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灌溉足球沙漠 張武業:自己環境自己救

中央社/ 2016.12.06 00:00
(中央社記者李晉緯台北6日電)足球生涯起步晚,卻逐步成為中華隊選手、教練的張武業,一路走來並不輕鬆,但他仍默默為台灣這塊「足球沙漠」灌溉,他說因為「身為足球人,自己的環境要自己救」。

近年採訪張武業,總是在缺乏媒體關注的幼童足球活動上,忙進忙出、盡心盡力的他,也總把光環留給小選手、教練,或是協會長官甚至贊助商,自己始終不願成為鎂光燈焦點。

這次訪談的過程中,經過採訪現場的選手、教練、工作人員,沒有人不知道他是「那個最大的」(意指負責張羅賽事的主要負責人),但近180公分,且仍保有運動員精壯體型的張武業,臉上總帶著那麼一點緊張、不安的神情,頻頻問道,「真的要講我的故事嗎?」或說,「我個人比較低調,還是把焦點放在足球希望工程上」。

台灣足球環境長年不佳,近年熱度稍微回溫,但各組織派系等問題始終未能解決,年輕的張武業不論入選中華隊國腳,或是掌中華隊兵符,總被外人酸言酸語的指,是靠老丈人的關係才能有所成就(張武業為中華民國足球協會副理事長劉福財的女婿),卻忽略了他在足球路上付出的無數新血。

張武業生涯起步得晚,一直到國中2年級才因為不愛上課開始踢足球,因為學校球隊非傳統強權,讓他在升學路上走得更為辛苦,甚至因為無法靠比賽成績進入大學,只能先入伍服兵役。

退伍後張武業才考取大學,並在2001年首次穿上中華男足戰袍,為國家征戰世界盃資格賽,由於他前鋒、中場、後衛都能踢,迅速獲得教練李博洪的信任,也成為他日後轉任教練的一大優勢。

不像許多球員在球員生涯末期才有轉任教練的念頭,張武業在大學一年級的下學期就成為校隊的助理教練,之後也不斷增進專業知識、考取證照,並陸續擔任中華隊助理教練、總教練,成為國家級教練,「由於是退伍才進到大學校園,因此格外珍惜,也比較懂得替未來盤算,所以要成為教練的目標十分明確」,張武業說。

張武業說,「因為足球,我找到摯愛的另一半、我獲得穩定的教職工作,但一切的初衷卻很單純,只是因為我愛踢足球」。

張武業的足球路因為他的努力而逐漸走向高峰,但卻因為他與劉福財的關係,而背負著難以承受的「原罪」,「沒辦法,人家不會看到我的努力與付出,只會認為我的一切成就,都是因為我是劉福財的女婿」,張武業無奈的說。

即便因為環境等外在因素讓張武業暫時離開一線戰場,但他沒有離開他熱愛的足球,而是進到校園專心培育新生代的足球好手,並把眼光放遠,開始為台灣足球做向下扎根的動作。

近年張武業除在大學任教,也開始幼童足球的推廣,他說,亞洲足球強權之一的日本花了許多時間在厚植國家足球的實力,中國大陸推廣足球也是定下長程的計畫,台灣的足球正要起步,怎麼可能幾年間就能收割,「現在推廣U6、U8、U10的足球運動,這些小球員10年後剛好就會是國家的菁英選手」。

台灣足球環境並不健全,能獲得的資源也不豐沛,張武業從眾所矚目的國家隊選手、教練,退居幕後做足球推廣,一路走來的辛苦、心酸非外人能體會,對此他坦承十分辛苦,但「身為足球人,自己的環境自己救」,張武業帶著堅定的眼神說著。

問張武業現在培養這些小球員,有沒有想過10年後帶領這批他親自培育的選手到國際舞台衝鋒陷陣,他笑笑的說,「我沒有想那麼多,如果國家若需要我,我一定義不容辭,不然我就繼續做推廣,把足球的餅做大,用另一種方式為台灣的足球奉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