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車站裡的人性悲歌,在屍速列車出發之前《 起源:首爾車站》

滔客/ 2016.10.13 00:00
近十多年來,活屍主題電影、影集層出不窮,2002年改編自電玩的《惡靈古堡》,上映後系列作票房紛紛動輒破億橫掃全球, 活屍已經儼然成為本世紀繼吸血鬼後票房保證題材 ,一時間各國紛紛推出各式各樣活屍電影搶攻市場。西班牙有偽紀錄片形式的《錄到鬼》(因為票房好,續集竟也出到第四集),英式幽默的活屍喜劇《活人甡吃》,來自挪威雪地裡的納粹活屍《死雪禁地》,以及改編自漫畫,一推出就席捲全球的美國影集《陰屍路》,2013年更有布萊德彼特主演,大大提升活屍行動能力的《末日之戰》,甚至還有惡搞經典文學的《傲慢與偏見與殭屍》,2014年美國再推出科幻影集《殭屍國度》。正當活屍浪潮看似已花招玩盡,熱度正漸漸停歇,沒想到今年南韓導演延尚昊的《屍速列車》又再度將活屍題材帶上顛峰!《屍速列車》在坎城影展大獲好評後,馬上被代理商相中引進臺灣放映,果然票房成績亮眼,帶動相關前作《起源:首爾車站》受到注意。平心而論,若非看過《屍速列車》且對該片抱有正面評價,筆者可能不會去注意片名聽起來普通,動畫畫風不特別吸引人的《起源:首爾車站》。雖然導演這二部作品推出的順序依序是《起源:首爾車站》、《屍速列車》,不過先看《屍速列車》再回頭看《起源:首爾車站》倒也有另外一番意思。二部電影在人物及故事結構上幾乎是不相干獨立存在,貫穿《屍速列車》全片的「父愛」,在前作中有相似的中心主旨,一名焦急的父親努力在活屍橫行的街頭上尋找逃家的少女,只是看似溫馨充滿父愛的故事,但最後卻突然來了意想不到的大逆轉。在《屍速列車》中,可以看見階級的優越性,身為基金管理人的男主角,可利用人脈搞特殊待遇,並不斷打給軍方高層打聽消息。然而《起源:首爾車站》角色們多是描寫社會底層者生活縮影。影片開頭,光天化日下一個老者渾身浴血、步履蹣跚走在街頭,這樣醒目的一幕,幾乎所有人都注意到他,卻沒任何一個人施予關懷,只因為他是個流浪漢。全天下唯一一個關心老者的人,只有總是和他待在同一個區域的年輕流浪漢。年輕流浪漢為老者的傷勢到處奔走尋求幫助,醫院、中途之家、藥局、警局,他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對比單位內人員輕蔑、不在意不耐煩的神情,短短開頭10分鐘,導演已道盡這個社會對遊民的無情冷漠。女主角惠善是個逃家少女,和終日遊手好閒的男友奇雄一起住在廉價旅館並積欠許多租金。因為缺錢奇雄竟將惠善的照片放上網路徵求援交,惠善拒絕配合和奇雄大吵一架後被丟在大街上,無處可去的她,只能進入車站和遊民待在一起,想不到此時,活屍攻擊人事件從遊民間開始爆發。惠善的爸爸看到網路照片後找上奇雄,在充滿活屍的街頭,二個人急著尋找惠善。攻擊事件剛爆發時,人的當下直覺是仰賴自已所知的既有體系,因此人們逃進警局,警察也按程序通報請求支援,一旦體制也被衝破,人們發現自己處在一個極度混亂失序的社會裡,沒有人知道該怎麼做,此時便是各種真實人性展現的殘酷時刻。影集《陰屍路》中,當國家及社會體制全面失去功能後,遇見活人比碰到活屍更可怕!人為了生存,使出的手段一季比一季驚駭。《起源:首爾車站》中,導演倒是呈現了許多人性光輝的一面,毫不相干的流浪漢為了救惠善用掉最後一顆子彈,街邊有熱心民眾搭起臨時庇護地,還自主在前線打擊活屍。庇護地淪陷後,已經脫險的人仍不顧危險回頭救危急的惠善。相反地,真正可怕的反倒是政府,明明還有為數不少的生還者,明明近在眼前可完成救援,軍方冷血地執行封鎖,甚至直接射殺試圖跨越的生還者!經歷一切磨難,正當惠善終於與奇雄、爸爸會合後,本以為是溫馨的場面,導演竟突然來個大逆轉!原來這個自稱爸爸的人,其實是賣淫集團的社長,而惠善正是從那逃跑出來的!一晚上惠善奮力逃過整個城市的活屍攻擊,最後卻逃不了她的出身背景!相較《屍速列車》人與活屍身處同一輛列車,因無處可逃所營造出的空間緊迫性,《起源:首爾車站》卻是城市之大,找不到容身之所的悲鳴。圖片:車庫娛樂、The Walking Dead Facebook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