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名家論壇》徐佳馨/起於廣場 終於泡沫

NOWnews/ 2016.09.22 00:00
9月初,G20在杭州展開為期兩天的議程,各國領導人深度討論全球經濟下行的風險,以及保護主義不斷升溫下的因應,為了拚經濟,在G20公報中,各國將同意採用貨幣、財政及結構改革三大政策,在貿易保護主義高漲的年代,也可望透過國際貿易體系,發展自由貿易。

當然,這種國際強權齊聚一堂,在看似喜氣洋洋的大團圓的場合,多少各懷鬼胎,只是後續發展如何,不只是共識本身,更關鍵的是各國政府的因應智慧;在歷史浪潮中,或許很少人記得,就在1985年的9月22日,類似場景就在紐約廣場飯店,美國、日本、西德、法國以及英國的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G5)為了解決美元過高產生巨額貿易逆差所召開的會議,會後達成5國政府聯合干預外匯市場,誘導美元對主要貨幣的匯率有秩序地貶值的協議,史稱「廣場協議」(Plaza Accord)。

在那個時空背景下,主要工業國經濟普遍復甦,但增長卻不平衡,特別是美國經濟在1984年經濟增速放緩後,又與其他國之間產生巨額貿易逆差,讓世界經濟存在一種內外失衡的狀態;這也導致美國國內貿易保護主義勢力的抬頭,以鄰為壑的態度不時撩起貿易爭端,而主要債務以美元計價的發展中國家更因為美元的高估,而加重了負擔。為此,「廣場協議」得以簽署,它是5國針對彼此間,特別是對美國,越來越嚴重的國際收支失衡進行相互協調和妥協的結果。

殊不知,這個協議正埋下了日本經濟失落20年的種子。

廣場協議實施伊始,日圓匯率就一路上揚,到1986年5月,美元對日圓匯率突破160日圓大關,到1987年達120日圓,美元貶值約50%。為了防止美元過多過快地貶值,1987年2月22日,7國財長在法國巴黎的羅浮宮召開了會議,決定保持美元匯率在當時水平上基本穩定,訂下「羅浮宮協議」(Louvre Accord)。偏偏日圓升值卻一直持續到1988年末,進入1989年才開始有所回落。

影響所及,日圓升值增強對日本人對本國經濟的信心,大量熱錢將因追逐高額利潤而流入日本,從而帶動日股大漲。廣場協議簽訂三個月後,1986年1月,日經225指數拉開了四年大牛市的序幕,起點為13000點,到1989年底,日經指數的38957.44點的歷史高點,日本股票總市值為GDP的1.6倍,占全球股市市價總額的42%。

這股投機風當然帶動房地產的飆漲,也讓日本政府開始展開一系列的緊縮政策,想不到日本多年經濟發展過程中積累的問題和矛盾在一系列的調控中,就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一般被釋放出來,僅僅日經指數就從1989年底近 39000點,三年內一路下滑到14000點,幾乎跌掉了三分之二。據經濟學家估計,日本泡沫經濟帶來的直接損失超過6萬億美元,日本為泡沫經濟付出了慘重代價。

或許有人問,其他國家不也同樣面臨升值狀態,為何只有日本災情最重?

根據學者的說法,終究不脫兩個因素,其一是相較於英法等國以穩定物價為己任,日本政府沒有盡早從仰賴外部的思維走出,忽略了內部因素與貨幣獨立性;其二是日本過度擔心升值蕭條,在日圓大幅升值後,仍採取持續且擴張的貨幣政策,加上利率長期處於超低水平,金融機構貸款大量增加,導致了1988年至1990年資產泡沫的產生,讓過剩資金開始流入股市和房地產市場,引起股價和房地產價格的暴漲,最終釀成了泡沫經濟。

廣場協議的歷史經驗告訴我們,比起匯率戰爭,錯誤的政策對國民經濟造成更重大的損害。

看看台灣,房市由多轉空之際,這段時間裡有不少的論述提及台灣房市與日本房市的相似之處,透過出生率、人口老化、房價所得比等觀點來探討,但除了內部因素外,鮮少從「日本政府做了些什麼」來著手,對於台灣房市抑或是整體經濟來說,人口老化和種種結構性因素短期不可逆,可是更要緊的是一個政府能夠不偏不倚,以智慧透過靈活的政策調度,在局勢不佳下,還能引領經濟帶動民生,這才是一個政府當下應盡的本分吧。

以史為鏡,不也是提醒,凡事若要自在,該先做好內觀功夫才是。

(作者徐佳馨,從一無所知的房產門外漢到如今房產略懂略懂,專欄散見先探、新新聞、聯合報、聯合新聞網、YAHOO奇摩房地產、香港東方日報等媒體,著有《房市專家教你買一間會賺錢的房子》、《30堂千萬房產課》,現職為住商不動產企研室主任。)

社群留言