日演出就已超標,北捷要求提出改善,隔日竟照常演出《三天三夜》,暗指蘇打綠「挑釁」,重話表示:「若演唱會故意挑戰公權力,引發跳動震動,隔天將直接封館」。

昨(7日)凌晨「林暐哲音樂社」透過蘇打綠官方臉書PO文回應:「蘇打綠12月3日的演出明明在台上真心誠意的呼籲場地可以有所改善,而不是單向地把所有責任都拿來限制每一種表演,青峰更是認真的問說:『這些罰款都被拿來做什麼,有真正用在被打擾的居民身上嗎?』身為一個表演者,同時也身為台北市民,蘇打綠難道不能要求『場地有改善的空間』?為什麼我們不能深切地期盼一個可以好好提供演出者發揮的場地,為什麼我們沒有資格要求場地跟我們一起改善?為什麼所有的問題都只有表演者有問題?好聲好氣在台上提出殷殷期盼,我們渴望一個可以讓表演者合理發揮的場地,卻要被形容成『踐踏公權力』?」

▲蘇打綠氣憤回應「挑釁」指控,表示並沒有故意要超標。(圖/NOWnews資料照)

身為蘇打綠經紀公司,林暐哲音樂社回應「並沒有故意鼓噪大家跳動到超過標準」,也沒有人明確知道跳到什麼程度會超過標準,表示自己也不想被罰,也想讓觀眾跳到「剛好就好」。林暐哲音樂社更質疑超標的時長從首日兩首歌到隔日的一首歌,難道算不上「改善」?更別說超標時間被誇大成20分鐘,遭控「惡意挑釁」,「如果可以,誰會想要故意打擾居民,辦演唱會是開心的事,有需要把我們講的這麼不堪,這麼惡意,這麼藐視公權力嗎?」

沉默一日未回應,林暐哲音樂社火力全開:「我們真的好想知道小巨蛋到底是不是一個合格的演唱會場地?如果不是,那你們每年收那麼高的租金還調漲是根據什麼?如果是,那為何還會有噪音及震動的問題發生?那又為何在發生上述情況的時侯只要求乖乖付你們租金的主辦方來扛,場地方都不用一起承擔嗎?」最後表示:「真心希望市府拿出魄力幫大家想辦法,幫我們這些有心無力的表演者,幫那些權益受損的居民一起想辦法,希望這樣的聲音被聽見,而不是只有這種把你禁光光壓死死的回應。明明試著改善,可是換來的依然是你們的片面說詞和單向壓迫。沈澱了一整天,我們決定不再沈默。」

▲北市議員何志偉日前PO文挺蘇打綠,盼改善小巨蛋防震、隔震設備。(圖/翻攝自何志偉臉書,2016.12.03)

蘇打綠臉書全文:

不好意思這麼晚了打擾大家。 蘇打綠在12/2,12/3小巨蛋首映演唱會結束後,休息了三天,今天開始練團準備本週末的演出,沒想到迎接他們的是這樣的新聞,身為經紀公司和音樂夥伴的我們不能不回應。

蘇打綠12/3的演出明明在台上真心誠意的呼籲場地可以有所改善,而不是單向地把所有責任都拿來限制每一種表演,青峰更是認真的問說「這些罰款都被拿來做什麼,有真正用在被打擾的居民身上嗎?」

身為一個表演者,同時也身為台北市民,蘇打綠難道不能要求「場地有改善的空間」?為什麼我們不能深切地期盼一個可以好好提供演出者發揮的場地,為什麼我們沒有資格要求場地跟我們一起改善?為什麼所有的問題都只有表演者有問題?好聲好氣在台上提出殷殷期盼,我們渴望一個可以讓表演者合理發揮的場地,卻要被形容成「踐踏公權力」?

蘇打綠沒有故意鼓噪大家跳動到超過標準,過去十年來的演出遇到熱鬧的歌不都是這樣?喊「台北跳起來」有什麼問題?而且,到底誰能明確知道跳到什麼程度會超過63db?如果知道,我們也不想被罰,我們也想要觀眾跳到剛好就好。

安可曲一首歌,要被惡意誇大成20分鐘?客氣真心的訴求,要被寫成故意打臉?以「封館」等等來威脅所有表演者,這就是唯一的「改善方法」?這樣做就是「積極管理」?只能用這種方式展現「魄力」?

根據小巨蛋的檢測,第一天有兩首歌超過標準,第二天有一首歌超過,這樣不就是我們有改善?明明少了一首歌的時間,而且第二天我們還特別注意的把音量拉的很小,也不增加安可了,卻說成「不但不改善,還從三分鐘擴大成二十分鐘故意挑釁」?有必要這樣扭曲事實嗎?檢測單我們都有耶。

如果可以,誰會想要故意打擾居民,辦演唱會是開心的事,有需要把我們講的這麼不堪,這麼惡意,這麼藐視公權力嗎?我們跟居民明明不是對立的,對於干擾到他們,我們也覺得很抱歉,這個誠心的抱歉早就在當天演出的舞台上說了。然後呢?各個相關單位就急著把責任通通推給表演者及主辦單位,用這種方式到底想要逼出什麼答案,還是只想透過媒體打蘇打綠給居民看?

我們真的好想知道小巨蛋到底是不是一個合格的演唱會場地?如果不是,那你們每年收那麼高的租金還調漲是根據什麼?如果是,那為何還會有噪音及震動的問題發生?那又為何在發生上述情況的時侯只要求乖乖付你們租金的主辦方來扛,場地方都不用一起承擔嗎? 台北好不容易有個可以容納一萬個人的表演場地,經過多少人多少年的努力累積,經常的舉辦各式各樣的演出,才一步一步的成為一個有一點國際知名度的音樂地標,我們一直都很珍惜。

真心希望市府拿出魄力幫大家想辦法,幫我們這些有心無力的表演者,幫那些權益受損的居民一起想辦法,希望這樣的聲音被聽見,而不是只有這種把你禁光光壓死死的回應。明明試著改善,可是換來的依然是你們的片面說詞和單向壓迫。沈澱了一整天,我們決定不再沈默。

林暐哲音樂社 敬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