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呂秋遠 妙禪 羅致政

專業的無殼蝸牛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10.09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琪拉編譯

蘇珊娜薇拉(Susannah Vila)目前住在紐約東區的一間房子的工作室中,不過她不知道自己還會在這裡住多久。三十一歲的她,是一位專業[居無定所]的無殼蝸年,她珍愛一間房子的速度跟亨利八世愛他的老婆一樣,不太長久。雖說她最長的紀錄是在紐約聯合廣場附近的一間二房公寓住了一年,不過這個紀錄也被另一個租屋最短紀錄平衡–她被位於一間位在布魯克林區,樓下有餐廳的公寓吸引,在租屋一個月後她就搬家了。

十一年前,他從喬治華盛頓大學轉學至紐約大學,身為一名企業人士,薇拉小姐已經在紐約換了十五間住所,從曼哈頓到布魯克林,從皇后區到上西區,從中國城到布朗克斯,幾乎全部紐約市各個區域都有她住過的蹤跡。除此之外,她還住過墨西哥、祕魯和開羅,都是用短期分租的方式。他還為此創立Engine Room,一個專門幫助你利用科技來應對社會型態的改變的顧問公司。

若他有簽房屋租約的話,他會想辦法找人頂替,好能夠跳槽到其他地方,但當然有時候她的銀行存款也會因此而受影響。(附註:若在租約到期前離開,美國的房屋租約通常都會要房客索賠大筆的違約金)

她說如果她有居無定所的基因,應該怪身為電視主持人的父親,他父親專門主持居家改造計畫的節目。對她而言,一直搬家是件很正常的事。

她搬家的動機很多,有時是分手,有時是因為附近太常辦轟趴或太吵雜,有時是因為只是想要有個新的開始,或是她認為他找到了符合他居住宗旨的地點,一個獨特的空間。

舉個例子來說,她過去在布魯克林的威廉斯堡這區,先分租住在一個火箭工廠裡,幾年後接著又分租住在枕頭工廠中,接著又搬到克林頓山(Clinton Hill)的一間舊會議室,去年則住在中國城的一間猶太會堂中。

“你必須要試試看不同地方,才知道哪裡是最適合你的。"

這位專業的無殼蝸牛如此說,最近也把自己對尋找住所的愛好變成專業,開了一間名為[Flip]的公司,專門為人尋找分租公寓。

她說:[你一定得先去過不同地方才知道你自己想要什麼。像你一定得住進一間完全沒有窗戶的地方,你才會想念陽光從窗戶灑進房間的美好。你得從自己缺少的東西中學習,最後你總會找到你最珍視的事情是什麼。]

但把住所當成尋找自己的賭注會不會太瘋狂? 記者詢問她,她說她一點也不後悔,至少她可以稱自己是道道地地的紐約客。她可以跟別人分享不同社區的好壞,而不只是遊客式的走馬看花。

為了搬家方便,她透過Rabbit Movers找有一個專門的倉庫存放帶不走的東西,自己身上只留必要的隨身物品,幾件經常穿的衣服等。她說她為沒有其他閒雜物品,懂得斷捨離的真諦而感到驕傲。

她打趣的說,因為她家廚房沒有茶壺或削水果的刨刀,讓拜訪她的朋友很困擾。

“為什麼你家總是沒有其他家庭中的生活基本物品?"他們抱怨著。

當然,這些人也問Ms. Vila其他問題,幹嘛一直搬來搬去?甚麼時候才打算定下來?你有沒有想過你或許有承諾恐懼症是的,他的確想過。是的,他的確個性上、學業上(畢竟他轉過學)、和工作上都有承諾恐懼症。

“不輕易給予一個住所承諾,對我來說,就像是不輕易給予一段感情承諾。"他說,以新興企業家來說,"很多時候我會覺得,’我必須離開現狀、這並不是我要的、我不能繼續下去。’類似這樣的時刻,我常常會有這種不安於現狀的感受。"

Ms. Vila 在現在的住所有一年的租約。她深愛她公寓的書櫃空間、大的後院、以及垃圾處理服務。

“我已下定決心要在這裡待滿這一年,"他說,"我已經31歲了。除非我打算和搬去和我男友同住,我才會離開。"

當然他也知道他的家人和朋友非常懷疑他是否能夠真的做到。"他們說,’你會去和男友同居的真正原因,大概是因為你又可以搬去另一個公寓吧!'" Ms. Vila誠實的說。

“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有花錢下賭注,"他接著說,"但賭我到底會不會搬家這件事情是肯定有的。"

參考資料:

The Serial Subletter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Solar Sister微型企業提升婦女地位食品包裝大學問喜歡拿筆寫字的小孩更聰明新加坡禁止員工使用網路為何各地都想打壓Airbnb即時支薪讓員工不再當月光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