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沙漠是愛情的顏色 -《英倫情人》電影配樂讓故事擁有淒美的靈魂】

滔客/ 2016.09.22 00:00
電影《英倫情人》(The English Patient)由雷夫范恩斯Ralph Fiennes和克莉絲汀史考特湯瑪斯Kristin Scott Thomas兩位道地的英國籍男女演員共同演出。事實上這部電影所謂的「英國病人」並非英國人,而是一個令人心神俱碎的烈愛故事所拼接而成的名份,不可諱言地,兩位英國演員將男女主角詮釋的入木三分,與女配角法國知名女星茱麗葉畢諾許Juliette Binoche等人成功讓此片榮獲該屆奧斯卡最佳影片。

許多人將雷夫范恩斯與布萊德利庫柏Bradley Cooper錯認為同一個演員,事實上雷夫范恩斯的外型更加俊美具有貴族氣質,也曾經在《辛德勒的名單》中將殺人不眨眼的德國軍官演得十分搶戲榮獲奧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並且他也是《哈利波特》系列電影中那位知名的佛地魔。 《英倫情人》描述一位匈牙利考古學家愛上了才貌兼具的有夫之婦,在埃及滄涼的沙漠中,他們彷彿命中註定般,愛上、熱愛以致不可自拔,最後罪惡感驅使女主角企圖抽身,但他們熾熱的愛情溫度已經在滾滾沙塵中捲起了毀滅性的風暴……

女配角的護士一角則在電影中扮演新舊時間的串連過場,她細膩到位的肢體及口語,一顰一笑皆帶領著觀眾與她一同在廢墟修道院中閱讀一個身心皆被愛所灼傷的靈魂……

蓋布瑞·雅德Gabriel Yared的配樂榮獲奧斯卡最佳原創音樂,絕對是全片的精華,套用原聲大碟的文字介紹:《英倫情人》電影配樂「溫柔中略帶滄桑,歡愉中略帶悲苦」。它精準地道出人性的孤獨與陰鬱,在毫無色彩的沙漠中反而呈現出一種淒楚的彩色感。

沙漠儼然成為愛情的顏色。

〈The English Patient〉

匈牙利民謠女聲由蒼涼的駝鈴聲中竄出,歌聲帶出黃色陳舊的考古筆觸,象徵著這註定是一個傷悲的故事。據說匈牙利詞中之意便是在讚頌愛情。這首歌曲也將電影中心故事以倒敘方式鋪現,告訴觀眾:這一位傷者、墜機的人 - 便是愛情的受害者。

〈Kip’s Light〉

鋼琴一鍵鍵敲出那閃閃燭光,讓人不自覺地隨著音符上下而心中忐忑著,然而那逐漸明朗的大調充滿喜樂甜美,原來是你的燭光引領我到達這世間最聖潔、最和平的地方。護士與拆彈官若有似無的愛情在此段落沉澱出聖潔的美感,使人在戰爭的殘酷面中依然見到了唯美的人性光彩。

〈Check To Check〉

復古又華美的歡樂氣氛偶然在影片中出現。是的,沒有歡愉,那愛怎麼可能有花火呢?沒有舞宴上的杯幌交錯,又怎麼能比對出沙漠的滄桑失意?

〈Read Me To Sleep〉

影片的「泳者之洞」是一個重要的場景,就是在這裏,男女主角產生了生命的共鳴,也是故事走到盡頭時女主角一字一句寫下訣別字句的地方。

女主角訣別留字:「親愛的,我在等待你。不見天日的一日會有多長呢?一週呢?火熄了,我覺得寒風刺骨,我真想拖著病體到外面去,外面陽光普照,我怕在那些書上和寫下這些字時把電耗盡了。我們都死了,我們一起魂歸天國,那個國度充滿了在愛裏的人,不分種族。我們嘴裏都有對方的體味,都曾經靈欲合一,相愛得很深,我們也恐懼得像在這幽暗的洞穴,我要把這些銘刻在我的身上,我們的國度是實實在在的,並非畫在地圖上的邊界,只用強人的姓名來命名的那一種。我知道你會回來,把我抱起,迎風屹立。我已別無所求,只想跟著你漫步天國,跟我們的朋友一起,去一個沒有地圖的樂土。燈滅了,我在黑暗中默默寫著……」

〈As Far As Florence〉

主題音樂與民謠女聲一起歌詠著這一段既甜美又苦澀的禁忌之愛。當戀人同享欣喜,沙漠是可可色;當戀人共同承受著酸楚,沙漠就是灰橙老舊古籍的顏色。 《英倫情人》是絕美原聲大碟,28個樂段,75分鐘的心靈饗宴。影片及音樂猶如一件歷史畫卷,刻劃著各種衝突,不只是情愛,還有人性的衝突以及民族思想上的衝突,個人的命運及感情在恢宏的世界中有時顯得微不足道,有時又如細燭般反照著眾生世界。它是一張可以單獨聆賞的音樂,並且請記住,蓋布瑞·雅德要告訴你,沙漠就是愛情的顏色。

(圖片出處 : IMDb)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