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林全 世大運 台灣之光

「國父孫中山先生」也是黨產?(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6.11.29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中國國民黨中央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說「三民主義」和「中華民國」也都是黨產;其實蔡正元可能不知道「國父」也是黨產;蓋「國父」是1940年4月間由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通過「尊稱孫中山先生為國父」,而從1940年4月迄今無任何一屆國會通過相類似之議案,故僅有國民黨內部通過本案而已,故「國父」可稱之為國民黨之家務事-國民黨的黨產是也。

那蔣介石為何要追奉孫文為「國父」呢?大家不要誤認為蔣介石對孫文的一片忠心或孝心,而乃是國民黨內部惡鬥之產物,蓋1940年3月30日曾任孫文秘書兼文膽、與胡漢民並列孫文左右護法的汪兆銘(就是汪精衛)到上海和日本政府合作搞「和平救國」「曲線救國」,汪精衛在孫文旁邊的地位比蔣介石高太多了,只是孫文病死之後蔣介石為攫取黨權、軍權、政權而將孫文旁邊的大臣全趕盡殺絕,連孫文的遺孀宋慶齡差一點遭到蔣介石特務的毒手(聽說被宋美齡阻止了),蔣介石為提升自己在孫文團隊之地位乃自己在黨內中央常務委員會通過遵奉孫文為「國父」來與汪兆銘別苗頭比高低;那時是國共第二次合作的時代、而且孫文的遺孀宋慶齡正在幫共產黨暗中對抗國民黨蔣幫集團,所以共產黨對國民黨蔣幫集團通過的「國父」案亦不表反對之態度,毛澤東還順水推舟尊稱宋慶齡為「國母」,所以迄今中國人民都尊稱宋慶齡為「國母」;蔣介石對宋慶齡本就恨得咬牙切齒的、故當然不會承認宋慶齡的「國母」地位,所以國民黨的黨產內僅有「國父」,至於「國母」就從缺不補了。

孫文在發表「三民主義」時「中國國民黨」尚未誕生,全世界都知道「三民主義」是孫文撰寫的,因是他在世界各國奔走革命籌募軍餉時撰寫而陸續發表的,所以「三民主義」的原始版權應屬孫文是無庸置疑的,至於孫文死後則應屬宋慶齡女士繼承,宋慶齡臨終前將自己所有遺物(包括孫文留下之房產)全贈給他的司機夫婦兼管家,至於孫文或宋慶齡有無將「三民主義」版權捐贈給中國國民黨?吾人尚未得知,若有則才是屬國民黨的黨產、若無則非也;這是要由法律來印證的,不是蔡正元一人說的算的。

至於說「中華民國」也是黨產就很有商榷的,蓋筆者曾經寫過「國民黨建立中華民國」是很牽強附會的;孫文為「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曾經領導十次革命失敗都是無庸置疑的,可是1911年10月10日的武昌起義和孫文是毫無關係的;首先是武昌起義發生時孫文正流亡到美國科羅拉多州的典華城一家粵菜餐廳打工謀生,他搞了二十幾年革命也不事生產僅靠到處演講的微薄收入根本是日不敷出的,而且搞了十次革命都失敗也山窮水盡、金主信心盡失、募款籌錢越來越困難了,所以就困在異域他鄉(其實孫文是有美國籍的、故也「他鄉日久變故鄉」了)以打工維生。其次是發起武昌起義的是文學社和共進會;孫文在東京組織同盟會時,幾乎所有反清的革命團體全部歸結再一起,除了主張君主立憲的康有為和梁啟超集團之外;孫文發起組織同盟會所揭櫫的理念是「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但文學社和共進會也是主張「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但他們認為「平均地權」是做不到的空泛想法,所以他們主張「平均人權」-就是林肯講的「人人生而自由平等」;所以辛亥武昌起義時他們打的是「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人權」,所以他們和孫文、黃興的同盟會是同會不同道的,是同床異夢的。

其實辛亥武昌起義是不小心擦槍走火而發生的,一群湖北省新軍小兵在清晨擦槍時不小心射出第一槍槍彈,一群新軍內文學社和共進會會員就一不作二不休順勢而起大幹一場,他們跑到被第一槍嚇到躲在床鋪底下的協統(旅長)黎元洪請出來,要他擔任革命軍領袖並升以「大都督」頭銜、要他出來號召各省都督響應革命;黎元洪本是一位胸無大志的濫好人,他也非革命黨人只是同情革命黨、是當時眾多不滿腐敗無能的滿清政府者之一,他也知道他手下很多革命黨人但他都視而不見更不取締抓人,就像當時汪精衛暗殺攝政王卻被另一位親王改判無期徒刑(本來是應殺頭的),俟第二年武昌起義成功後就被釋放出來一樣;結果膽小如鼠的黎元洪在手下革命黨人威脅利誘之下勉為其難的「忽然」當了湖北省的大都督,並在他登高一呼下只在十多天內竟有十七省都督響應,可見當時全國推翻滿清的民心是如何旺盛,若當時湖北省或武漢三鎮有任何同盟會大人物在場那就無黎元洪這位算是中級軍官挑大樑,死馬當活馬醫的機會了。

武昌起義當天人在上海的黃興也聽到起義之消息馬上搭上外國人的洋輪趕赴武漢也只有被任命為「革命軍總司令」,當時袁世凱代表滿清政府與革命軍談判之對象就是黎元洪(數日前還只是一位新軍旅長的黎元洪-此公從未加入同盟會或國民黨),而孫文身邊的第二號人物黃興只能在黎元洪身邊當參謀長;到1912年2月12日宣統皇帝下詔退位結束268年的滿清皇朝時,孫文都只在旁邊當啦啦隊,對辛亥革命武昌起義毫無打掃泡茶送毛巾之功,所以「中華民國」可稱為所有對貪腐無能的滿清政府失望的中國人一起推翻的;蓋自太平天國之亂後所有滿清子弟兵八旗軍完全破功,戰力全消,只能依靠各地團練如湘軍、淮軍等,後來滿清皇室接受李鴻章舉薦啟用袁世凱訓練新軍稍有成效後竟變成袁世凱的私家武力,各省都督、總督就都群起效尤,張之洞的東南各省聯合自治都自己訓練新軍,湖北新軍就是其中之一,這些新軍後來都變成革命軍的種子部隊,所以才有一位中級軍官黎元洪登高一呼就有十七省都督響應的局面出現,如果當時孫文有此「先知先覺」就不會遠走美國打工謀生,黃興也不會躲到上海外國租界藏命了;害同盟會在「中華民國」的建國功勞簿內鮮有功績可言,孫文在中華民國建國之功績上還不如一位黎元洪和袁世凱(真正推翻滿清皇朝的人);所以說「中華民國」是國民黨的黨產就很欺世盜名了,就又一件如假包換的國產變黨產了。

綜上所論可知,「國父」是如假包換的國民黨黨產,「三民主義」是不是黨產則有待考證,至於「中華民國」則是國產無疑了,但這國產則有如「國產實業關係企業」的復興航空一樣被一群不擅經營的財閥公子哥兒搞壞了-毛澤東和蔣介石都說過「中華民國滅亡了」;現在就有很多自稱「三民主義信徒」的國民黨高級退將跑到中華人民共和國那邊端坐在習近平主席前聽訓,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係孫文正統繼承人背書,真令冊封孫文為「國父」的蔣介石校長又難過又難堪,唉!子不教師之過也!還好遇到忠厚老實和氣待人的台灣人把「中華民國」撿起來「補破網」,才讓中華民國還能苟全性命於亂世,苟延殘喘至今,所以「中華民國」在當下應是國產無疑了,國民黨人若再把「中華民國」當作黨產就又犯了國庫通黨庫的老毛病,賊性難改矣!(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